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12月12日 星期四

比起華語老師,我覺得她比較需要有個人陪她聊聊....

我每個禮拜有一個小時在一個歐洲線上華語教學平台工作,學生是一個西班牙女性M。在教她以前,我遇到的西班牙人真的就像大家印象中的一樣陽光、熱情、開朗,但是M卻常常讓我在螢幕的這一段為她的鬱悶感到不知所措。


M當初是因為認識了台灣的朋友才開始學中文,目前已經自學中文五年了,中文講得非常好!她還來過台灣找了她的朋友兩次。

M現在是一個護士,今年51歲,因為西班牙失業率近幾年急速攀升,工作越來越沒有保障,因此M在去年為了豐厚的退休金隻身前往英國,和一家醫院簽了兩年約,在那裏工作。

最近這幾次的家教,讓我覺得其實她更需要的是心理醫師。

她說她的英國同事跟印度同事們就跟巫婆一樣 ,「不是像巫婆一樣,她們,就是巫婆!」她嚴厲修正。她的同事不僅不幫助她,彼此之間也不互相幫助。

在以前她工作的西班牙醫院,已經全面電腦化了,所有醫療紀錄都在電腦裡可以查的到,可是現在她在英國工作的醫院,還是仰賴大量的紙本作業,造成很多麻煩與不便。

前幾堂課在課堂上,她常常突然在Skype的另一端靜止下來,什麼都不說,只聽到很深很深的嘆氣聲。上次下課前十分鐘,在一陣靜默和嘆氣後,Skype對話框出現一句:「我很後悔我來這裡。」

「那怎麼辦呢?」我小心翼翼的問。

「不能怎麼辦,我跟英國醫院簽了兩年約,我沒辦法走。」M無奈地說。

除了對於工作上的否定,也有很多對於語言學習的否定:

「我的聽力很差,不僅中文聽不懂,連英文也聽不太懂,所以在英國工作很辛苦。」

但是就我的觀察,她的聽力其實很好,在練習生詞聽寫的時候,也都能夠答對八成,可是她很容易為了答錯的那兩成全面否定自己。

我已經跟她說過無數次:

「相信我,你的聽力很好,真的很棒,那些錯的生詞,都是我們最近才學的,不熟悉是應該的呀!」





一陣靜默伴隨一兩聲嘆氣...........






「M,妳還在嗎?」有時候靜默久到我必須確認Skype沒有斷線。

「si si si...」



每次上課我都會先熱情的打招呼:

「HOLA! 今天還好嗎?」

「還可以。我總是還可以,因為在這裡工作,『很好』是不可能的,所以都是還可以。」

好... ... 那試試看:「最近有什麼開心的事嗎?」


「沒有。」

我超想把我的舌頭剪掉,問這什麼爛問題!



「那,最近跟朋友去了哪裡嗎?」

「沒有。沒有朋友。」

拜託誰拿針跟線把我的嘴巴縫起來吧!



「下次什麼時候回西班牙呢?」這總可以cheer her up a bit了吧!

「下次,下個月底吧!」她意興闌珊的回答著。

「好棒!(裝high) 至少我們可以期待下次回西班牙阿!」


在一陣靜默+嘆氣之後,有一個聲音幽幽的說:「可能吧... ... 」




好!我放棄!那我們來上課吧!



今天剛好有一個生詞是「缺點」,我當然把它的反義詞「優點」也介紹給她,然後問:「M,說說看,妳的優點是什麼呢?」


地球那一端長嘆一口氣,我馬上知道大事不妙。但說出去的話就跟潑出去的水一樣收不回來了。


「我覺得我沒有優點,什麼優點都沒有。」


自己捅的簍子自己收拾:

「我覺得妳很勇敢阿!自己一個人跑去英國了,很厲害呢!」








一陣靜默+越來越長的嘆氣。







我真的沒轍了... ...


下課前,我總是會說 "Have a nice day!"

沒想到連這個也不行!

"I will try.....But it's very hard for me...."




換我靜默了。





遇到這樣的學生要怎麼辦啊 T^T



下次來教她罵髒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