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1日 星期五

新年快樂,馬上去旅行!



新年好!

今年新年前有一個意外的驚喜,到日本神隱了三天。

兩個之前沙發衝浪的朋友 (M君與Masa桑) ,本來決定在過年前來台灣找我三天(28-29-30),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改變心意,27號幫我買了一張台灣-日本來回機票,要我飛去日本跟他們一起Road Trip,他說他們都已經租好車,訂好房間了,讓我什麼都別帶直接飛過去就好了。他們算的準準的,28號早上出發,30號中午回來,剛好還可以讓我趕回家吃年夜飯。

行程:
大阪(關西空港)>>名古屋(接這次的金主Masa桑)>>下呂(泡溫泉)>>高山(老街+美食)>>白川鄉(合掌村)>>奈良 (同一個沙發衝浪)>>大阪 (關西空港)

M君的駕駛技術了得!原來以前是賽車手,後來還當過了N廠車的test driver。第一天M君很自豪的秀給我看他的駕照,是金牌的優良駕駛,是必須要五年沒有違反任何交通規則才能拿到的駕照。沒想到這次因為Masa桑腸胃不適在後座休息,沒有繫安全帶,在進休息站之前被警察杯杯逮到了... ...

我應該是第一個沙發衝浪衝到沙發主招待我再去一次的沙發客...
--------------
回到家吃完年夜飯,開心發紅包、領紅包,看了一下電視已經九點多,全家就已經「熟睡」了,根本沒有人要「守歲」阿!

新年快樂,馬上去旅行!

2014年1月22日 星期三

體貼


小太陽是我在捷克念書時認識的一個可愛的女生。回國之後斷斷續續聯絡著,只是不常見面,但是常常可以感覺到她像太陽一樣的開朗在網路的另一端溫暖著我。

2014年1月16日 星期四

日本沙發衝浪:想當台灣人的日本人

第一次沙發衝浪選擇了日本,一共住了大阪、嵐山、奈良三個沙發。

奈良的這個沙發主人,是Ma君。到了他家附近已經是半夜,他牽著腳踏車來接我,一手接過我七公斤重的背包,直說不重。就像我想像中的日本人一樣,含蓄有禮貌。

2014年1月9日 星期四

陳文茜小姐與蔡康永先生的聊天筆記

其實我今天原本壓根忘記曾經報名陳文茜小姐和蔡康永先生的演講這件事!高中同學李老師打來跟我確認時間我才像被雷打到一樣想起來!於是匆匆忙忙的從師大小南風奔到台大集思堂去。

也還好早先一點在跟俊德兄還有Mandy聊WGO的事情剛好告一段落!否則就錯過了。



做個筆記:

1. 如果人生踏錯幾步路,就把它當成跳了一支舞吧。(永)

絃: "Life is not about waiting for the storm to pass, it is about Learning to Dance in the Rain."

2.  形象越來越端莊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茜)

絃: 還好我一直都很不正經。

3. 幽默感在華人圈裡很容易變得惡俗,不然就是一點都不幽默。(永)

絃: 茜小姐今天在頭上插了隻大蝴蝶,穿了一件蟑螂的皮衣,回應永先生的鳥是很高級的幽默!我甲意!



另外想到我很喜歡的Ellen DeGeneres (美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及今年奧斯卡金像獎的主持人)的幽默!還有歐洲朋友的生活幽默,有感。華人圈有誰是真幽默呢?

其實幽默感很重要,不是因為它好笑、能讓大家開心!而是它能夠幫助轉換心境,卡在死胡同裡!幽默感跟抗壓性有關。

4. 劉培基談梅艷芳 (原文已忘,大意是):「梅艷芳的家就是舞台,她的家人就是觀眾。而唯有在台上百變千變,才足以抵擋真實生活中的悲涼與沉重。」所以茜小姐跟永先生的幽默,也是為了抵抗那些人生中的悲涼。

絃: 還是在講幽默感。我覺得,真正的幽默感,是你一直嚼一直嚼一直嚼,嚼到最後變得苦到說不出話來的,才是真正的幽默!

5. 完全自殺手冊。與其把死亡當作人生的終點,不如把它當成人生的一部分來規劃吧!華人文化裡其實有很多講「死亡」講得很精彩有趣的東西,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傳到我們這一代,我們忘記怎麼開朗得去面對死亡這件事。 (永)

絃: 他真的很愛提這本書阿。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 其實我覺得是「未知死,焉知生?」阿!

6. 同樣都是經歷「二手人生」 (一手是他們上一輩的上海,二手是台北) 的白先勇和蔡康永,為什麼白先勇寫了台北人、玉卿嫂,而蔡康永卻寫了挖鼻孔要自己來、主持康熙來了?

7. 茜小姐問永先生從許純美和柯賜海身上學到什麼?因為她很不滿為什麼康熙接在她之後邀請這兩個人上節目。

永先生說,其實他從來都不覺得得從別人身上學到什麼,光是見識到什麼就好了!

絃: 光是見識到什麼就好了,所以才知道世界上什麼人都有,光是這樣就夠了。不用三人行一定要有我的老師!

8. 我敬佩沉重但我不迷戀沉重。(永)

絃: 所以他才一直都輕飄飄的。不過這也不代表人生不沉重,只是我們要深入淺出阿!

9. 人生高高低低本來就是必經的過程阿。所以高了也不用開心,低了也甭難過,高了就表示要低了,低了就表示要高了。

10. 茜小姐說康永大學喪母,三十多歲喪父,不但是個孤兒,還是個「老孤兒」,永先生吃驚,他說,所以你以後都要這樣介紹我嗎?茜說:我會說,歡迎快樂的孤兒,蔡康永。

11. 茜小姐幫永先生下的人生結論是:隨遇而安。但永先生說,前半段是對的,人生絕對是「隨遇」,但是「而安」不是一個被動的狀態,而是一種主動的狀態,這個安,應該要翻成「搞定了!」所以他的隨遇而安是很主動的:「隨遇而搞定」!茜接著說:「如果我比你早死了,我會在你的墓碑上面寫「蔡公康永,搞定了!」

絃: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 (幾乎每天) 都會突然想到如果我突然車禍去世了、生重病了,我的朋友家人會怎麼看待我,誰會來我的喪禮呢?他們會如何在我的喪禮上致詞呢?我墓誌銘要刻什麼啊?

12. 任何一點成就,都是上帝的仁慈。成功大部分的時候絕對不是操之在我,那些成功人士沒告訴你的是,成功很大的部分靠的是運氣。(永)

絃: 真的就是一個機運,時間到了,剛好輪到你了。就像他說的,如果他不是活在一個開放的時代,他還能在康熙亂講話嗎?如果他不是活在網路時代,康熙能紅到大陸去嗎?

茜: 時候到了,該是你的時候,就去做吧!

13. 我常常覺得我活得不像在台灣。

絃:我也覺得我活得不像在台灣,我會站得很遠,很抽離的用觀察者的身分來看很多事,我的心境一直都不像活在台灣的人的心境。

14. 台灣的媒體不是怪,是瘋了!(茜+永)

15. 我常常迷失在台灣電視的宗教頻道和購物頻道中,在不停的切換的過程,有時候我會誤以為我看到和尚在賣拖把,然後有一天我就真的看到一個宗教頻道在賣水晶,一群喇嘛圍著水晶加持。(永)

絃: 每一台都是購物台,要你買東西!每一台都是宗教台,在對你洗腦!

16. 孟子曰:「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永)

17. 大家喜歡引用張愛玲的「成名要趁早」,可是張愛玲的人生很慘耶!她的人生糟透了!為什麼我們要聽她的話?去看成名很早的人,哪個有好下場?不要太相信網路上的寫得很好的名言佳句,因為他們通常都是出自文人之手, 而文藝青年的的下場都很慘,為什麼我們要聽這些很慘的人說的話。真正有很好的人生的人,可能什麼都不說的。(永)

絃: 我喜歡他的比喻,他說網路上的名言佳句就像氣象預報「明天下雨機率是60%。」這樣講完,我明天出門到底要不要帶傘阿?

18. 我們和張愛玲那個時代不同的是,張愛玲因為得不到西方認同最後漸漸枯萎,而今天,會中文變成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也是老天爺賞的),如果你是東方,不再需要去渴求西方的認同了!

絃: 只有自卑的人,才需要從別人的肯定認同自己。外國人怎麼看台灣不重要,你怎麼看呢?

19. 康永說他的夢想是「講故事」,他喜歡講故事帶給人的感動和力量,所以他一直在做的事 (書寫、拍電影... ...) 都是在說故事。

絃: 我也希望能夠講很多的故事,帶給人感動和力量。其實我從來就討厭夢想和熱血這兩個詞,就他們兩個字被渲染的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我只是想要一直做可以讓我感動的事而已。

19. 人間詞話,王國維:「人生過處唯存悔,知識增時只益疑。」(永)

絃: 婆娑即遺憾,知道越多越渺小。

20. 機會不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但絕對不是留給怕失敗的人。

絃: 從來沒有人是準備好的!我沒有辦法想像一個不去嘗試的人生!

21. 不要迷信創作是在寧靜的狀態下完成的。世間本喧鬧。(永+茜)

22. (送給俊德兄) 為什麼要閱讀,因為我們的人生很有限,我們可以透過閱讀看到別人的人生、拓寬我們自己的人生,如此一來才能「抽離」。我們對於失敗,會感到痛苦,是因為我們身在其中,閱讀可以讓我們站遠一點看。透過閱讀,我們會知道世界上不只有我們在痛苦。而且只要撐得夠久,失敗都會只是過眼雲煙。

23. 永先生討厭「沒品味的人」,而他認為「品味」是一件很值得追求的事。至於什麼叫有品味呢,就是你跟他在一起覺得舒服的,就是有品味,你跟他在一起覺得不舒服的,就是沒品味,品味就是這麼妙。

絃: 我討厭「雙重標準」跟「沒品味」的人。


沒問到的問題:
第一個是,蔡康永先生跟陳文茜小姐怎麼看待「膚淺」這件事?因為我覺得永是擁抱膚淺的,而茜是抗拒膚淺的。但不代表永可以接受人生裡面只有膚淺,而是他承認他自己也有膚淺的那一面,而茜似乎有「不能膚淺」的包袱。

我只是想到以前念高中的時候,拼死拼活念書,每天都在校晚自習到九點,想要成為像茜這樣有使命感又有能力的知識份子與社會菁英,但是回到家十點時,剛好可以一邊吃消夜一邊看康熙來了!

第二個問題也是有點延續第一個問題,對於「媒體庸俗化」(不只台灣,這是全世界的問題) 兩個人怎麼看,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嗎?

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

下雪了!那個像雪一樣的女孩

和巴西男孩、祕魯男孩、德國男孩、法國女孩在波次坦的友誼之亭合影
第一次到德國的時候,我們去了Postdam (波次坦,在柏林旁邊),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天氣出奇詭譎,


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旅行的獲得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旅行已經從「比誰去的景點大」、「比誰去的景點多」變成「比誰去的景點冷門」、「比誰經驗特殊」的比賽。

我常常想,關於「旅行的收穫」的比賽,到底要怎麼決定勝負呢?

很多人都覺得,旅行的獲得,在於旅行前的資料收集和旅行途中的景點參觀,但對我來說,旅行結束時,反而才是旅行獲得的開始。

2014年1月6日 星期一

楊過的求婚



前兩天跟楊過 (Janko) 聊天時,他說他妹妹今年要結婚了!至於他的婚禮呢... 他說,要等到他找到他的小龍女,或者是等我搬去斯洛伐克定居,他就要跟我結婚。





嗯... ..


2014年1月2日 星期四

布拉格高堡區 (Vyšehrad)


 在布拉格伏爾塔河旁的山丘上,有一個建於西元十世紀的高堡區 (Vyšehrad) ,是我平常很喜歡散步的地方。高堡區有大片的草地、聖保祿教堂,因為是山丘上,走在舊時沿河興建的城牆上時,還能飽覽布拉格的美景,非常適合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