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寫

人助旅行,就是和當地人一起生活、一起旅行,走進世界的真實生活中。

人助旅行,是對世界與內心的田野調查,我們身兼著各種身分在遠方探索世界,與人群和自我同步對話。

我們是社會學家,遊走穿梭於不同的宗教、種族、階層、性別、次文化群體,在不同社會結構的發展與演進中,找到自我社會的座標。

我們是人類學家,透過拿除框架的參與式觀察,在人類的生物性與文化性中擺盪。

我們與來自不同脈絡的個體對話,成為彼此的心理師,偶然在海上相遇也好,能陪伴彼此走上或長或短的一段路也好,我們都療癒了心靈深處某個原本以為再也解不開的結。只要交換了故事,靈魂的某一部分也就同時交換了。

旅行結束後,我們終將沉澱為哲學家,直視生命的核心,撥開表象世界的雲霧,在本質的問題裡日夜思索,甘於折磨自己於這種沒有標準答案的不確定感。

最後,我們都會成為自己生命的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