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5

想念

想念著一個不能想念的人。

還想念時就不能相見,不想念時,也就沒必要相見了。

先別管國際觀了,你有聽過CQ文化智商嗎? (全)

Image
我覺得該是時候來談談這個問題了:台灣人是種族歧視者 (Taiwanese people are racists!) !而且還非常嚴重。

歧視是指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因其身分或歸類不同,而非個人品質,而給予不同對待;種族歧視則是因為種族或膚色的不同,而給予不同對待。

不同的對待,可以指好的對待,也可以指不好的對待。

台灣人對於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概念,對於種族也一概不知,對歧視一點都不敏感。但我們歧視起人來一點都不手軟。

歐美國家的種族歧視問題之所以會受到注意被大量討論,是因為他們的歧視暴力是有形的,是看的見的,是殺人流血的,是又痛又癢的,所以他不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而台灣人的歧視暴力是更可怕的,浮不上檯面來的隱形暴力。

當我們提到種族歧視,我們通常指的是對膚色較深的南半球人種的不平等對待,我們都知道 (雖然我們對這個議題視而不見,假裝它一點都不重要),那是一種負向歧視 (Negative discrimination),但社會上還存有另一種歧視,是對膚色較淺的北半球人種的歧視,稱之為正向歧視 (Positive discrimination)。

我發現對於種族歧視的不敏感,還有很多社會上的其他問題,還有台灣雖然經濟快速成長但遲遲無法進化成發展中國家的原因,都是因為台灣社會缺少「文化智商」的關係。

我不認為有了文化智商後,歧視就會消失,即使在國際交流頻繁的大城市如紐約、柏林、倫敦、巴黎、香港、新加坡,歧視問題都一直存在。我甚至認為歧視是人類的天性,人類都必須展現自己的優越感才能獲取更多資源。但是一個有高度CQ的國家,會建立一個能夠避免或懲罰外顯歧視的制度,當任何人有不當的言語、行為時,能夠用法規去規範;而有高度CQ的人民,也會對於歧視更敏感,更願意正視歧視問題。

過去我們倡導的國際觀都是很偏狹的國際觀,得是要成功的人、符合既得利益者期待的人才叫有國際觀,是一種強調競爭的國際觀。

不同於以往強調「競爭力」的國際觀或國際化,最近更關注在一個強調對於不同文化的「理解力」與「適應力」的能力,叫「文化智商 CQ」(Cultural Quotient or Cultural Intelligence) 。除了IQ、EQ之外,CQ被視為全球化時代的必備能力。

Early & Ang 在2003年的企業商管領域中提出了CQ的概念,把CQ定義成「測量一個人在不同國家、不同民俗與不同組織文化中,能否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