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4

懶叫比雞腿

昨天晚上關鍵評論網有一個作者見面會,我們幾個寫手坐在角落討論版上的讀者回覆,每個人都有一肚子鳥氣要發。

只要文章裡提到出過國的,就一定有「出過國了不起喔!」的人生不知道什麼組的酸民。

只要講到國外多好多好,可以學習的,下面就會出現一片「崇洋媚外」、「外國月亮比較圓」的罵聲。

只要說台灣多好多好,要珍惜的,讀者最常嗆的就是:「懶叫比雞腿」。

突然,一個大作家義憤填膺的大聲說:「當然是懶叫比較好啊!雞腿吃完就沒有了!懶叫很重要耶!」

同桌眾作家無不拍案叫絕!

各位懶叫們,不要妄自菲薄阿!

黑魔女的創傷症候群與重生

Image
上個禮拜在自己的臉書上分享了電影《黑魔女:沉睡魔咒》的觀後感,說自己深深的被感動,甚至到電影結束時,還陷在椅子上久久不能自己。

出了電影院之後,我和同行友人分享觀影心得,聽我說完,同行友人居然在馬路上哭了起來。我說,這是一部關於原諒、相信、重生的片:在愛中,重心相信自己、重新獲得翅膀、原諒那些無法被原諒的人、讓自己變得更堅強更有力量的一部片。

因為這樣一段話,讓我弟馬上帶上我老媽美魔女一起去看黑魔女,看完之後馬上call out給我,我媽說「阿妳在感動什麼,不就是一部普通的電影嗎?」,我弟說:「怎麼辦,我哭不出來耶...」

結果今天高中同學LINE我,說她看完我的介紹,也直奔電影院去看了這部片,結果今天傳了一個可愛的簡訊說:「怎麼辦,我沒哭也沒辦感動耶... 我是不是太冷感了。」

連著兩組人馬的否定,還有想到那篇PO文下面的推文,很多人都說要去看,為了避免被認為品味很差 (誤),我來說說為什麼這部片讓我感動吧。

其實我覺得看電影是非常私密的一件事,有些電影就跟書一樣,只能窩在房間覺得最安全的角落,一個人靜靜的看。就算是像「黑魔女」這種大眾通俗、普遍級,老少皆宜的好萊塢電影,帶給觀者的感受,也因觀者生命經驗的不同而有所差異,而這種感悟是完全沒有辦法複製的。所以就算電影版上全數負評,只要某個人因為電影裡的一句對白,和他的生命產生聯結感動了他,那這部電影對他來說就是好電影。如此一來,也就沒有所謂的絕對好看的電影也沒有絕對難看的電影了。

「黑魔女」無疑是在探討女性主義的一部電影。



早從史瑞克開始,一直到曼哈頓奇緣、最近的冰雪奇緣還有黑魔女,都一直在破除「公主與王子」的魔咒、斷開「真愛之吻」的鎖鏈、燒毀「一見鍾情」的網羅、重新定義「幸福快樂」這件事,有別於其他著重於性別角色重新塑造,黑魔女是第一部全片處理黑暗與邪惡的迪士尼動畫電影。

※ 也分享一篇英國學生編的【白雪公主童話故事大顛覆】

而整部電影讓我感動的點就在於,黑魔女呈現了一個人內心的善與惡並存,我認為在沒有了解過惡的善,都過於鄉愿膚淺,唯有了解善與惡的本質,才有真正的力量。


在開頭絕美仙境中飛翔的Maleficent (黑魔女前身),象徵著她的單純天真,遇見Stefan (後來的國王) 的情節,呈現出她對愛情的嚮往,這幾乎是所有乖女孩在高中時期寫照。一直到Maleficent的翅膀被Stefan摘除後,她才徹底變成…

非洲人都聽什麼音樂?魔音傳腦的AZONTO

Image
每次有分享會的時候,我總是會花一點點時間,讓大家看《單一故事的危險性》這個TED演講的片段。

尤其是在第三分鐘之後,講者 Cinmamanda 分享她如何看待鄰村來家裡幫傭的小孩FIDI,還有她到美國念書的時候她的室友如何看待「非洲人」的故事。



【單一故事→刻板印象→偏見→歧視】
如果我們對某個國家、某個人只有單一故事,我們就是拒絕承認對方跟我們有任何相似的可能。就像這張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的世界地圖一樣。


單一的故事會給人單一的看法。問題不是故事不真實,而是故事不完整。
單一故事的危險在於,單一故事會產生刻板印象,刻板印象會造成偏見,而偏見可能會變成歧視。
我們熟悉的歧視,是對於我們認為落後國家的歧視,覺得來自該國的人,經濟、教育水平一定就比較低,進而認為他們從事犯罪行為的可能性高,這是「負面歧視」。
但是其實有一種歧視,是大家比較少認為的歧視,就是俗稱的「崇洋媚外」,只要遇到白人,或是來自歐美國家的人,就一致認為他們比較高級,認為這些個體的教育水準、家庭條件一定都比較高,還有,認為他們都會講英文。
其實這種崇洋媚外式的正向歧視,到頭來真正被歧視的還是我們自己,是後殖民自卑的遺毒。
除了對非洲的單一故事,身在台灣和東南亞交流這麼密切的地方,我們對於越南、印尼、菲律賓、泰國的單一故事又什麼呢?

外國人對台灣的單一故事又是什麼呢?




關於非洲,還有另一段影片可以分享。
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也接受了美國好萊塢強勢文化大量的單一故事。這群非洲年輕人為了要打破這個刻板印象,製作了這個好玩又發人省思的影片想要告訴大家真正的非洲。



我在布拉格念書的時候,有一個迦納朋友叫珍珠 (Pearl),剛認識的時候,我對非洲一點都不了解,一開始認識珍珠的時候,就像是 TED講者 Cinmamanda 看待鄰村小孩FIDI一樣,對非洲的想像就是好萊塢電影裡的非洲。


有一次,我們問珍珠,他們在迦納都聽什麼音樂呢?我們期望她說的是那種非洲大地充滿神秘力量與節奏的部落音樂。
但是當她在Youtube找了當時在迦納最紅的歌曲之後,我才知道我在不知不覺中,也用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歧視了她。
這個讓我們在接下來一整個學期都耳朵中毒的音樂,就是迦納的流行歌曲─AZONTO(阿粽兜)!
(警告:AZONTO 極容易上癮!請小心服用!)


AZONTO並不是一首歌,他是一種融合北非西部傳統的迦納原創新興音樂和…

白雪公主童話故事大顛覆

Image
你知道白雪公主原來也可以也可以當媒人和開水果店嗎?

上周的華語課是童話故事大顛覆,課末活動我準備了幾張白雪公主故事的連環圖,讓學生自由發揮,請他說一個自己的童話故事。

結果英國帥哥學生把原本充滿父權主義色彩的白雪公主改寫成融合科技感的現代女性主義童話!

從前從前,在一個小島上,有一個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有很嚴重的公主病,從來不幫忙做家事,也不愛運動、不愛曬太陽,是個整天只愛上網、玩手機的宅女公主。

原本的壞皇后也變成了苦口婆心想要訓練公主獨立的嚴厲好媽媽。


這個好媽媽覺得白雪公主這樣下去實在不行,因此叫白雪公主出去一年,到外面的世界磨練磨練。

白雪公主花了一年的時間,在沒有帶手機沒有帶電腦的情況下,到森林裡去當動物志工,住在自己蓋的樹屋裡,幫小動物們蓋收容所,替他們找食物。




一年回來了,白雪公主曬黑了許多,也不怕曬太陽了。

但是媽媽說,你都只有幫動物,沒有幫到人,這次妳要再出去一年,去幫助別人。

於是白雪公主又離開了城堡,她遇到了七個小矮人,這七個小矮人都是單身,每個都想要女朋友。

(我本來以為故事到這裡要整個歪掉變成情色童話了...)

於是白雪公主決定當起媒人來,幫這七個小矮人找女朋友,這七個小矮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有愛睡覺、很害羞、很開心、知道很多東西的,白雪公主根據他們的個性,一一幫他們找了適合他們的女朋友,而且這些女朋友,也都是小矮人呢!




於是愛生氣小矮人找到了另一個愛生氣的女小矮人,他們每天一起愛生氣,生活過得很開心。

第二年回到城堡之後,媽媽說,恩,不錯不錯,妳慢慢長大了,但是妳還是太天真善良,我覺得妳要學著自己做生意。

於是第三年,白雪公主在小島上自己開了一間水果店,還經營了自己的農場,自己種了很多水果,白雪公主水果店的生意很好,排隊排很長,比買甜甜圈的人還長,甚至連老太太都來跟她買蘋果,事業非常成功,賺了很多錢。




後來一個很帥的王子來到白雪公主住的小島上,對白雪公主一見鍾情,他允諾白雪公主,跟他結婚之後,完全不用做家事,每天在家裡陪他一起打電動玩手機就好了!




沒想到白雪公主斷然地拒絕,因為她不想要有一個王子病的老公。她覺得她值得更好的人!

從此,她一個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


電影人生

大家都想要自己的人生跟電影一樣,

但是我發現,我的人生,比電影還精采!

比一百部電影還精采一百倍!

失戀

失戀是一份禮物,願意打開的人,會在裡面發現自己。

也來寫篇作文

每年高中大學入學考試出來,作文題目總是引起一陣討論,最近法國的哲學申論題入學考試常常被拿來做比較。

我曾經問過法國女孩,像這種申論題的考試,要怎麼評分呢?不會因為不同老師評比標準就不一嗎?

她說,哲學也是一門很嚴謹的科學,當你在分段論述的時候,不是你想要寫什麼就可以寫什麼,它是有架構的,每一段要寫什麼都清清楚楚的,怎麼開始,怎麼結束都有一定的規則。而且這些題目不是要你針對主觀的個人經驗來描寫,而是從你過去學習到的知識,應用在這個題目中,不斷的去論證,當你選定一個立場之後,就要用邏輯、證據來說服別人,當你的邏輯是正確的,而且文章架構是完整的,通常就會拿到該有的分數。

我在大二的時候修過哲學課,才發現哲學跟我想的很不一樣,以前以為哲學說的都是些虛無飄渺的東西,上了之後才發現原來哲學是所有做科學研究的人的必修課,在追求真理過程中必備的思辨訓練。

後來在準備托福考試的時候,知道在美國的作文訓練是以「論說文」為基礎的訓練,不像台灣強調的是「記敘文」和「抒情文」的訓練。

論說文強調的是思辨和說服的能力,要如何嚴謹簡潔的陳述自己的觀點就非常重要。西方社會深受啟蒙時代的理性主義影響,認為理性發展知識可以解決人類實存的基本問題,因此在教育也會鼓勵學生理性思考並且大膽求知。而記敘文和抒情文強調的是感性抒發,因為著重在個人經驗和感悟,所以沒有一定的標準判斷對錯,所以會著重在「修辭」和「用字遣詞」上,也就是我們所謂的「文采」。

我找了台灣最近五年來的大學作文題目來跟法國哲學考題比較一下:

台灣:
【學測】
103 通關密語
102 人間愉快
101 自勝者強
100 學校和學生的關係
99 漂流木的獨白

【指考】
102 遠方
101 我可以終身奉行的一個字
100 寬與深
99 應變
98 惑

法國今年的哲學考題如下:

【文學組】:
1. 作品是否能訓練我們的感知?
2. 我們應竭盡所能地讓自己快樂嗎?
3. 請評論卡爾波普耳的《客觀知識》選粹。

【理組】:
1. 藝術家是其作品的主宰嗎?
2. 我們活著是為了快樂嗎?
3. 請評論笛卡兒的《引導心靈的規則》。

 【經濟社會組】:
1. 是否有選擇就算是自由?
2. 為什麼要試著去了解自己?
3. 請評論漢娜鄂蘭的《現代人的條件》選粹。

乍看之下,會覺得這些題目很難,這是因為我們沒有受過哲學的訓練的關係,在法國中學,哲學是必修課,這些題…

跟光聊天

跟光聊天,就像是大熱天裡洗了一場的冷水澡,痛快舒暢!

洗掉了不屬於我的塵垢,毛細孔也都開了!

很多時候原本深信不疑的東西,也會因為沒有相同經驗的人能夠分享、理解、回饋,而漸漸失去信念。

這兩天才意識到原來這陣子的不安與逃避,都是來自於自我懷疑與恐懼。

雖然和光見面不多,但是很多時候,我覺得那種生命的獨一無二只有他能懂。

光在研究所的時候申請到了阿布達比念能源工程,在沙漠中的高科技大學念了兩年研究所,之後又到聯合國馬爾地夫辦公室擔任氣候變遷專員一年,現在是台灣某大品牌的非洲地區總負責人,常駐南非,每個月都還要飛奈及利亞和肯亞各一次。

每次見面我們都交換故事到又笑又叫,累到猛打呵欠還是要繼續講故事繼續聽故事!

因為這些故事,除了我們,沒有人會再有類似的精彩故事了!沒有人!

是那種我可以毫無保留的講完一段完整的故事,他聽完了可以不羨慕、不懷疑、不批判、不問不重要的問題、不用擔心他不知道怎麼接話、不用多加解釋,然後還能用更精采的故事回饋給我的朋友。

半夜騎腳踏車回家的時候,心裡浮現出來一個聲音:「我好了!」

像蛇蛻了一層皮那樣的好了。

像白龍想起來他叫賑早見琥珀主那樣的好了。

然後我自由了。

謝謝光。

我每次見面都拜託他一定要把他的那些故事寫下來,差點沒跪下來要求他開粉絲團!他的故事比我的還要精彩1.276倍!

分享之前千拜託萬拜託才凹到的兩篇文章:

來自厄利垂亞的聖誕祝福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如何慶祝國慶日?


還有這篇他到奈及利亞前我寫給他的餞別文

到未知的地方去看看吧

Jihad 來台

Image
台北市中心上個禮拜因為電腦展整個熱鬧了起來。

但電腦展對我的意義無關乎科技與經濟,而是一個特別重要的朋友的來訪。

兩年前的中東之旅,認識了在巴勒斯坦經銷IT產品的Jihad,雖然只有短暫三天的相處,但是密集的生命故事分享融合著千年歷史愛恨情仇與百年政戰糾葛的交流,卻讓我們成了忘年之交,也讓我和巴勒斯坦結下不解之緣。

兩年後的今天,我們在台灣又重逢了,世界進步得這麼快,通訊阿交通阿都發達的不得了了,重逢的感動仍是一絲不減。

上次 Jihad 來台時,在機場被困住好久,因為機場人員找不到巴勒斯坦國,這次,雖然仍花了一點功夫,但是通關順利多了。

我們在光華商場走著隨意看看,他幫她女兒買了一隻HTC手機,我們穿梭在宅男間,他為了光華商場大樓裡兩間書店感動不已,(但我沒跟他說那兩間書店一間是漫畫另一間是言情小說),說他想念人們還捧著書讀,拿著筆寫信的舊日子。

那一幕,很超現實。

分別的這兩年,
巴勒斯坦成為了聯合國的觀察員
美國官方與媒體也開始表態支持巴勒斯坦建國
教宗拜訪了伯利恆
上個禮拜,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的法塔和哈瑪斯聯手成立新政府

雖然越來越樂觀,但是,隔離牆仍在、水源仍然被控制、檢查哨附近巴國抗議學生被射殺事件仍時有所聞、屯墾區仍在興建中、耶路撒冷問題無解、海外七百萬的難民歸國遙遙無期....

「至少,看起來是個國家了阿。」

「你要跟我換嗎?台灣雖然不被世界認可,但是你們有自由、有人權,看看巴勒斯坦,世界上有138國家承認我們是個國家,但是我們是世界上唯一被佔領著的國家,在海外漂流的難民比國內的居民還多、人民沒有遷徙自由、很多家人分散在加薩走廊與西岸,無法相見、我們的主權與人權在哪?說真的,我寧可跟你們交換。」

昨天他離台,縱使已經練習過那麼多次的再見,面對分離還是一樣不知所措。

祝福你,我的朋友。


後記(寫於 7/9)

就在教宗親訪以巴一個月之後,因為一個綁架案造成了以軍和巴解的連環復仇攻擊,正在寫兩年前中東之旅的我,強迫自己做客觀的資料蒐集,但除了心痛還是心痛,不知道怎麼該繼續那些轉瞬間灰飛煙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