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7

弟弟

小弟,24歲,現在在布拉格,八天七夜,渡蜜月;

大弟,28歲,現在在菲律賓,三個月,學英文;

我去布拉格當交換學生時,也是24歲;

我去菲律賓看英語學習產業時,也是28歲。

我不是好姐姐,但他們都是好弟弟。

旅行到地獄

初初旅行時,每個人都好可愛,每個地方都好神奇, 這世界充滿愛,我也是光,我是宇宙大愛的一部分,我要跟世界當朋友!
但是越旅行,脾氣卻越差,開始省吃儉用自己所剩不多的寬容。
終究也會瞭解自己花樣年華的濫情;
終究生活還是會找上門來;
終究一邊感嘆「年輕真好」一邊「等你們到我這年齡就知道」。
副作用是,殺價時知道什麼時候毫無愧疚地轉身離去,一定會被喚回;
一眼就看穿萍水相逢友誼的終點,甚至連How are you都失去耐心;
連深夜酒醉後赤腳在大馬路上跳舞,或是赤裸躺陌生的床上,都熟練到不問名姓。
旅人的心裡充滿髒話和苦澀的諷刺。
旅人帶著的自己偏見的眼鏡看別人的偏見。
哎,不是要做自己、找自己嗎?我找到的「自己」超糟糕。
旅行不是修行,旅行是惡魔的釋放,旅行是修羅場,
旅行到天堂,才發現下到自己的地獄。


就算終點是地獄,還是要昂首前行。

對人性還是有信心,只是不斷失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