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7

前瞻平面人行道

Image
三個字,三種字體,

以及,

一點屁用都沒有的平面人行道。




汽車開過去,行人還是得閃避,
違規停車還是照停,何用之有?

想出這個點子的人,
說不定還覺得自己很聰明。

但他可能不知道,
在一坨大便上貼上玫瑰花的標籤,
(即使他用三種字體寫下玫-瑰-花)
這坨大便並不會因此變成玫瑰花。

我問三個施工的工人,他們在做什麼,

第一個回:混口飯吃,
我知道他在這份工作裡看到的是錢;

第二個回:養家糊口,
我知道他在這份工作裡看到的是責任;

第三個眼神中閃耀著光芒說:
我在為人類服務,這是一份偉大的工作!
我知道他看到了幻覺。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是臺灣蔡英文政府的基礎建設投資計畫,由林全內閣在2017年3月23日正式對外宣布,同時由各縣市政府向中央提出需求項目。

整個計畫包含「綠數水道鄉」等5大建設計畫:綠能建設、數位建設、水環境建設、軌道建設、以及城鄉建設,規劃以8年時間投入總經費約新臺幣8,824.9億元,預期可增加民間投資產值約新臺幣1兆7,777.3億元,以促進地方整體發展及區域平衡,帶動國內投資機會與經濟穩定成長。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所以什麼時候要蓋人行道?

前瞻是:

不分城鄉都有

0. 高於車道
1. 連通
2. 無障礙物阻擋
3. 下雨不積水不打滑
4. 屋簷不滴水冷氣不漏水
5. 平緩的
6. 寬度足讓四人行走

的人行道。

以及有實質作用的行人穿越道(斑馬線)
(這代表我們要有會禮讓行人的駕駛騎士)

要拼觀光,也只能從這裡做起。

一個適合行走的地方,
是一個適合生活、適合觀光的地方。

有人說:
「平面人行道跟斑馬線還是有用,被撞到可以告民事賠償。」

這個的潛臺詞就是:

我有錢的話,就可以購買傷害他人權。


不過整個ROC的交通規則基本設計邏輯就是建立在
「我有錢,就可以購買違規權。」的前提上。

而且大部分的時候,違規是免費的!!

小島行人詩

Image
你說你「孝順」 買了一個靠近醫院有電梯的公寓給媽媽,
你看了五次才懂的建商文案是 「有一種距離叫沒有電梯」
但沒人告訴你 有另外一種距離叫沒有人行道
她從家裡走到公園與市場的人行道 是一條不規則的虛線 虛的部分佔了百分之五十 實的部分起點與終點都有彩繪電箱 路面坑洞凹凸顛簸崎嶇 哎!這對她的膝蓋可不好 還有、還有,跌倒了可怎麼辦!
還好醫院很近,菲傭也很聽話 每天可以推媽媽坐輪椅到公園講電話
你說要有「同理心」
但忘記媽媽不是全世界唯一需要坐輪椅的人 坐輪椅的人 每天出門都是去賽車場 只是他們沒有保時捷 只有諷刺的電動輪椅叫Karma 善惡無報 有的只是基因、只是意外 出生在這個小島上肯定也是他們的 Karma
我自己的生活已經夠難了 還要關心這麼多人 哪裡關心得完啊?
你說你愛你的老婆、小孩就好了
她最近剛生了第二胎 懷孕時人人讓坐 公主尊貴如皇后
可是母憑子貴從來不會發生在馬路上 她也推輪椅 小S代言的 豪華大輪配置四輪避震系統 輪椅裡坐著你的小王子
違停的車輛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皇后用小王子探出頭 測試來車是否願意施捨禮讓
哦,都忘了!在這島上, 「視線」對交通安全來說是最不重要的
因為他們只是「停一下下」而已
就如同你去再興中學接大女兒下課再送她去鋼琴課 就如同你去巷口買個宵夜 就如同你去郵局辦點事
也只是停一下下而已嘛!
你說你重視教育、重視孩子的成長
學校的老師、志工媽媽在每個路口吹著哨子舉著黃旗子 真早起啊!大家!
所以我們教育他們「馬路」是「危險」的 而沒有告訴他們「駕駛人」才是真正的「危險」
馬路再危險也不過就是跌倒烏青 駕駛人手裡握著的不是方向盤

節制澆水

Image
二月開始養的多肉從旁長出植株。上網研究了一下如何照顧,比對了多肉圖鑑,找到了我的小和錦。

「夏季溫度上30度時,應適當遮蔭、加強通風、節制澆水。」

『節制澆水』,我在心裡複誦了這四個字,像是學習咒語一般的鄭重對待。

節制,節制。

不是少澆水、
不是每一個禮拜澆一次、
不是土壤乾了就澆,
而是節、制、澆、水。

是要壓抑澆水的衝動。
想澆水時,要告訴自己不可以,要收手。

是要收起自己的傲慢與慾望。

寫下這四個字的多肉巫師,深知文字的力量。

深知不可控制的愛氾濫是一種更為病態控制。

節制澆水。節制。


合意性交

Image
有一種骯髒叫純潔
有一種邪惡叫單純
有一種自由叫淫蕩
有一種真愛,叫合意性交

在合意性交裡,愛與不愛無關道德

來,跟我到地獄,
那裡春花爛漫,
那裡金碧輝煌。
那裡是我跟你的天堂。


Come, come to hell with me the halls there are decorated with gold It's a paradise for you and for me The flowers there can never grow old


Purity there is the dirtiest thing and innocence the evil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