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香港:豪雨特報

【豪雨特報】

香港的春夏易雨,一下就從四月下到九月。這裡的雨一點都不浪漫,不是可以讓你在雨中漫步的小雨,也不是能洗去整個城市汙垢的滂沱大雨,而是像要把積在這擁擠城市的所有怒氣一次發洩完的暴雨,他們甚至還給憤怒上了等級,黃色、紅色、黑色。黃色要堤防怒雨成河、紅色的雨要暫停所有戶外工作、黑色則讓整個城市停擺。

來這裡念書兩年,我還是沒有學會在這個冗長的雨季裡隨身攜帶雨傘,雨傘大概是全世界最容易讓人不小心遺忘的小物,如果身為雨傘,我該做何感想呢?

當午後的第一滴雨落下來時,我就知道這是黑色的雨。一如往常,非常不人道沒有事先空降傳單,排山倒海的雨火箭對地無差別攻擊,無人倖免,有傘的,也只能保護重要部位,身體仍有40%處淋傷。

我狼狽的逃到最近的庇護所,一個在大馬路旁的小公車站,裡面已經有比我先抵達一步的菲籍女傭,來自地球兩端的我們,我們都同時成了香港的暴雨難民,相視而笑後,也想不到一個好的話題開始對話,只能尷尬地把眼神移開,在這混濁的城市裡找一個對焦點,雨水仍不斷透過地面反射打進來,我們從邊緣移向中心,靠得更近了,但是也更尷尬了。她看起來無所謂,但我就是無法忍受這種靜默。

我查了一下香港暴雨警告的App,果真是黑色。

─ 市民應留在戶內,並到安全地方暫避,直至大雨過去。
─ 在空曠地方工作的人士應停止戶外作業,並到安全地方暫避。
─ 市民如無法找到安全地方,可到民政事務總署轄下的臨時庇護中心暫避。
─ 政府呼籲僱主不應要求僱員上班,除非有關暴雨時的工作安排已有事先協定。
─ 如果僱員已經上班,便應留在原來工作地點,除非該處會有危險。

正想以這個做為話題時,一個紅色的機車影子,慢慢從滂沱中清晰,最後在我們的庇護所前踉蹌停下,紅衣身影跟機車分離,連滾帶爬的躲進已經擠不下多一點尷尬的公車棚。

是外送披薩的。

全身都溼透的他,咒罵了幾句我難得聽得懂的粵語髒話,才穩定下來。

我說:「是黑色的。」

他們看著我,頓時尷尬被無奈取代。

紅衣男孩突然站起身,走向他的摩托車,從後面的保溫箱裡取出兩個偌大的扁平紙盒子。

「反正也送不了了,還熱著呢,一起吃吧!」

就這樣,在那個黑色的暴雨天裡,三個不同國家的陌生人分享著免費的、熱騰騰的披薩,省去了自我介紹,輪流跟大雨一起咒罵香港的生活,雨下得越大,罵得越兇,笑聲也就越大聲。

披薩吃完了,雨也停了,男孩把空了的紙盒收起來,跨上機車揚長而去。

菲律賓女人看著他的背影說:「我來香港三年了,第一次感到這麼開心。」然後拄著傘,也走了。

我想,我是從那天之後,開始喜歡上香港的吧!

---
克羅埃西亞女孩Mateja幾個月前來台時,一天晚上睡覺前跟我說的雨天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