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人助旅行之廉價航空+沙發衝浪+共享廚房

記得二十年前跨國旅行仍是非常奢侈的享受,中產階級也未必能夠負擔的起一年一次的海外旅行,密集的飛行更是頂尖的商務人士才能體會的生活,但是隨著資訊交流越來越密集與交通工具越來越發達,現今的旅行成本是前所未見的低廉,許多人甚至把旅行納入的生活基本支出中。近幾年再加上空檔年概念的推廣與打工度假熱潮的推波助瀾,幾乎所有年輕人都憧憬的到世界的另一個角落體驗不一樣的人生。如果你也有打算以低成本的方式進行旅行,不妨考慮考慮如雨後春筍冒出的「廉價航空」。

一般的航空公司出售的機票,通常為一組套裝服務,除了提供運送人員的功能外,還包括行李托運 (大部分是20公斤)、機上餐點、數位娛樂等各項非交通直接相關的服務。廉價航空公司為了能夠提供更低的價格來面對市場競爭,除了提供乘客座位之外,免去其他非必要的服務,若乘客需要額外的服務,就得另外加額購買。如此一來便能透過減少托運行李降低燃油費,移除機上娛樂裝置,縮小座位空間來容納更多乘客,沒有餐點服務意味著空服員的人力成本降低。

另外,廉價航空也不提供空橋服務,乘客需從機場徒步走到飛機停靠處自行爬梯登機,廉價航空的起落機場通常也非主要旅遊熱門城市,所以如果想要利用廉價航空到觀光城市旅行的人,必須在抵達當地之後,再利用當地陸路交通工具轉乘到目的地,此外,廉價航空機票必須自行上網訂購,線上付費,不開立紙本機票,付款完成後,系統會發信自email信箱,待要辦理登機時,持護照及訂票編號即可辦理。也因此,有人說,廉價航空讓搭飛機就像搭公車一樣方便。

歐洲各國同屬於一塊大陸,彼此相連鄰近,文化、商務、貿易、學術交流密集,跨國陸路長途旅行短則三小時,長則十幾個小時不等,因此除了陸上交通工具外,空中運輸系統也發展完善。

2012年在捷克交換的時候,便常常利用當地廉價航空到不同的國家旅行,在捷克搭乘廉價航空,通常都是以第二大城Brno (布爾諾) 為起降點,當時住在首都布拉格的我,就常常搭夜間巴士到Brno搭飛機,但是偶爾也會有特別的航線,可以大城市直飛,我就曾搭過從布拉格直飛法國戴高樂機場的廉價航空,另一方面,專飛廉價航空的機場也會比較簡陋,從德國飛往芬蘭的廉價航空,有一次居然是在用看起來像鐵皮搭起來的機場裡候機。

亞洲地區我最早接觸到的廉價航空公司是AirAsia從台北飛吉隆坡的航線,當時到東南亞自助旅行時,便以吉隆坡為進出點,其他以陸地交通為主。最近這五年看到日本廉價航空的盛行,從台北飛大阪最便宜的來回含稅機票不到4000元,導致每次放假Facebook上的朋友都瘋狂分享日本旅遊的照片。但是飛日本的廉價航空時段通常都不太好,早上六點的飛機,如果想要節省預算,不在機場附近旅館借宿一晚,代表著前一天晚上就得睡在機場。

我記得我第一次搭廉價航空飛日本的時候,買了樂桃航空的來回票,沒想到錯過了去程的班機,(我在距離飛機起飛前30分鐘才到機場櫃檯),但我也就只是悠悠閒閒地回到家,訂了另一張隔天捷星航空一大早的飛機,繼續我十天的日本行,絲毫不受影響,錯過去程算下來也只有損失3000多元台幣。

如果搭乘一般航空,在櫃檯關閉後,可能還有很微小機會請該航空公司人員用緊急處理的方式協助登機,但是廉價航空的話,登機櫃台關了就是關了,沒趕上check in就等於沒趕上飛機。以樂桃為例,他們在桃園機場的登機櫃檯是由長榮航空代理,時間一到,樂桃的機組人員就會全數從櫃檯撤離,如果沒趕上的話,完全就是求助無門,就算到長榮櫃台協尋,他們也愛莫能助!所以搭廉價航空的話,一定要特別注意check in 時間 (每家航空公司櫃台關閉時間不一)。



但是好在一般航空公司如果買來回票的話,如果去程no show,回程機票也會一起作廢,

至於廉價航空機票的購買,我最常用的是利用 Skyscanner 系統 來進行比價。許多人在網路上分享不同廉價航空公司的評比,但對我來說,既然都已經選擇搭乘廉價航空,價格與時間決定一切,其他的服務對我來說都沒有太多意義,所以我也通常不太在意我搭乘的是哪家航空公司了。另外,我也會訂閱各廉價航空的電子報,因為航空公司常常會在三個月到半年前提供促銷優惠票價,並且限時購買,訂閱電子報可以讓你在第一手接收促銷資訊,搶購便宜的機票。有一點要注意的是,在線上付款的過程中,有些廉價航空會把其他服務設成預設選項 (托運行李、餐點、當地租車、酒店),如果你不需要這些服務的話,記得取消勾選。

很多人會質疑廉價航空的安全性,但即使今年是飛機空難頻傳的一年,飛機仍是目前地球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而且把時間拉長到數十年來看,今年的航空失事率並沒有特別高,小心別犯了選擇性偏誤,過度重視近期發生的代表性事件,進而誤判了該事件發生的概率,忽略長期的統計客觀性。我記得好幾次搭乘一般大型航空公司的長途飛行都不甚舒爽,尤其是降落的時候,急升急降帶來的腹部不適感更讓我好幾次都一下飛機就直奔廁所嘔吐。但是至今搭乘廉價航空都算愉悅,好多次的降落都平順到讓我不覺得已經碰到地表!駕駛技術應該還算值得信賴。

廉價航空網路相關文章:




搭乘廉價航空的旅客,無非是想要節省預算,而旅行中最大的支出項目就是交通和住宿,利用廉價航空抵達當地後,如果你的膽子夠大,也可以試試搭便車!至於住宿方面,我喜歡用沙發衝浪的方式,免費住進當地人的家,利用一些生活技能作為交換 (打掃、煮飯、請吃飯、按摩、中文教學…...),如果不喜歡沙發衝浪的互惠概念,還可以試試民宿、青年旅館、或是Airbnb,在Airbnb的網站上你只要付出合理的費用,就可以住進當地人家裡閒置、乾淨的房間喔!在飲食方面,我不喜歡拿著旅遊書到只有觀光客的餐廳,所以獨自旅行的時候,超市和菜市場絕對是必遊景點,透過觀察當地食材,來了解當地的風土民情,絕對比走馬看花來的有趣深入多了!一般沙發衝浪主人家裡都會有廚房,買回去之後,可以一起煮飯,分享食物,即使住在青年旅館,也都有公共餐廳可以使用,非常方便,還可以藉由食物和不同國籍的背包客交流呢!。如果不諳烹飪,也可以請沙發主人推薦當地人喜歡吃的平價美食餐廳,旅行的時候,我常常一個人坐在異國的餐廳,裡面只有我一個人是「外地人」喔!

其他沙發衝浪相關文章:


就像德國人常說的那句「愛從胃裡過」 (Liebe geht durch den Magen),其實食物是一個很好的增進感情的方式,在一起享用食物的同時,餐桌上的交流,也讓一起用餐的彼此更加靠近了!

相關文章:愛從胃裡過 Liebe geht durch den Magen

而最近我還注意到有一種新型的「共享廚房」社群模式,有聽過Hitchhike (搭便車),但是沒聽過Kitchhike (搭便飯) 吧?現在在日本有一個分享廚房的網站,任何人都可以在這個社群上提供自己的食譜,讓別人點餐。


想要把你的食物和其他人分享,你可以把你的私房家常食譜飯到你的頁面上,並為它訂個價格,其他對你菜單有興趣的朋友,只要在上面點好餐,約好時間,付出基本的食材費用,就可以到當地人家蹭飯吃,享受最真實的生活。

在TEDxsomething有一個演講叫「分享的力量」,是在荷蘭的一個社區共享廚房的概念。



引用華惟抒(Wei-Shu Hua) 在荷事生非網站的簡介 (連結):
最近在荷蘭的煮婦(夫)圈有個非常熱門的網站,叫做「share your meal」,荷文是「Thuisafgehaald」,這個網站的用意是提供一個網路平台,讓大家有機會可以分享自己燒的菜給附近的鄰居嚐鮮。當然不擅長做菜的人也不必擔心,你可在網站上註冊當「Foodies 美食家」,透過網站即可輕鬆搜尋住家附近有什麼新鮮菜餚可以品嚐,跟廚師約定好時間後,帶著自己的保鮮盒到廚師家取餐,外帶回家慢慢享用!
在美國,也有一個Meal Sharing 跟全世界一起吃飯的網站呢!

我和幾位旅行密度和強度都很高的朋友聊過,發現我們最喜歡的旅行方式,就是買張機票,做最簡單的行程規畫 (大概要去哪些城市),聯絡好第一位沙發衝浪主人,其他的,一切隨興!

我發現我從以前旅行到現在,出發前很少看其他人的遊記、心得和攻略,反而喜歡先欣賞當地的文學、新聞、電影、音樂、藝術、歷史背景,可能喜歡旅行的人都有一種傲骨吧,自己體驗感受到的才是真的屬於你的,跟著旅遊書,也不就是跟著前人被踏爛的觀光客平坦柏油路走,這樣的旅行是無法滿足重度旅行成癮者的。另外這些人文社會背景的預先了解,也可以讓我練習試試鑽進當地人的腦袋,跟他們一起關心一樣的東西,到了當地之後,才跟當地人有共通的話題,才能產生連結!

有了這個多免費的共享社群和工具,旅行變得好簡單!廉價航空、搭便車、沙發衝浪/Airbnb、搭便飯,讓旅行不再只是自助旅行,而是一種能夠深入當地人生活的「人助旅行」!


我是苡絃,這裡是人助旅行

2014年8月14日 星期四

巴勒斯坦哀歌─回不了的家

1996年,我的巴勒斯坦朋友默罕莫德從迦薩走廊隻身搬到到西岸,因為非法滯留,一直無法取得西岸合法的身分。




因為以色列佔領的關係,巴勒斯坦人沒有遷徙移動的自由。所以他不僅不能回到加薩探望他的家人,就連移動到其他城市都很困難。他曾經跟我說,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帶著他的老婆去度蜜月、帶著他三個女兒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哪裡都好!

今年四月,他的父親從迦薩走廊到特拉維夫做開心手術,他才有機會第一次拿到合法的身分證,得以到特拉維夫見他病榻上的父親一面。


默罕莫德與他的父親在特拉維夫


十八年沒見,一見就是永別,他的父親於今年六月底病逝。

六月,他帶著父親的遺體,重新踏上加薩故土,回到他成長的家鄉。十八年了,他的母親已經老邁,他也早已長大成人,但他還是像十八年前一樣,在他長大的老房子裡,偎在他母親的懷裡,像個小孩。




七月六日早上,他離開了加薩、他的家人、他的故鄉。

當天晚上,戰爭就開始了。

下次再見到家人,居然是在新聞片段中,影片中的受訪的男女,就是他的手足,那一堆被炸成碎片的廢墟,就是他成長的家,就是他躺在母親懷裡的那個地方。





新聞影片

她的妹妹阿蘭 (Ahlam) 在戰爭來時懷孕足月,到醫院生產。分娩完不到一個小時,醫院的人跟她說她必須離開,因為醫院裡有太多傷患要處理了,沒有多餘的空間讓孕婦休息。

十個小時後,空襲警報來了,他們說要炸他們家。

在匆忙之中,尚未復原的她,帶著襁褓中的嬰兒,什麼都還來不及帶就逃走了。

至少活下來了。


但是他的哥哥塔拉 (Talal) 的兩個小男孩,卻死於一場空襲。

他們與七十歲的母親,現在被安置在加薩北部 Jabaliya 難民營的聯合國學校中 (UNRWA school),無家可歸。


這還不是最糟的,他們離開的時候什麼都來不及帶,難民營裡食物與水源供給都非常克難,
得要好幾天才能洗一次澡,衣服也只有那一件,七十歲的母親與一天大的嬰兒一起挨餓。

加薩地區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六十,有工作的人,還能去買買食物果腹,買點衣服保暖、換洗,但他的一家 人,是百分之六十裡的一個小數點。

這是我的朋友穆罕默德和他的家人的故事。

這是巴勒斯坦人的故事。

即使知道我一點都不會說阿拉伯話,默罕莫德還是一直傳送新聞片段給我,
絕望的像抱著浮木一樣重複說著這些悲劇。

我看他接受接受電視採訪,即使一句話都聽不懂,仍然感受的到鏡頭裡的悲傷、焦急與不知所措


他說,他不知道戰爭何時會結束,他只希望能夠幫助他的家人,送點錢、送點食物、送點衣服過去,讓七十歲的老媽媽舒服一點,讓剛生產完的妹妹能夠好過一點,讓不斷哭鬧的小嬰兒能夠.....,我不知道.... 出生在戰火綿延的加薩嬰兒,能夠怎樣.....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在電話這頭聽他的沉默。

在掛掉電話之前,他說:「Insha'Allah... (如果真主這樣安排的話)」

這是我朋友默罕莫德和他家人的故事。

這是巴勒斯坦人的故事。

-------------

謝謝大家看完這個故事,這故事只是巴勒斯坦人的縮影

我想起電影盧安達飯店裡最真實也最殘忍的一幕。

飯店經理保羅跟記者說:「謝謝你拍了這些!如果你沒有拍的話,就不能讓全世界看到,也就不會有人來干涉了!」

「如果拍了這些還是沒用,還是沒有人會來干涉呢?」

「看了這些畫面,怎麼可能還不干涉呢?」

「我想,人們看到這些畫面的時候會說『天啊!太恐怖了』,然後繼續享用他們的晚餐。」

當記者傑克不得不隨聯合國人員回國的時候,他說:「天啊!我真丟臉!」

保羅對能安全撤離的圖西人說:「把我們的事寫出來說出來!讓他們覺得羞恥,羞恥到幫助我們!」

戰爭還在繼續中,但是臉書上,已經少見朋友繼續關注以巴衝突的分享了,取而代之的是更血腥更能吸引觀眾注意的伊斯蘭國 (ISIS) 難民、斷頭與屠殺。

有時候,我有一些錯覺,好像這些遠方的戰火,只是一齣又一齣的好萊塢電影。

我不想要默罕莫德的故事,只是搭配晚餐的新聞畫面。


我討厭自己的無能為力...


我不想要默罕莫德的故事,只是搭配晚餐的新聞畫面。我討厭自己的無能為力…

我問一位嫁到以色列的中國朋友,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讓外界把物資和捐款直接送到難民營給需要幫助的朋友,她說目前的物資也都是送到聯合國的 UNRWA 學校,但是在作戰期間,這些資源會被挪用到前線,難民未必能夠得到救助。

以色列也有人道救援團體,但是幾天前以色列向加沙輸送人道主義救援物資的關口keren crossing遭到砲擊, 導致物資運輸暫停。

我該如何幫你呢,我的朋友?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愛從胃裡過 Liebe geht durch den Magen

又是一個舒服的布拉格春天天氣,我們選了有著微風和陽光的戶外的露天座,我和德國男孩 P與奧地利女孩 R 吃著捷克午餐配著啤酒。

那天,我們聊到了「煮飯」,中國人說吃飯皇帝大,煮飯應該跟太后一樣大吧!

22歲念土木工程的德國男孩 P 說他的興趣就是煮飯,他很享受烹飪的過程、把一頓飯做出來的成就感,以及和朋友一起享用的幸福。

他是我第一個遇到喜歡煮飯的男孩。

在台灣的時候,家裡幾乎都是媽媽煮飯,煮飯似乎是一件不得不的家務事,很辛苦;後來到外縣市去念書,有賴於台灣外食文化的便利與選擇多樣性,煮飯相較之下是一件挺麻煩的事,也不覺得自己有一天會需要煮飯。我到布拉格念書之前,從來沒有自己親手煮過一頓飯!身邊的同學也幾乎都是餐餐外食。

他們倆個聽了我這樣說,對我們的文化好奇極了,因為大部分的歐洲學生,幾乎十八歲之後就會離開父母獨立生活 (義大利媽寶 Mammismo 除外),而且歐洲國家外食普遍來說價格偏高,除了土耳其的Kebab,鮮少有路邊攤或是學生可以餐餐都負擔得起的外食,如果說要出去吃飯,通常都是要上餐廳了,所以不管是住在學校宿舍或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有一個完整的廚房可以開伙是必備的。我的歐洲朋友來台灣求學,找房子時,也一定都要求要有廚房。

常常在台灣看到難得開伙的朋友,拍照跟大家分享自己做的菜,卻很少看到歐洲學生在煮飯、烘培之後跟大家分享他們的成果,因為對他們來說,煮飯是在天經地義不過的事情了! (的確也很少看到媽媽們煮完飯就要拍照分享,她們光喊小朋友來吃飯就煩死了)

很多次我受邀去歐洲朋友家吃飯,對於他們的廚藝讚嘆不已,在開動前要求先讓我拍一張,他們常常損我:「吃飯吧,光是拍照不會飽的。」或是哈哈大笑地說:「This is so Asian....」

我們那天討論了很多台灣女性在社會與家庭地位的文化現象。

我便跟他們解釋了中文裡那句有名的:「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

這句話是說,一個女生如果想要讓她老公很愛她,常常回家,就可以透過精進自己的廚藝,讓老公回家就有香噴噴的佳餚可以吃,這樣老公就會比較願意留在家裡!

「但是這樣對女生也太不公平了吧!」德國男孩這樣說。

「煮飯本來就是一件讓自己開心的事,不一定要為了取悅誰才煮的阿,而且為什麼女生煮飯這件事要和婚姻關係畫上等號,男生也有責任阿,不能只要求女生煮飯,男生什麼都不做吧。」

在女性主義高漲,連總理都是女性的德國,幾乎已經沒有所謂的「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了。

奧地利女孩說,在德文裡,也有一句跟胃有關的諺語,叫「愛從胃裡過。」

Liebe geht durch den Magen.

我把這句話問網路上的朋友,請他們猜猜是什麼意思,他們的答案都非常有想像力:

吃完飯愛就消失了

比心還深之處

 吃(得)到才算數!

 愛得肝腸寸斷?(好悽慘

〈充滿愛意的料理)=愛會透過胃進入人的身體裡

食物需要經過胃酸的洗禮才會被吸收 愛也是嗎 適合每個人的愛都不同

我看了哈哈大笑,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居然可以有這麼多天馬行空的詮釋!太有趣了!

其實這句話跟「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有點像,只是少了一點性別色彩與藉由食物操控他人的意味。

德國男孩說:「這句話的意思呢,就是說,當一個人為他喜歡的人煮飯的時候,他同時也把愛加進去了這道菜餚裡,吃飯的人,不只把食物吃進去,也把愛也一起吃到胃裡。」

和德國一樣說德語的奧地利女孩補充說:「不只是這樣,其實當你跟你的家人、朋友一起用餐的時候,你們的愛也跟著食物一起吃到胃裡了!」

想一想,她說得真是對極了!其實人呢,不太會主動跟自己不喜歡的人吃飯,要勉強自己跟合不來的人吃飯,那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因為吃飯從來就不只是吃飯阿,吃飯還代表著陪伴、分享跟私密生活,當你願意跟這個人一起用餐的次數越多、意願越高,也就表示你越看重這個人,更別說願意親自為這些人下廚了!

這樣一起吃飯的過程,不僅帶給肉體營養,也滋養了親密關係。

Liebe geht durch den Magen

多美的一句話!多浪漫的德語!




(分享一些照片)

這些是在布拉格的時候,喜歡烹飪的德國男孩為我們精心準備的菜餚。

德國料理大概就是這樣,馬鈴薯是主食,會有一大塊肉,再加上一小坨蔬菜。


差不多的東西,馬鈴薯塊換成了馬鈴薯沙拉,青菜擺兩條意思意思:

下面這張也是德國男孩做的料理─Lasagna (千層麵,發音是「拉簪尼訝」) 。

因為有一天,我到城裡吃了一間超好吃的Lasagna,回來一直跟德國男孩說,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Lasagna,熱愛料理的他十分不服氣,自己擀麵條,打醬,也做了一份Lasagna。

「怎麼樣,這是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Lasagna阿?」他興致忡忡的來邀功。

「嗯,你可以說這是一個完美的Lasagna,但是在我心中,最好的Lasagna永遠是城裡那間餐廳的。」

哈哈哈哈  結果他氣死了!


德國男孩為我烤的生日草莓蛋糕,雖然賣相不好,但是好吃極了!愛也跟著蛋糕一起到胃裡了!


在布拉格那段時間,常常有這種世界各國學生一起吃飯的時候。


這是在芬蘭準備過五月節的時候,Ella用她爸爸打獵到的鹿做成的鹿肉獅子頭。



我們還舉辦過世界咖哩大賽,印度與歐洲大PK


在歐洲一年,我也練就了東學一點西學一點的三腳貓的煮飯工夫,居然煮起年菜來了!


傳說中德國人的嚴肅、冷酷、不近人情,在這個德國男孩身上一點都沒有。他總是第一個來幫忙,全數善後之後才離開。


在異鄉的中國新年,我煮了年菜請我在歐洲的家人一起吃。  (亂煮一通)


 好玩的是,回到台灣,我也培養起烹飪的興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知道我會下廚,通常第一句話就是說「可以嫁了!」

(準備一秒變瘋婆)

奇怪耶,老娘都不能只是因為喜歡煮飯而煮飯嗎?不能煮自己開心的嗎?不能單純享受新鮮健康食材挑選的過程、喜歡隨心搭配食材的創意料理才煮飯嗎?煮飯一定要跟嫁人有關嗎?以後就算結婚,我也不一定就要煮阿!

煮飯跟嫁人無關,還有君子才不遠庖廚,小人才不幫忙煮飯、洗碗、打掃、照顧小孩!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屬於四十歲中年男子的浪漫.─武士沙發客!


想像一下,在東歐寧靜的美麗小鎮裡,出現了一名來自日本的武士,那是什麼樣的光景?

Zdiar, Slovakia 

去年五月到日本進行沙發衝浪之旅時,衝到了M桑的家!(沙發衝浪:一窺日本關西獨居中年男子生活)

M桑今年四十三歲,四十歲那一年,他把工作辭掉一個人背著包包買了歐洲火車套票,跑到歐洲自助旅行了三個月,總共去了二十三個國家,百分之九十都是以沙發衝浪的方式旅行。

結束歐洲旅行回到日本後,不到幾個月M桑的旅行癮又犯了,這次他選擇東南亞,一樣也是用沙發衝浪的方式,花三個月的時間旅行了九個國家!

他說,他的夢想就是在世界每個國家沙發衝浪。

今年,他又背起了背包,一路往東歐前進,繼續收集世界各地的沙發。

他到了斯洛伐克與波蘭,走在城市繁忙的街道上也走在鄉間小路:




Zidiar



不一樣的是,這次他換上了武士服,行走天下!


他走進市集:


自己一個人等車:


遙望城堡:

遙望古城廢墟:

也走進古城廢墟:


他的武士魂在舊城裡遊蕩:


日本武士登高眺望,想了解這座城裡每個人的故事:


憑欄遙想這條河的來處與歸處:

他也搭便車:

拜訪地球另一端,一樣穿越時空來到這世界的中世紀野人:


武士有時候也會假扮成一般人,試著過過看二十一世紀的生活是如何:


然後他發現,這個世界的地球現代人,其實也不賴!


累了的時候,他會把武士的衣服脫下來,讓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因為武士,是不能讓別人看見自己累的:




你問他要去哪裡?他說他也不知道,旅程才剛開始呢!



背起背包,繼續走,這是屬於四十歲中年男子的浪漫....



(本文照片由武士M提供)

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沒有一個完美的制度,但是有些國家比較接近完美




在芬蘭的一天下午,我和德國男孩、芬蘭男孩在他們租屋的公寓聊天。

就是亂聊,聊芬蘭是詭異運動的發明家 (比如揹老婆大賽 (芬蘭語eukonkanto)、丟NOKIA手機大賽、桑拿大賽),他說因為芬蘭很冷,很多時候根本不能在外面運動,所以只好自己想些東西來自娛娛人。

後來我們有扯到了世界人口密度,一直在爭辯到底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在哪裡,住起來感覺會怎樣。

喔!我想到了,上一個話題是「為什麼芬蘭人已經這麼少了,你們還這麼多人自殺,是嫌人不夠少嗎?」,所以才扯到世界人口。

然後整個討論就大發散,聊到世界各國的教育、政府、社會福利制度。

我記得芬蘭男孩一句話,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世界上所有國家都試圖再找一個更好的方法,因為歷史的關係,每個國家都站在不同的位置上,每個國家也都有他們自己的問題在面對,也沒有一個制度可以完美套用在任何國家上,更不可能會有完美的制度,但是,現在看來,芬蘭的制度,關於教育、社會平等、人道、政府清廉這方面,可以說是比較接近完美的制度。」



聽完這句話,我好像被雷打到一樣,因為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也可以身為台灣人,說出這樣有自信又充滿理解心的一段話。

你可以想像一個貪汙率是零的社會嗎?
你可以想像一種教育,宗旨是不讓任何一個孩子落後嗎?

這是芬蘭。

P.S. 除了芬蘭,我覺得紐西蘭的制度也是我目前看來很接近完美的一個國家 (個人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