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5年7月12日 星期日

久病厭世之前,會先討厭自己

自從端午節連假那個週日清晨,不明原因暈眩後,我已經整整在床上躺了一個月了。每天生活倒也過的悠哉,吃飯、睡覺、看電影、讀點小東西,其他什麼也不能做。

另外一個壓力是這個月因病完全沒有收入的壓力,還有病癒後要北上的壓力。不確定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還有很多自己壓根不想面對,一直在逃避的事。

一開始還竊喜難得能夠放個小假,但到現在卻為人生停擺,看不到自己的價值而感到萬分沮喪。獨處的時間太久,太多的自我對話,也把過去的黑暗一一挖了出來。有些以為已經處理好,打包消毒建檔了,卻發現只要潛的夠深,她還是在那裏招手。

與這個病的美麗邂逅是,我又更接近梵谷一點了。患有梅尼爾氏症,深受眩暈之擾的梵谷,並不是靠想像,才創造出這些畫作,這就是他理解、他看到的空間感扭曲的旋轉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