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4年3月5日 星期三

Buddy Painting Party 身體彩繪派對

在捷克科技大學,有一個國際學生社團 (International Student Club, ISC),負責國際學生和本地學生交流活動。他們幫所有外籍學生都配對了一個當地捷克學生,這個人就是你接下來這一年的buddy (夥伴?),他會負責去接機,還有帶你去註冊,如果接下來這一年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他。

其實在台灣很多大學裏面也會有這樣的機制,通常都會掛在國際學生事務處下面,以我就讀的成功大學來說,這樣的配對叫「buddy-buddy program」,每一年都會招募國際學生接待志工,負責在外籍學生初抵台灣時提供協助。有興趣也可以到你們學校的國際學生事務處問問。

雖然叫Buddy Program,但是不一定每一次配對都能變成很好的朋友阿。我覺得友情這種東西還是很講緣分跟磁場的,人跟人相處兩個人頻率很重要,如果對tone了就很容易變成好朋友,如果不對tone的話,怎麼樣都勉強不來的。

有時候,可能在第一個禮拜接完機、帶他跑完註冊流程、陪他購買日常生活用品之後就再也不會聯絡了,這也是常有的事。

不過,這樣志工性質的活動,我抱的期望本身就不高,我覺得就是多去接觸,多聊聊,合得來就繼續連絡,合不來真的也沒關係。從小到大我們跟同班同學都不見得每個都好了,為什麼要強迫自己跟這些素昧平生的人每個都變成好朋友呢?

但是我是非常鼓勵大家去嘗試的,嘗試都不一定能夠結交到外國朋友了;不嘗試就更不可能了。

捷克科技大學的ISC除了配對buddy之外,也常常會舉辦一些交流活動,其實就只是單純找點樂子讓大家一起做。

其中有一個我玩得很開心的,叫 Buddy Painting Party (身體彩繪派對),這裡的 buddy取 body 的諧音,意思就是要你和當初接待你的buddy 一起來 身體彩繪 (Body Painting)。

當天我的buddy 有事,於是他讓另一個我也很要好的朋友─捷克男孩M一起過來。

捷克男孩M和我的buddy是大學好友,他們兩個曾經到新竹的中華大學交換過一學期,我去的那個學期,他們才剛回到捷克。

我到布拉格之後,常常和M見面。雖然他是捷克人,但是他不是布拉格人,雖然在布拉格已經五六年,但是對布拉格一點都不了解,所以我在布拉格那年,他常常叫我帶他去一些他沒去過的地方,總說我是他最好的導遊。

也因此我跟他比我跟原來的buddy還要好。


其實在歐洲的party都很簡單,就是大家一起喝酒玩樂。

buddy painting也就是大家一起在身體上畫畫,然後喝酒玩樂。

ISC幫我們準備了顏料還有飲品。

這次的飲品是用一桶桶的廉價塑膠桶裝著廉價紅酒和各種水果做成的西班牙國飲 Sangria。

學生嘛!只要有免費的酒喝,大家就開心了。

Sangria 喝到飽
我前一天晚上就想著要畫什麼在M臉上,想要稍微帶點藝術性,所以不能隨便畫個卡通圖案,要讓歐洲人看了驚艷,所以要有點東方色彩。

於是,決定了!京劇臉譜! 真是佩服我的大腦,怎麼想得出這點子阿!


還沒開始畫,所有人的肚子裡都已經裝了兩大杯sangria。

捷克男孩M很相信我,靜靜的坐在那兒讓我畫。我把圖給他看,他說他一看就喜歡。

我幫他選的是孫悟空,一邊畫,一邊跟他講西遊記的故事,他越聽越愛。

我很貼心的還帶了我化妝用的瀏海固定片
還好ISC準備的顏料顏色很齊全,所以畫起來一點難度都沒有。

M穿了卡通版的蝙蝠俠T-Shirt,但是搭上這個臉譜卻是一點都沒有違和感。

後面兩位很忙,因為要畫阿凡達


另外一個裸露上半身,buddy 沒有來的捷克男孩,在旁邊看也覺得很喜歡,便湊過來要我一起幫他畫。

找了一個不太難的,也是三兩下就畫好了。



解決完他們,接下來就換我啦!


捷克男孩M無備而來,不知道要畫什麼,我說,畫什麼都可以,我只要extremely ugly (極醜) 就好了。想辦法把我弄得越醜越好!






(以下有恐怖照片,膽小者勿看) 












嗯,頭幾筆看起來是很好的開始!抬頭紋、魚尾紋、眼袋、法令紋...還有鼻毛都有了! I like it! 孺子可教也。




然後,在大家左一言右一句,還有酒精的助興之下,我變成這樣了。


不只 ugly 還很 creepy,最重要的是很rich! 有看到我的純金項鍊和鑽石嗎?


模擬對話:「孫悟空,晚上有空嗎?」



這兩個放在一起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組合。


簡單畫完,沒有花太久的時間,其他人也都還在畫,酒也還沒喝完,於是我們開始往身體其他部位移動。

比如說,手。




另一支手上畫了一棵樹,不為什麼。

比如說,腳。

他說他要呈現的是,我的腳被火燒焦了。

至於上面的藍藍綠綠,代表著一線生機,即使再絕望,都不能放棄希望。 

(聽你在放屁。)

 (飲料跟顏料放的那麼靠近,不知道有沒有人喝錯)

好像還嫌這個又醜又有錢,被火燒過的女人身世不夠坎坷,心理不夠變態,他在另外一隻腳畫上了..... 





黑色吊帶網襪!






您從哪來的靈感阿!
剛剛那位袒胸露背來找我畫臉的老兄,看我們玩得這麼開心,又過來叫我們幫忙畫了!

看著他的乳房還有肚臍,原諒我只想得出......



肚皮舞!超想拿根菸讓他的肚臍叼著!

下方的嘴巴被切掉了!

但是你從這位袒胸露背老兄的臉上就可以看出來他有多麼的喜歡我們幫他畫的畫。


硬是要加的東方元素─太極

 這時候,其他組別也都畫得差不多了。

左邊是豹、中間是綠綠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右邊是帶著眼鏡的阿凡達。


還有煞有其事的評審,但是根本沒有人理他們,因為大家都醉了。



這組是羅賓漢與小丑嗎?

其實畫完了也沒有要幹嘛,就是大家開心,喝的醉醉的,認識一些新朋友,見見老朋友而已。

Party 結束後,我們還想聊,於是,我和M就在沒有卸妝的情況下,大搖大擺的走到街上去,找了一間酒吧坐下來喝啤酒。

我們兩個看了對方的臉一整晚,並不覺得有何不妥,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兩個都有點醉了,也不管這樣會不會嚇到其他路人,就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了。

歐洲人每個都好大一隻
 一路上果然吸引很多人側目,也有不少人對我們比大拇指。

到了酒吧,遇見一些認識的朋友,大家看到我們這樣也覺得很好笑。

坐下來之後,幾杯啤酒他都不太多話,最後差不多要走的時候,M突然說他很謝謝我,他好多了。

我知道他那陣子感情不順,之前也聽他說了蠻多的,只是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突然謝我。

他說,他覺得很奇怪,當我在畫他臉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很專注,他很相信我,因為他覺得我是很認真的在畫的。在那當下,他是這幾個月以來第一次專注在當下,沒有想到任何感情的事。

而隨著我幫他的臉一筆一畫的塗上色彩,他那一刻,好像全然的屬於他自己,他終於可以不用再偽裝了。我想他這幾個月以來,一直在假裝他很開心,假裝他不在乎,這個晚上,我為他畫上了面具,讓他至少好好的做自己了一個晚上。

他說,戴上面具的他覺得很安全,不怕再受到傷害了。



不客氣,也謝謝你讓我畫。




還喜歡buddy painting party嗎?



----------同場加映------------


回到宿舍,是每天例行的SKYPE時間。
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能不嚇嚇人呢! 




看在這有錢的醜女人腳又被燒傷還不忘穿黑網襪的份上,
大家都會原諒她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