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4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Image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by 苡絃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你會如何書寫夢想?如何歌頌愛情?
你會為它譜上什麼旋律?舞動哪一段身軀?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垃圾堆裡有沒有你尋找的生命的顏色?
廚餘裡有沒有你渴求的飯菜香?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你該拿什麼武器來抵抗暴力?
你該用什麼姿態來迎接性侵?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上學是否比放羊更放肆、更浪漫?
戶外排泄時仰望的星空是否也有詩意?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你販賣的是青春、勞力,還是你的兒女?
你埋葬的是愛滋、痢疾,還是小兒麻痺?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說「謝謝」是否還能心存感激?
對感到疲累是否會感到疲累?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錢幣在口袋裡的叮叮咚咚,會不會讓你想起屋頂漏水的叮叮咚咚?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它是地震寫成的?種姓寫成的?旱災寫成的?還是你我寫成的?

如果貧窮是一首詩,
用稚嫩的童音朗讀,是否會更加動聽?



可惜,貧窮不是一首詩,


它只是中產階級的電視節目過場,



富人生活中的餘興。




----------------------------------------------

如果可以,可否跟你借幾分鐘,來看看這個紀錄片?

在這個Youtube頻道裡,有24個2-7分鐘不等的短片,探討世界各地的貧窮問題。

先別覺得沉重,它不賣弄悲情,也不刻意挑撥你的同情心,更沒有灑狗血的眼淚。

他只是,把貧窮,變成了一首又一首的美麗的短詩。

不妨看看印度蔡阿嘎,如何在貧民窟,搞笑歌舞高尚。



「為什麼貧窮?」(Why Poverty?)是由總部位於丹麥的國際非營利組織STEPS INTERNATIONAL推動的非商業計畫,希望用影片刺激大眾討論貧窮問題。
這個計畫邀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紀錄片導演,以「為什麼貧窮」(Why Poverty?)為共同題目,拍攝了每集一小時共八集的紀錄長片,並請新秀導演拍攝大約 30 支短片,透過影片讓世界共同思考貧窮問題,探討全球10億赤貧人口的過去與未來。

為什麼貧窮短片網站:http://viewpoint.pts.org.tw/whypoverty/ 為什麼貧窮英文官網:http://www.whypoverty.net/en/ 為什麼貧窮中文官網:http://whypoverty.pts.org.tw/

大象的故事

Image
生命的迷茫
回國之後內在的衝突
不知道該怎麼調適的平衡
不知道自己做的這個選擇是否正確
追求的到底是什麼
什麼是成功
到底生命是為何來到這個世界的
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一種自卑混雜著虛無飄渺的感覺...

生命,就是一連串回答不完的大哉問。就連我,面對這些問題,也只能不知所措。
我只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是一個很平凡很平凡再加一個很平凡的女孩。
在這半年裡,很認真的寫了很多故事、很多觀察、很多狂想...
但不代表,我,更知道這些答案。
我讀到了訊息匣裡的感動,讀出來了那些辛苦、那些迷惘、讀到了對自己的不相信,讀到了很努力很努力問問題想找答案的人。
可是,我這裡,沒有答案。
常常在螢幕前深呼吸,敲了多少字就刪了多少字,這麼大、這麼難的問題,請原諒我,還沒有智慧來回答。
請原諒我,有些問題,我問過,有些問題,我沒問過,還有些問題,我也正在問...
我曾經聽過一場讓我很不舒服的演講,那個很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的講者,一再地強調「怎麼有人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呢?」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
聽到她這樣說的我,更慌了,該怎麼辦呢?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昨天一個聽起來很慌的學弟,很慌地來問我好多的問題,我說,我也沒有答案,可是我想跟他說一個「大象的故事」

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在摸一頭很大很大的大象,可是因為這個大象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沒有人知道牠到底長什麼樣子!
你到處問人,大象到底長什麼樣子阿?
摸到大象腿的人跟你說,大象長得像木樁;正在摸大象肚子的人跟你說,大象就是一面牆;還有握到大象牙齒的人說,大象就像蘿蔔。
然後你也好好奇喔!怎麼同一隻大象,大家摸起來,都不一樣?
你好奇地伸出手,也來摸摸大象了,可是你越摸越慌,因為大象跟你以前聽到的都不一樣,牠摸起來不是木樁不是牆、也不是蘿蔔,但是你形容不出來那是什麼。
但是沒關係喔,你知道自己的手,是扎扎實實的放在大象身上,也相信自己摸的,是大家說的那頭好大好大的大象,雖然大象摸起來很粗糙,毛也很硬,刺刺的,一點都不舒服,但你還是願意繼續摸,就這樣一直摸、一直摸、一直摸。
雖然還是不太知道大象摸起來像什麼,也不像其他人摸起來那樣。可是你知道牠是真的很大很大,很大很大,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完整整的把大象全部摸遍,然後告訴你,大象到底長什麼樣子!
然後你慢下來,發現,居然,感覺的到,這頭大象的呼吸。
你知道,這就是生命。
然後,你就這樣一直摸,一直摸…

菲律賓超市的小包裝

Image
2012年在菲律賓短期交換的時候,發現菲律賓的超市有很多這種小包裝的各大品牌身體日用品。幾乎是試用品的量,一次就沒了!




我那時候以台灣人的本位角度來思考,覺得這應該是旅行包,但是想想又不太對,我念書的大學是在很偏遠鄉下的地方,根本沒有觀光客,而且當地人也不是大量旅行的族群,怎麼樣都不會這麼大量的旅行用品阿!
我換算了一下,覺得小包裝這樣買,長期下來絕對還是比大包裝貴很多,如果生活條件不好的話,稍微算點數學,應該也知道大罐的比較划算吧!

然後我還想,會不會是這裡的消費者品牌忠誠度極低,而且口味多變,喜歡嘗鮮,不喜歡同樣的東西用很久,所以為了因應這種消費者,才會推出這種小包裝。但想一想又不可能...
就是覺得好玩,但是百思不得其解。



昨天去參加一個朋友的音樂發表會,同桌有一個挪威人,他在台灣待過六年,在亞洲也快十四年,現在從事顧問工作。他說他現在的客戶是 P&G,他負責的區域是台灣、日本、和泰國地區,做使用者習慣調查。
所以他常常要到各地去觀察使用者在使用日常生活的行為,去問他們一些很detail的問題。
比如說:
你都多久洗一次澡? 你平常洗頭髮會按幾下洗髮乳? 你大便的時後平均都抽幾張衛生紙? 你小便的時候會用衛生紙嗎?
諸如此類的!
他說這個工作常常不小心會惹惱許多人,因為問的問題都太私密也太detail了!
我突然想到我在菲律賓超市看到的小包裝日用品,就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他的專業,他也馬上就話閘子大開,很熱心的幫我解答。
他說:「這是因為大部分的菲律賓人負擔不起一大罐的洗潔用品,所以他們一次只能買這種像番茄醬包一樣小小的包裝。」
我說:「可是大罐的不是比較划算嗎,他們應該還是會算吧!」
「對,大罐的比較划算,可是妳要知道,菲律賓的勞工階級他們的薪水通常都是領週薪或是雙週薪,而且菲律賓人是屬於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時享樂的民族,所以一拿到錢通常都會馬上花掉,存不久。所以他們很難可以負擔一次330ml的價格。」
「可是每天都買,也還是很貴阿!不會這麼不會想吧!」
「妳說的對,但在菲律賓,即使是大罐的,也不是他們最便宜的選擇。妳知道在很久以前的台灣,大概是妳父母親那一輩,他們也有過很窮的日子,而且那時候還沒有這麼多的清潔用品,所以他們都用水晶肥皂,一皂到底!洗衣服、洗頭髮、洗臉、洗身體,全部都用一塊肥皂!菲律賓現在,除了馬尼拉,大部分的地區都還是這樣,…

和不同文化互動最大的障礙─語言?

關於和外國朋友互動,最多人遇到的困難點就是語言的問題。我們來看看大家怎麼說:

任兄 (32歲/台灣人)
我的問題就是沒有好好乖乖地學英文,我的外語能力非常糟…所以,語言不通是個麻煩。

Steph (31歲/台灣人)
語言是最大的問題,但適度的表情和動作,甚至繪畫...都能有所幫助!只怕時間太匆促或太緊急...真是會著急啊!

Tina (21歲/台灣人)
我面對的困難是自己口說和聽力上的問題,我覺得自己英文的口說能力還無法到達出神入化,隨便就能侃侃而談的境界,不過如果你對於你想要表達的再多做一些簡單的解釋,用你能夠使用的簡單的句子表達大概的意思就可以了, 另外是英文聽力的問題,我覺得每個國家都會有每個國家的口音,和外國朋友們聊天時我常常會很難理解他們講了一長串是再講什麼?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有些詞或者音調的發音是和我們不同的,這點真的很難克服,不過如果相處了一段時間以上就會覺得好一點...雖然還是常常聽不懂。
One of my difficulties is to prove my speaking and listening skills. Most of time, I can't express clearly and well, but I try to find some easy words or ways to express my feeling. Next is about the English listening problem. Especially the accent problem is still hard for me. It's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what are they talking about...so I always misunderstand. Then I realize...the problem is because their pronunciations of some words are totally different....(I don't know why...) Even until now, I still can't find a way to solve this problem...but I think if you try to …

Buddy Painting Party 身體彩繪派對

Image
在捷克科技大學,有一個國際學生社團 (International Student Club, ISC),負責國際學生和本地學生交流活動。他們幫所有外籍學生都配對了一個當地捷克學生,這個人就是你接下來這一年的buddy (夥伴?),他會負責去接機,還有帶你去註冊,如果接下來這一年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他。
其實在台灣很多大學裏面也會有這樣的機制,通常都會掛在國際學生事務處下面,以我就讀的成功大學來說,這樣的配對叫「buddy-buddy program」,每一年都會招募國際學生接待志工,負責在外籍學生初抵台灣時提供協助。有興趣也可以到你們學校的國際學生事務處問問。
雖然叫Buddy Program,但是不一定每一次配對都能變成很好的朋友阿。我覺得友情這種東西還是很講緣分跟磁場的,人跟人相處兩個人頻率很重要,如果對tone了就很容易變成好朋友,如果不對tone的話,怎麼樣都勉強不來的。
有時候,可能在第一個禮拜接完機、帶他跑完註冊流程、陪他購買日常生活用品之後就再也不會聯絡了,這也是常有的事。
不過,這樣志工性質的活動,我抱的期望本身就不高,我覺得就是多去接觸,多聊聊,合得來就繼續連絡,合不來真的也沒關係。從小到大我們跟同班同學都不見得每個都好了,為什麼要強迫自己跟這些素昧平生的人每個都變成好朋友呢?
但是我是非常鼓勵大家去嘗試的,嘗試都不一定能夠結交到外國朋友了;不嘗試就更不可能了。
捷克科技大學的ISC除了配對buddy之外,也常常會舉辦一些交流活動,其實就只是單純找點樂子讓大家一起做。
其中有一個我玩得很開心的,叫 Buddy Painting Party (身體彩繪派對),這裡的 buddy取 body 的諧音,意思就是要你和當初接待你的buddy 一起來 身體彩繪 (Body Painting)。
當天我的buddy 有事,於是他讓另一個我也很要好的朋友─捷克男孩M一起過來。
捷克男孩M和我的buddy是大學好友,他們兩個曾經到新竹的中華大學交換過一學期,我去的那個學期,他們才剛回到捷克。
我到布拉格之後,常常和M見面。雖然他是捷克人,但是他不是布拉格人,雖然在布拉格已經五六年,但是對布拉格一點都不了解,所以我在布拉格那年,他常常叫我帶他去一些他沒去過的地方,總說我是他最好的導遊。
也因此我跟他比我跟原來的buddy還要好。

其實在歐洲的party都很簡單…

旅行低頭族

Image
已經忘記第一次為地面上的水溝蓋駐足是什麼時候了。
平凡不起眼的東西,也可以是一個城市的風景。
有人收集各地的印章,我,收集水溝蓋!
在這裡紀錄日本各地的水溝蓋。

1. 大阪
我到大阪的時候是四月,櫻花已謝,整個城市綠油油的,也是一番好風景,但是仍忍不住綺想,被櫻花染成粉紅色的大阪城該是多麼美!大阪城的水溝蓋,稍稍滿足了我沒能看到櫻花的殘念,也決定有天一定要到日本親見櫻滿開。
大阪的水溝蓋是我見過最精緻最美麗的水溝蓋了,除了一眼就可以認出來的大阪城,旁邊還有櫻花綴襯。最特別的是,這個水溝蓋上的櫻花,是粉紅色的!


2. 奈良 多少人到奈良,是為了看鹿?至少我是!

路上的水溝蓋也是以奈良鹿和櫻花為主角。無法想像少了鹿的東大寺。

在網路上找到一張照片,發現原來奈良市的水溝蓋也是有顏色的,好美:


3. 神戶 神戶是日本最浪漫、最富異國風情的城市,在關西地區有一個名言,他們認為最好的生活是「念書在京都、工作在大阪、生活在神戶。」由此可見關西人對神戶的喜愛。而且神戶人通常不喜歡被認為是大阪人,他們覺得大阪人比較粗魯,神戶人比較優雅高尚。 :-P
地上的鐵片有分方形的跟圓形的。
方形的是消火栓,左上角是神戶塔與神戶港周邊的地標建築;中間與下方都是歐風的特色建築。 圓形的是水溝蓋,展現的是市容還有遠處的六甲山上象徵神戶的船錨和神戶市市章。 1903(明治36)年明治天皇來神戶臨幸閱艦式時,當地的小學生們在「口一里」的山腰上列隊成船錨型,揮動國旗迎接天皇的到來。
此後在這裡栽植松樹以做紀念,從此被稱為錨山。
1907(明治40)年,在神戶舉辦神戶港建港儀式時,在錨山隔壁的山上又栽植松樹,圖形為神戶的市章型,現在錨山·市章山都用太陽能發電的永久燈飾,每晚璀燦放光。 (網路資料)

4. 飛驒高山 
飛驒高山的陣屋有悠久的歷史,它令我想起京都的花見小徑。但是比起來,我更喜歡高山陣屋。更恬靜樸實。
高山的水溝蓋我沒有認出特別的東西,但是樹葉和花朵組成的圖案也甚美麗。
雖然沒有水溝蓋,但是嵌在地上的地磚地圖也很有意思。

5. 白川鄉合掌村 


白川鄉合掌村的水溝蓋很好猜,絕對是以這些斜屋頂的老木屋當作主角。還有悠悠白雲蒼蒼松樹當背景。雖然不如關西地區的水溝蓋來的精緻,但是也不失可愛。
在歐洲一年,也收集了不少各地城市的水溝蓋,不過因為資料夾太多,記憶也太久遠,整理起來太過費時費工。僅以柏林水溝蓋,向這些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