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黑魔女的創傷症候群與重生



上個禮拜在自己的臉書上分享了電影《黑魔女:沉睡魔咒》的觀後感,說自己深深的被感動,甚至到電影結束時,還陷在椅子上久久不能自己。

出了電影院之後,我和同行友人分享觀影心得,聽我說完,同行友人居然在馬路上哭了起來。我說,這是一部關於原諒、相信、重生的片:在愛中,重心相信自己、重新獲得翅膀、原諒那些無法被原諒的人、讓自己變得更堅強更有力量的一部片。

因為這樣一段話,讓我弟馬上帶上我老媽美魔女一起去看黑魔女,看完之後馬上call out給我,我媽說「阿妳在感動什麼,不就是一部普通的電影嗎?」,我弟說:「怎麼辦,我哭不出來耶...」

結果今天高中同學LINE我,說她看完我的介紹,也直奔電影院去看了這部片,結果今天傳了一個可愛的簡訊說:「怎麼辦,我沒哭也沒辦感動耶... 我是不是太冷感了。」

連著兩組人馬的否定,還有想到那篇PO文下面的推文,很多人都說要去看,為了避免被認為品味很差 (誤),我來說說為什麼這部片讓我感動吧。

其實我覺得看電影是非常私密的一件事,有些電影就跟書一樣,只能窩在房間覺得最安全的角落,一個人靜靜的看。就算是像「黑魔女」這種大眾通俗、普遍級,老少皆宜的好萊塢電影,帶給觀者的感受,也因觀者生命經驗的不同而有所差異,而這種感悟是完全沒有辦法複製的。所以就算電影版上全數負評,只要某個人因為電影裡的一句對白,和他的生命產生聯結感動了他,那這部電影對他來說就是好電影。如此一來,也就沒有所謂的絕對好看的電影也沒有絕對難看的電影了。

「黑魔女」無疑是在探討女性主義的一部電影。



早從史瑞克開始,一直到曼哈頓奇緣、最近的冰雪奇緣還有黑魔女,都一直在破除「公主與王子」的魔咒、斷開「真愛之吻」的鎖鏈、燒毀「一見鍾情」的網羅、重新定義「幸福快樂」這件事,有別於其他著重於性別角色重新塑造,黑魔女是第一部全片處理黑暗與邪惡的迪士尼動畫電影。

※ 也分享一篇英國學生編的【白雪公主童話故事大顛覆】


而整部電影讓我感動的點就在於,黑魔女呈現了一個人內心的善與惡並存,我認為在沒有了解過惡的善,都過於鄉愿膚淺,唯有了解善與惡的本質,才有真正的力量。


在開頭絕美仙境中飛翔的Maleficent (黑魔女前身),象徵著她的單純天真,遇見Stefan (後來的國王) 的情節,呈現出她對愛情的嚮往,這幾乎是所有乖女孩在高中時期寫照。一直到Maleficent的翅膀被Stefan摘除後,她才徹底變成黑魔女,展開一連串的報復行為。


翅膀摘除的這一幕,我當下很直覺得聯想到這是「迷姦」的意象轉化,(裘莉本人在一次訪問中也透露「自己和編劇雙方都很清楚這個情節就是在暗喻強暴」),所以之後我也很自然而然的把Maleficent從「荒野精靈」的角色投射成了「人生正要展開就被自己信任的人強暴的少女」,國王Stefan也就成了「逃出法律制裁卻受終生良心折磨的性侵犯」,如此一來便能解釋電影後段Stefan所有的恐懼、憤怒、與人群的疏離了,透過這樣的轉換,我也了解了在電影中物理空間所呈現出來荒野仙境,其實也就是 Maleficent 的內在心境,當荒野仙境一幕幕轉變成黑色大地,甚至突地竄出荊棘時,也代表的Maleficent選擇關閉自己與外界的聯結,任由自己墜入在自我認同剝奪的黑暗中,出現了很明顯的「強暴創傷症候群」。



在創傷症候群中很多人的確會像瘋子一樣,歇斯底里,情緒波動強烈,所有負面情緒都會同時在黑暗中吞噬Maleficent,對於自我存在的強烈否定、事件無法逆轉的無力感 (失去翅膀的失落)、對性侵犯的仇恨以及報復的慾望、在無數夜裡腦中反覆最惡毒的詛咒。這些最後都在為慶祝公主Aurora誕生的舞會上由安潔莉娜裘莉精湛的演技完美呈現。



在盛怒中Maleficent這個受害者,痛下毒咒,對無辜的公主Aurora做出了無法回復的傷害。



有人把公主在十六歲會遭紡錘針刺,從此昏睡不醒,解讀成在十六歲那年,公主因為生理發育,開始對性蠢蠢欲動,最後無法控制的失去童真,從此失去純真的「力量」,這種受害者轉變成加害者的心態,不願意自己只是唯一受苦者,所以會施予這樣的咒語,想讓性侵者看到自己的女兒重演到自己當年被剝奪性自主權的遭遇,在我看來其實也是極為合理的處理。



但是當 Maleficent 開始在暗中協助 Aurora 成長的同時,她也進入到了創傷症候群的後段─回復階段,這個時期強暴不再是她生活的重心,而自責、憤怒、仇恨等黑暗情緒也會隨之消退,這是一個重新建構自我認同的一個過程。隨著對Aurora的情感越深,她也開始後悔當初盛怒時對 Aurora 下的詛咒,明白自己所犯的錯,在極力嚐試彌補的過程中,Maleficent已經從最原始的受害者,經歷過加害者的階段,進化成修復者,不僅是在修復過錯,也在進行自我修復與重整。在電影中,由Aurora打破玻璃櫥櫃,釋放象徵Maleficent魔力的翅膀,最終也回到黑魔女身上,表示她透過另一個生命來解放自己,讓自己重生,重拾翅膀、重獲力量。





(Stefan把黑翅膀鎖在玻璃櫃裡似乎象徵性侵者的戰利品收集心理,ex: 偷拍受害者的裸照)


在這部電影中,我最喜歡的部分,莫過於Maleficent和Stefan在城堡塔頂的一場戲,我們總以為,性侵受害者在事件發生後,人生就毀了,一輩子都得活在性侵的陰影下,但是當Maleficent再次見到Stefan時,原本無論如何都不能原諒的人,此時竟變得如此舉無輕重,她一心只想保護她愛的人,即使Stefan派出大軍要置她於死地,她最後也根本不想殺死國王,但是當Stefan要對她進行最後傷害時,她也能夠靠自己的力量毫不猶豫的保護自己。



這時的Maleficent已經不可能再是當時天真無知的少女了,但是在走完這恐怖的創傷症候群歷程後,由內而外重新長出來的力量讓她更堅強了,不僅能夠把自己照顧好,也能讓愛流動到其他人身上了,荊棘退去,Maleficent的性侵受害者的枷鎖也終於解開。因此,Aurora 在演了一個多小時的天真爛漫花癡無知少女後,終於了解這世界是善惡並存,每個人也是,包括她的父親、她的神仙教母、還有她自己,而她也在Maleficent的引導下,成為了荒野仙境與城堡境地的女王 (許多人把Maleficent跟Aurora的關係解讀為母女依存,但我覺得只要看成最後Maleficent 領養了 Aurora 就可以解釋的通了。)



最後,荒野仙境也從黑暗大地中甦醒,變得比以前更富足豐美,重獲翅膀的Maleficent,依然是這片仙境,也是她自己心境的守護者,她再度乘風衝破雲際,篤定地飛向蔚藍,人生一片豁然。



我想,這也是這部電影為什麼非裘莉不可。安潔莉娜裘莉從小父母離異,後來更與父親斷絕父女關係,在她青春期成長的過程中,酗酒、多次吸毒、住過精神病院,離婚兩次。在這些難以想像的經歷後,她肯定多次走過多次的創傷症候群的無底深淵,但是她始終不放棄,甚至把過往那些傷害昇華成對世界的愛,如同 Maleficent 一樣,從天真的荒野精靈一度變成墮落的黑魔女,最後修鍊成堅韌的「她自己」,如今安潔莉娜裘莉已蛻變成一位國際慈善家,協助最貧窮的第三世界、戰亂國家發展與重建,並致力於兒童人道救援,最為人樂道的是她世界一家的多元成家故事,和布萊德彼特一共領養了三位來自柬埔寨、衣索比亞、越南的Aurora,與他們所生的三個子女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