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跟光聊天

跟光聊天,就像是大熱天裡洗了一場的冷水澡,痛快舒暢!

洗掉了不屬於我的塵垢,毛細孔也都開了!

很多時候原本深信不疑的東西,也會因為沒有相同經驗的人能夠分享、理解、回饋,而漸漸失去信念。

這兩天才意識到原來這陣子的不安與逃避,都是來自於自我懷疑與恐懼。

雖然和光見面不多,但是很多時候,我覺得那種生命的獨一無二只有他能懂。

光在研究所的時候申請到了阿布達比念能源工程,在沙漠中的高科技大學念了兩年研究所,之後又到聯合國馬爾地夫辦公室擔任氣候變遷專員一年,現在是台灣某大品牌的非洲地區總負責人,常駐南非,每個月都還要飛奈及利亞和肯亞各一次。

每次見面我們都交換故事到又笑又叫,累到猛打呵欠還是要繼續講故事繼續聽故事!

因為這些故事,除了我們,沒有人會再有類似的精彩故事了!沒有人!

是那種我可以毫無保留的講完一段完整的故事,他聽完了可以不羨慕、不懷疑、不批判、不問不重要的問題、不用擔心他不知道怎麼接話、不用多加解釋,然後還能用更精采的故事回饋給我的朋友。

半夜騎腳踏車回家的時候,心裡浮現出來一個聲音:「我好了!」

像蛇蛻了一層皮那樣的好了。

像白龍想起來他叫賑早見琥珀主那樣的好了。

然後我自由了。

謝謝光。

我每次見面都拜託他一定要把他的那些故事寫下來,差點沒跪下來要求他開粉絲團!他的故事比我的還要精彩1.276倍!

分享之前千拜託萬拜託才凹到的兩篇文章:

來自厄利垂亞的聖誕祝福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如何慶祝國慶日?


還有這篇他到奈及利亞前我寫給他的餞別文

到未知的地方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