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那個戴著髒髒眼鏡的女孩... ...

去布拉格的時候,我帶了一副舊眼鏡去,想說如果真的在國外丟了或壞了也比較不心疼。這副舊眼鏡跟了我多年,上面已經有許多刮痕,但也還算堪用,我也就不以為意。

通常出門時我都會換上隱形眼鏡,只有坐飛機、在家裡或是和很熟的朋友出去,才會戴眼鏡。

跟德國男孩P後來熟了之後,我在他面前戴眼鏡的機率也多了一點。

他見到我,總是會說:「Yixian,妳的眼鏡有點髒。」

不管我怎麼解釋,他好像鬼遮耳一樣,永遠聽不到我說的那句:

我知道,那是刮痕。我擦不掉。我也不太介意

他總是會不信邪的把我的眼鏡拿過去,用他的T恤角落仔細擦過,還給我,然後說:

「好吧!真的擦不掉耶!」

只要我戴眼鏡和他出門,就會上演一次這個戲碼。

在2012四月底,我們規劃了一次德國、芬蘭、荷蘭14日遊,打算先從布拉格飛到他家附近的Bremen(布萊梅),在他家住兩晚,再飛到芬蘭去找我們的芬蘭朋友M和T(情侶)一起過五月節(Vappu),在芬蘭一周之後,芬蘭M和T跟我們一起回布萊梅,荷蘭男孩S也會在這個時候加入我們,然後由德國P開車載我們德國西北五日遊,中間還開到荷蘭去找當時在Groningen(格羅寧根)念書的德國女孩R。

P要出發前一周心情開始變得很好,見到我戴眼鏡就唸唸有詞說:

「等妳到我家,妳就知道了,我想要做一個實驗。」

搞得我緊張兮兮的。

一到P家,我行李才剛放下,外套都還沒脫好,P就急急忙忙去找他爸爸,用德語說了一大串的話,聽起來像是在問什麼東西放在哪裡。

不一會,他從廚房櫃子最上方拿出一台跟烤麵包機差不多大的機器,東忙西忙了一會兒,又跑來我這裡逕自把我的眼鏡從臉上摘下,又興沖沖的跑回廚房。

「這次一定會成功!」他念念有詞。

沒多久,他有點失望地走出來,把眼鏡還給我:

「Yixian...我覺得這上面應該是刮痕,我剛剛用我們家的超音波清洗機幫妳洗了兩次,還是洗不掉....  I am sorry,沒有辦法幫妳。」

「我跟你講幾百遍了,那個是刮痕!是刮痕!」我翻了個大白眼。

而且我有要你幫我嗎?

而且為什麼你家裡會有超音波清洗機阿?

P的爸爸這時候走出來,P向我介紹他爸爸,也向他爸爸介紹我:

「爸爸,這是Yixian,是台灣人,我們在布拉格是最好的朋友,還有,她眼鏡看起來髒髒的不是因為不乾淨,而是因為有很多刮痕的關係!」

真是太好的開場了... ...



所幸,後來他就沒有在因為我的眼鏡而深感困擾了。


一直到我要離開布拉格的最後一天,他寫了一封信給我,裡面有一段還是提到我的眼鏡:

那天我到機場接機,看到一個很嬌小的女生,戴著一副有點呆呆的眼鏡,等她靠近一點,我心裡想:這個人的眼鏡真的該擦一下了!

我怎麼樣都沒想到,我會跟這個戴著髒髒眼鏡的小女生,
變成這麼好的朋友... ...




是刮痕!是刮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