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11月18日 星期一

在地球上,遇見平行宇宙中的自己

當初會選擇在完成碩士論文後到歐洲一年,就是因為從小到大在台灣傳統制式教育下累積了太多沒人回答的問題,我想要知道生命是不是有不同的可能,我想要看看在世界的另一端,是不是有不同的答案。

國中讀的是所謂的好班,高中很自然的也選擇了升學導向的第一志願女子中學,大學選填志願更是把名校與熱門科系當作第一考量,在這樣的成長過程,沒有機會探索自己喜歡的究竟是什麼。那個年紀的我,隱隱約約感覺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青少年時期自我認同慢慢形成,每個人好像都應該要在這個時候努力長成自己的樣子,但是學校和社會的框架卻強制把所有人塑造成一模一樣,我似乎是唯一在跟自己碰撞、跟這世界碰撞的痛苦地蘇格拉底。當時的我在傷心咖啡店之歌裡讀到了我無法形容的悲哀,轉而在週記裡發洩,但老師的評語永遠是:好好念書,考上大學就自由了。當迷失在一張又一張的考卷裡時,老師說:「現在你們會恨我,以後你就會感謝我了。」我說我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我很無助,英文班導下課約談我,跟我說:「為什麼一定要找到一個什麼東西呢?你看我現在在教英文,但我最愛的也不是英文阿!」

我知道我不是個案。但是另我更不安的是,大家接受也默許這樣的剝奪,學習樂趣的剝奪、自我探索的剝奪、獨立思考的剝奪... ... 好像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這世界就只有這樣一種標準答案。

即使上了名校,我仍帶著這些沒有人可以回答的問題,唸完了大學、讀完了研究所。同學覺得我有點怪,有點非主流,但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不一樣,沒有辦法循規蹈矩,在團體裡如魚得水,總是不停的在尋找什麼。

畢業旅行時,Y說:「為什麼你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不能替別人多想一點,為什麼對於你不認同的事不能順著別人的話說就好了,為什麼你要想這麼多?」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


我是不得不出去的,因為我有太多疑問,我想知道生命是否能有更多不同的可能。

後來,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玩樂、學習、生活、對話,我的疑問好像都有了解答。

看著我這些朋友,我覺得他們好像是我平行宇宙中的自己,我們有好多的相似點,但是我們卻如此的不同。

德國P教會我拿掉別人的標籤,在和任何一個人真正相處前,不要因為他外在、頭銜、學歷、階級評論他人,我喜歡你,因為我跟你再一起很開心,相處起來很舒服,我尊重你,你也尊重我。

我曾經問他,難道你們都不會對你們的上司或老闆特別尊重嗎?

他說:「我從來不因為他的頭銜而尊重他,而是因為他的能力真的很棒、他人真的好笑、他跟我處得來我才喜歡他,但是如果他只是個有錢的豬頭,我根本不想理他。在德國,上班時間他雖然是你上司,但下班後大家一起去酒吧喝酒,就是朋友,如果他是一個討人厭的人,沒有人會想要理他。」

就連對待路邊的流浪漢,或是晚上在城市裡徘迴的毒販,P的態度始終如一:在我真正認識你以前,我不對你有任何預設喜好。
(相關文章:我最親愛的P)

雖然這樣去除階級、人人平等的文化在台灣社會不見得適用,但是我知道在世界的另一端,我的平行宇宙裡,有一個人做到了,因此我也可以慢慢往那個方向前進。

斯洛伐克J教會我,喜歡自己、了解自己、認同自己的土地有多麼重要!在歷史演進下,強勢中文擠壓了台語的生存空間,甚至講台語變成一件很俗很丟臉的事情,全球化與現代化的趨勢,傳統文化式微,還被認為是一種迷信與野蠻的象徵。但是在斯洛伐克的一個小鎮,J讓我看到原來一個愛自己土地的人,才是最有魅力,最獨一無二的人,越想要擺脫自己的文化的泥土,穿上外來強勢文化的便宜Tshirt的人,才是最無聊最平庸的人。

學習資訊工程的他可以每週花七個小時搭車回家,就是為了和兒時玩伴練習劍術,不時到舊城堡穿上中世紀古衣為觀光客表演,而且樂此不疲。他可以到舊書店裡翻找發霉的泛黃書頁,就為了研究與重現小鎮失傳的珠寶製作技術。我說我要學斯洛伐克語,他教我的是幾乎失傳的美麗古語。他對小鎮的了解比任何人還多,講起鎮上的歷史故事,眼神散發著光芒,到哪都帶著中世紀劍術的皮革護腕、留著長長的鬍子、穿著怪怪的衣服,對於別人異樣的眼光,他也絲毫不在意,但只要你問起,他會竭盡所能用最好笑的方式,向你宣傳他那美麗又傳奇的小鎮。
(關於J的相關文章)

我在斯洛伐克的平行宇宙裡,看到愛台灣的另一個可能,重新愛上自己的土地,挖掘曾經被我棄如敝屣的美麗過去,以身為一個台灣人為傲,我要成為最了解自己,最特別的那個人。

P的一句"I'm a village boy, and I am proud of that." 也默默地帶我走向回家的路。

克羅埃西亞的M,教我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勇敢做自己,對自己的人生負起完全的責任,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在克羅埃西亞的這個平行宇宙裡,這個讀哲學系的女孩教會我,人生是自己的,不管大部分的人是怎樣,他們都不是妳。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要什麼。大部分的人都會追著錢跑,但其實錢是最簡單的事,要賺錢有很多種方法,只是他們太忙於追逐金錢、財富、地位、穩定,卻把最重要的自己拋諸腦後。
(平行宇宙裡的另一個自己─克羅埃西亞M相關文章)

我多想把這個平行宇宙的自己曾經對我說過的話一一記錄下來,每一句話都是那麼美麗、那麼真實、那麼有力量。而那些話,不是只是句子,而是她生命的實踐,她和這世界碰撞後的真理。

我因此得到了最大的力量,也找回了無論如何絕對不能放棄的東西:自己。


原來這樣也可以,原來這樣沒關係,原來有自己的腦袋這麼重要,原來人最重要的是讓自己快樂。還有好多好多好多的原來... ...

謝謝你們,我在地球上的平行宇宙的自己們。讓我看見生命的不同的可能,因為你們我長出愛自己、相信自己、相信世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