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12月22日 星期日

著地


我有時候會聽到在國外待過一陣子的朋友,說著台灣和他們曾經待過的地方有什麼不同,說他們好想再出去,說他們在台灣沒有辦法做自己,說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得不到認同... ... 說外面都怎樣怎樣,說台灣怎麼會這樣這樣... ...

「你們... ... 坐過飛機吧?」

他們看著我,好像我問了一個再蠢不過的問題。


在平流層裡因為因為氣流平穩,沒有上下對流,再加上能見度高,也沒有飛鳥干擾,還有對地面噪音汙染小,所以大部分的飛機都會在這一層裡飛行。

你們不覺得這很像在異國旅行和生活的狀態嗎?

沒有上下對流:所以你不用汲汲營營的老是想要往上爬,想要贏過別人。

能見度高:是因為旅行中你的心打開了,眼睛自然也打開了,所以什麼都好新鮮,什麼都好美麗。

沒有飛鳥干擾:飛鳥就好像是社會上的他人眼光和道德規範,所以你可以自在飛行,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熟人也沒有社會規範來約束你,你想畫畫,想學做菜,想要跳舞、瘋狂大笑、想要喝酒、抽大麻、甚至想要一夜情,隨興所至,Why not? 你可以做完整的你自己,忠實於自己最真實的渴望。

對地面噪音汙染小:地面就好比是現實生活中的人群,在旅行中不管你做了什麼事,因為你是旅人,在屬於旅人的國度裡所有的脫軌瘋狂都可以被包容。但是當把這些瘋狂的小事,放到「地面」上,那就成了噪音了,一般人可不想要天天有個同事帶著宿醉來上班吧!

可是在這麼高的地方,你什麼都只能遠遠的看,遠遠的欣賞,你以為,阿!這就是那個國家的全貌了,看到的所有東西都好美、好不真實!

然後,你準備降落,來到了對流層。



對流層是大氣層中天氣變化最複雜的一層,風向和風速變化大,空氣上下對流劇烈,氣旋湍流多。

這好像是很多人剛回到台灣的狀態。回到台灣,你所熟悉的變的陌生,原先所相信的價值觀被反轉,甚至得重新塑造自己的自我認同,內心有很多找不到答案的對話。有些人甚至會疏離、抗拒原生土地的一切。

親愛的,這是必經的一個過程阿。剛回台灣的時候,我也曾經在對流層裡被氣旋湍流捲的天昏地暗,暈機暈的不知所向。我的日本朋友、捷克朋友、克羅埃西亞朋友在台灣交換學生一年後,回到自己的國家也都曾經經歷過這一段。你怎麼會覺得,一切都是台灣的錯呢?雖然這段時間,會讓你的原生土地看起來很不可愛,可是這才是旅程最重要的一部分。

但是我看過有些人就選擇這麼待在對流層裡的,因為這樣,會讓他們誤以為他們離平流層還很近,只要他們願意,就可以飛到夠高夠遠的地方,繼續俯視這世界。

很多人不知道要怎麼衝破這些顛簸與不適,所以他們匆匆的又把自己上升到平流層,在一個又一個陌生國度裡飄飄無所似。


所以你聽見這些還在對流層裡的旅人說台灣和他們曾經待過的地方有什麼不同、說他們好想再出去、說他們在台灣沒有辦法做自己、說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得不到認同、說外面都怎樣怎樣,說台灣怎麼會這樣這樣... ...

我聽了,為台灣這塊土地心疼,也為這些旅人心疼。

心疼在被理解之前就先被否定的台灣,心疼這些被自己的緊箍咒框住的旅人。


剛剛大學畢業的妳說,妳面試了兩間公司,一間台灣,一間墨西哥。
妳說墨西哥的雇主關心妳的整個人,詳問妳的家庭和交友狀況,妳說台灣的雇主只想把妳當成為他們工作的人,只在乎學歷,不在乎妳的其他過去。

我想了想,我大學剛畢業時,在台南公司的三位面試主管,也對我的交友狀況非常的好奇呢!後來順利獲得實習機會,有一次下午的coffee break,一個主管主動來找我聊天,跟我說他一個番薯囝仔當時怎麼突破重圍才獲得外省岳父認同娶到他心愛的老婆的故事阿!

去年剛回台灣的那份工作,通過層層關卡到最後一關時,有七八位高階主管來面試,他們都很好奇我當時在布拉格的經歷阿!雖然後來進到大公司裡,我很適應不良 (當時的我還在對流層裡碰撞) ,可是裡面一位主管,在幫我一對一上 Android 課時,也跟我分享了很多人生經歷,他說他觀察到我的個性好像不太適合做這份工作,推薦我看了幾本書 (ex: 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希望我能夠找到自己真正的熱情,最後辭職的時候,也肯定我的決定並且祝福我。

我想,這些說「外面都怎樣怎樣,說台灣怎麼會這樣這樣」的人,會不會,只是過去在台灣的時候,生活還太狹隘,所以還沒機會遇到這些美好?

說在台灣沒有辦法做自己的人,那,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兩千三百萬人,都在做誰呢?

如果把電視關掉,離開市區一段距離,你會發現那些把腳踩在土地上的人,就是最做自己的人。我老爸,就做了一輩子的自己啊!他的玩笑都是葷的,不管說給大人聽還是小孩聽!他罵起一到十字經 (有時候只是口頭禪) 來鏗鏮有力,字字句句到位;他菸酒都沾,無酒不歡;他會把已經磨損的麻將子嵌在水泥上鋪在我們每天會走過的小巷子,儼然就是天生的馬賽克藝術家。

沒辦法做自己,是你把你自己框住了,而不是台灣把你框住了。

其實,在平流層和對流層以外,你還有另一個選擇─「著地」。

看過了平流層的美景,衝破了對流層的顛簸,才能看見著地後的更美麗。

著地,帶著在平流層的心情。因此你也能夠以平流層的視野欣賞這塊土地,又能把腳踩在土地上,感受這塊土地的呼吸,凝視每一雙眼睛。

你可以在台灣這塊土地重新著地,但是不用汲汲營營的往上爬,不用處處想贏過別人;你可以把心跟眼睛都打得開開的,看看這塊土地上以前被你忽視的美好;即使有好多的飛鳥,可是你也找到可以避開他們的方式,在自己的軌道上自在飛行;但是因為我們都是social animals 不管到哪裡,都是群體動物,所以當你製造出太大的噪音時 (驚世駭俗),還是得顧慮一下別人的感受阿!

著地了,你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你,有著一顆更大的心,還有能看見美麗事物的眼睛,更重要的事,你成了願意付出行動的人,把自己活成自己想要看到的樣子,把這塊土地耕種成你想要的樣子,這塊土地因為有了你,變得越來越美好了!

在平流層上,只看到的不切實際的美麗,在對流層裡,感受自己的混亂,只有著地了,你才能夠感受到真實的擁抱,看見每一個微笑背後的故事。

著地了,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能自在;著地了,心就安了。

歡迎回家。


在旅行中生活,在生活中旅行,旅行是一種心情,生活是一種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