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沙發衝浪客不沙發衝浪

沙發衝浪 (Couchsurfing官網) 是人助旅行時代的開端,世界各地註冊者在網站上免費提供沙發 (有時候不一定是沙發,也有可能是地板、和主人分享一張床、甚至有可能會有自己的一間房間),和陌生旅人短暫分享他們的生活。

旅人可以在旅行前,上網搜尋當地願意免費提供住宿的主人,透過信件來往確認後,到當地就能夠住進當地人的家。

沙發衝浪對於我來說,從來都不只是免費住宿。

旅人利用沙發衝浪旅行有諸多好處,像是住進當地人的家,看見一般觀光客看不見的當地真實生活、深入的文化觀察、結交異國朋友等;但不可否認地沙發衝浪也有其風險,比如說臨時被放鴿子、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住進陌生人家的安全性、和沙發主人因為語言不通產生的誤會、雙方文化不同,習慣不合而相處不愉快.... 

但是以我自己的沙發衝浪經驗,好處是遠遠多過於風險。

我在日本關西地區沙發衝浪的時候,就和一個四十歲的獨居男子在他嵐山的家烤章魚燒、觀察日本社會因應獨身時代時的變化、聊了天狗、姨捨山、竹子公主等小時候讀過的日本故事,聊同屬筷子文化圈的日本的孝道跟華人的孝道有何不同,聽他過去靠沙發衝浪了五十多國的故事,我們也一起接待了另一位前KGB的俄國女生;

在奈良的時候遇見對台灣有狂愛,自學中文和台語的日本搞笑男子組,令我感動的是,半年後,他們兩個贊助我一起和他們到合掌村公路旅行;

在大阪,我住在阿拉伯人的家,聽他如何反抗父親,掙脫社會與宗教的枷鎖,一個人到日本來圓夢 (去日本旅遊還能學到沙烏大阿拉伯文化,真棒!)。我還帶他去看甲子園棒球賽,透過棒球跟他介紹日本與台灣的歷史和微妙的台日情結。

我另一位沙發衝浪重度使用者的女性朋友對沙發衝浪新手的建議是:

你一定要把旅程準備到即使捨棄掉這個沙發你還是可以繼續旅行下去的程度。

當她在規劃旅行時,即使已經找好了沙發主人,看起來也都很靠譜,她也會把附近旅館資訊準備好,以防萬一 (沙發主人臨時放鴿子、沙發主人心懷不軌) 。

另外,在選擇沙發時也有很多要注意的,比如說有沒有沙發安全認證、是否提供照片、檔案描述夠不夠詳實、沙發友的評價...等。

我的一位日本沙發主人曾經跟我分享過一個故事:

有一次兩個女性旅人很緊急在半夜寫信給他,希望他能夠收留她們二位,因為他們被前一位沙發主人性騷擾。

這個好心的日本沙發主人收留了她們,也陪同她們一起review那位沙發主人的檔案,發現在他的評價中,已經有很多人的負評,但是這兩個天真的女生就這樣大剌剌的去住了!會有這樣的事件發生,顯然是出發前的功課沒有做好,還好後來沒有發生什麼事,真是萬幸!

還有一位男性朋友曾經到奧地利沙發衝浪,對方也是男性,在檔案上也清楚註明兩個會共享一張床,沒想到我的朋友晚上上床蓋好被子之後,對方從浴室全裸出來,鑽進被窩裡就從後面緊緊抱住他。在他嚴正拒絕後,對方才不敢放肆,但也因此有了跟一個裸男同床共眠的好故事。

如同我前面提到的,沙發衝浪對我來說,其實不只是沙發衝浪,更重要的是它能讓我看見在當地生活的人,透過跟他們聊天,更深入的了解當地文化。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使用沙發衝浪,也不是只圖那免費住宿的小便宜。

身為沙發主人,在沙發衝浪網站上,我最常利用的反而不是住宿功能,網站上除了提供住宿的選項之外,你也可以選擇和來自世界的旅人喝杯咖啡、或花自己可以允許的時間帶他到處逛逛。

來台北之後,因為自己在外租屋不方便,因此我把「住宿」選項設為「Maybe」,也在檔案裡註明:

我無法接待住宿,但是如果你想要跟當地人聊聊,我們可以一起吃個晚餐、喝杯咖啡,周末如果我有空的話,我可以帶你去幾個我喜歡的地方散散步,或者你有安排什麼行程,我也可以加入你,讓你帶我去看我沒有看過的台灣。

因為這樣,我每個月會收到2-3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沙發客的來信,當我確認對方的語言程度OK、檔案看起來友善有趣誠懇、沒有負面評價、是針對我發信而不是罐頭訊息發給所有在台北的沙發主人,我就會提供我方便的時間地點,和他見面聊聊。

我常常覺得,旅行是一種心情,每次和這些沙發衝浪見面,就好像在那幾個小時,透過他們的眼睛,重新看待這塊土地,也透過他們的分享,讓我覺得好像到他們的國家或他曾經旅行過的地方繞了一圈。我更喜歡把我在當時生活中的煩惱、感想和他們分享,問問他們的看法,讓他們可以幫助我跳脫框架思考,每次見面前,我也會讀讀最近發生在他們國家的新聞,和他們討論當地人怎麼看待這些事情,讓自己不要被媒體拉著走,而且每個月會有幾次可以把自己身為社會人的種種標籤拿掉,舒舒服服地做自己,也算是一種心理療程了!

(至於差點和一位挪威衝浪客發生婚外情,這又是另一段故事啦... 嘿嘿嘿...)

你說,可是我又不住在大城市,家裡也不是觀光區,會有沙發衝浪客願意來嗎?

Well,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Where there is a host, there is a couchsurfer.

我想要分享一個把沙發衝浪利用到最淋漓盡致的故事。

一位在雲林一所中學工作的朋友C,在課餘時間就帶著學生到沙發衝浪網站上看最近在台灣或要來台灣沙發衝浪客,如果和學生發現了哪些有趣的人,朋友C就會主動發信給這些旅人,請他們到雲林來玩,順便到學校利用課餘時間和這些雲林的孩子互動。




朋友C幫這些雲林的鄉下孩子打破了校園的圍牆,把教室擴大到全世界,而學生透過這樣的參與過程,完成了一次真實的沙發衝浪經驗,也藉機擴展視野,透過這些沙發衝浪客學到課本上學不到的東西。

比如說,瑞士人 J 教會學生不把自己習以為常的東西視為理所當然,他對於台灣有音樂的垃圾車驚艷不已。



我的克羅埃西亞朋友當初在台灣當交換學生的時候,戲稱台灣人都是 Garbage zombie (垃圾殭屍),只要垃圾車音樂響起,大家都好像著魔一樣,從家裡提著垃圾袋大量湧出,催眠似的往垃圾車移動。她很享受晚上的這種魔幻時刻。

來自華盛頓州的溫哥華的 J ,教會了學生幽默感。學生問他為什麼肌肉那麼大,練體操的他說:「我很容易流汗又很容易禿頭,所以只好有大肌肉。」

(也幫學生上了小小地理課,華盛頓州的溫哥華,不在華府,也不在加拿大。)




來自斯洛伐克的 A,教會了學生語言的重要性,與跨出去的勇氣。



他說:

「斯洛伐克只有5百萬人,如果他只會說斯洛伐克語的話,那他就只能跟這世界上的0.08%的人溝通,但是,透過英文,他便有辦法到世界上其他美麗的地方去認識其他美麗的人。所以,認真學英文吧,不是為了你們的老師、不是為了你們的父母,為了讓你們自己有個更有趣的未來。」



最後,就連學校其他老師,也加入他們,努力用不靈光的英文和他溝通,他是給學生最好的榜樣,想要表達的東西一個字說不出來,就用五六個字加在一起來表達。

學生最後,從自己的老師身上學到了不怕犯錯的勇敢嘗試。



就像來自土耳其的A說的:

「如果我們不能忍受學生犯錯,那他們到底要怎麼學習?」

朋友C也發現到,隨著一次又一次沙發衝浪的接待,小朋友也越來越進步,他們不僅更敢說英文了,學習也有了動機,透過這些沙發客的眼睛,他們更了解自己,也了解世界。

比如說,他們一開始只能問「你喜歡BL嗎?」然後自己就一群人咯咯笑了起來,也不管老外聽不聽得懂,但是在幾次練習之後,也觀察到老師和沙發客的相處,他們也學會了同理心,知道該怎麼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也會主動問很多問題了。

學生在這個過程,學會了最珍貴的「勇敢」、「同理」、「好奇心」三個寶物,我也相信這三個寶物,會一輩子跟著他們,帶他們飛翔到他們沒有想像過的美麗。

雖然是在雲林,但是這些小朋友的世界很大,心很遼闊。

我一直都認為「能自在地和外國人相處」,不是一種人格特質,而是能夠透過練習達到的一種能力。在台灣,國際觀總是被認為是菁英的特權,也幾乎與競爭力畫上等號,但我認為的國際觀,其實只是能夠「對世界保持好奇與關懷的態度」,無關英語能力也無關乎階級,而國際化,就是能夠和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不卑不亢的相處,僅僅而已。

這不是為了競爭力,而是為了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完整、更好的人。

每次在分享這些人助旅行小故事時,我都忍不住想像,如果他們其中有個人是未來的教育部長,認識一位芬蘭的朋友,會不會在制定教育政策時,更能擺脫菁英主義,把資源拿來關注弱勢,重視每個人的受教權。

如果未來的總統,在求學時期有來自五大洲的朋友,他在思考台灣未來時,就不會困在兩岸關係的僵局裡,而是能夠有更大的格局,看清楚台灣在地球上的位置和優勢。

未來的產線管理工程師,如果認識了來自東南亞的朋友,在工廠工作時,會不會願意對那些來自東南亞的勞工多點尊敬與理解。

未來的老師,有歐洲、非洲、中南美洲的朋友,他們上起地理課、歷史課,課本上面那些枯燥乏味的文字,能不能在他的魔法棒一揮下,變成一個又一個人的故事?

未來的大學生,在求學時期就能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變成朋友,當他畢業時,他的最高眼光就不會只是放在台積電,他會不會再勇敢一點,到世界上闖一闖,就像他那些朋友當初來台灣闖一闖一樣?

如果這樣,台灣會有多麼不一樣?


--------------
如果你想聽到更多關於沙發衝浪香豔刺激、精采絕倫的故事,可以持續  follow 人助旅行部落格臉書專頁哦!


正在撰寫一個可以玩一學期的「中小學沙發衝浪國際教育專案課程教案」。(每周1-1.5個小時),滿腦子都是瘋狂好玩的點子!等這幾天我寫的再完整一點再跟大家分享!

去年帶了兩個學期的國中國際教育社團,跟巴基斯坦、美國、南韓學生做了幾次視訊,也邀請不同講師分享國際經驗,學生也都玩得很開心,下學期就來玩沙發衝浪!

有興趣合作的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社團、相關科系/暑期營隊 或是其他教育相關單位,都可以跟我聯絡討論看看喔!

學校如果有類似國際教育社團或專案課程,我都可以去當講師,不管是一節課的個人經驗分享,或是一學期透過沙發衝浪的專案執行,都歡迎與我聯繫,我們一起帶學生看世界!

如果能夠把這個專案推廣到台灣,讓它遍地開花!那就太棒了!

教改,真的就是從每一個小小的改變創新做起!

如果你也覺得不錯,也可以把這個訊息,或是以下這篇文章跟你在學校機構服務的朋友分享喔!
************
嗨,沙發衝浪客,你們要不要來雲林玩!
國中老師幫助鄉下孩子和世界做朋友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55001/
************




看到TNL文章下方有人問:「怎麼不邀請一些印尼,泰國,越南的朋友?」
----------------
因為沙發衝浪主要語言還是英文,所以使用族群大宗還是落在「比較敢」使用英文的歐美國家 (比較敢不一定比較好喔)

當然還有其他文化因素導致沙發衝浪網站上歐美使用者較為活躍的現象,在這裡就不贅述了。 (你們覺得還有什麼原因呢?)

我真的沒有遇過印尼、泰國、越南朋友的來信,倒是也有不少中國大陸、新加坡、日本、南韓的沙發衝浪客呢!

如果有機會的話,都可以邀請不同國家的人阿,畢竟沙發衝浪的目的就是多元文化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