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看事情的方法只有一種 
直到有人給我們點出一個不同的角度 - 畢卡索

關於外國男生的邀約...

上週跟一位外國朋友出去,(為避免造成刻板印象,國籍以馬賽克處理),名字我們就叫他阿默吧!阿默是透過沙發衝浪找上我的,來台灣工作,已經在台灣一陣子了。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除了約他,我還約了另外兩位女性友人一起來玩,不是為了安全 (畢竟是在公開場合,不怕),只是兩個女性友人也想了解沙發衝浪,所以就邀他們一起來了。

席間有說有笑,聊得頗開心。

會後大家互相留LINE,想說保持聯絡,以後還可以一起出來玩。

幾天後,阿默傳訊息給我,

默:Hey cutie 這禮拜有沒有空,可以來找我嗎?

我:沒空。而且我幹嘛去找你。

默:沒有阿,就是可以再見到你的話我會很開心。那天忘了跟妳說,妳的眼睛很美。

我:喔,我知道我自己眼睛很美阿。

默:那妳什麼時候有空。

我:周末吧?我要問問那兩個女生。

(擺明沒有要單獨赴約)

默:那我要開始布置一下我的家。

我:我沒有要跟你在你家見面喔,要約也是約外面。

默:好啊,沒問題。不過你不要想太多喔,我常常約朋友來家裡,就是來喝喝啤酒看看電
影,這個不是"要幹嘛"的邀約啦!妳想要幹嘛都可以,看妳。

(聊一些其他的,不知道為什麼他又扯回去那個話題)

默:我只想問,到別人家裡拜訪在你們文化裡是不好的嗎?我的朋友有來找我,也沒問題啊。在我國家這是很正常的事,我的同事會約我去他家,我也會約我朋友。

我:我就是不想去我不熟的人的家咩。尤其是男生的地方。

默:男生的地方,我從來沒有把我家當成是男生的地方啊...

我:不要到陌生人/或是不熟的人家裡,這不是常識嗎?

默:恩,如果你不相信他們的話。我想這可能是文化差異吧,我覺得很OK阿,我現在又更了
解你們文化一點了。

我:這跟文化差異無關吧。在每個地方這都是常識阿。

默:我有很多朋友都來過我家,如果妳覺得我很可疑的話,隨便妳。

我:看起來有人被冒犯囉。

默:因為我只是想要表示友好,我是一個工程師、我受過教育、我是XX國人,我有禮節 (manner),然後妳還這樣說我!

我:我只是說我不想要去你家而已...

(看來遇到一個drama queen,翻白眼...)
(而且又不是工程師、受過教育、XX國人就沒有強暴犯... = = 邏輯不通阿)

默:Dear, 那天我們出去的時候,你看我的樣子,深深地凝視著我,所以我以為,要不就是你喜歡我,要不就是我看起來很奇怪。

我:我沒有喜歡你,也沒有覺得你很奇怪,老娘本人就是電眼美女。怪我囉?

(阿默,你當姐是第一天出來混的還是吃素的?)

------------------------------------

要說的就是,我遇到很多外國人喜歡用

「在我們國家這很OK耶」、

「可能是你們文化比較保守吧」

「如果沒這樣做的話,妳會不會後悔?」

「只是玩一下,沒關係的!」

來試圖說服別人做不想做的事。

那些跟凱傑 (凱傑躺著又中槍) 發生關係的女生,不一定是「碧曲」,只是對外國文化好奇。每個人都一樣阿,對於新鮮、沒見過的東西,本來就會想要多了解一點,再加上我們接觸過的媒體 (電影、書籍) 都把阿兜阿描述得這麼好 (這是一種新殖民的概念),難得遇到當然會躍躍欲試。就像美國心理學家 Darly Bem說的「The exotic is erotic.」,新的東西總是容易引起好奇,更令人著迷,而且物以稀為貴阿!今天一個東方女性到西方國家旅遊,也會引來很多憧憬異國戀情的男士阿!

只是在某些場合下,這些外國人把妹SOP的話術很容易卸下女生的心防,而且不常接觸外國人的人,因為這個殺死貓的好奇,不敢反駁,以為對方說的是對的,想要用自己的親身實踐來證明這個文化差異,另一方面,又怕如果現在拒絕了,之後沒有機會怎麼辦?(畢竟她們可能不太常遇到外國人),在另另一方面,這樣的說話的方式會讓人覺得,如果我不怎樣怎樣 (喝這杯酒、跟你出去、跟你肢體接觸、和你回家) 就好像我是很保守很不開放的人,在那當下在那當下就被牽著鼻子走了,等到事情發生之後,才發現這不是當初自己的想要的,就是一時鬼迷心竅被說服了,但由於全程自願,事後後悔也就只能摸摸鼻子了。

面對這樣的話術,即使你對對方有一點興趣,你還是可以說:

「這跟文化無關,我現在就是不想。」

「我真的不想去你家,請你尊重我。」

如果對方還是鍥而不捨勾勾纏,甚至耍起無賴,這時候妳可以說:

Fxxk yourself. 然後馬上封鎖相應不理。

(放心,在這個情況下,這是非常合乎社交禮節的)

還有一點要注意的是,如果一開始就不想要,態度一定要堅決果斷!我常常看到的是,女生即使不是故意的,但是很容易讓男生覺得妳在「欲拒還迎」,以為你在跟她玩遊戲,play hard to get,男生會解讀成雖然她表面上是拒絕,但應該是不好意思才拒絕,或是因為還有女生的小矜持才不好意思答應,如果妳的態度反反覆覆又不明確,會激起男生的獵人本性,「恩,她姿態很高,but open slowly」我只要再試一下就有機會。比較大膽的男生當然會 go as far as they can阿 (這點我倒是在台灣男性身上比較少見)!與其這樣為自己帶來困擾,倒不如一開始就態度堅決,無論怎樣都不要妥協。(不過如果妳真的是在玩欲擒故縱的遊戲,那就是另一回事啦 XD)

回到阿默先生的案例。

從一開始的cutie來cutie去 (我的經驗是一開始太過親暱的稱呼,對方動機都不單純),主動誇獎細節 (我覺得妳的眼睛很美)、硬要約去家裡、之後又撇清說沒有其他的意思、然後又見笑轉生氣說這是文化的不同、不去你家就覺得自己被冒犯了、最後又想要把錯推到我身上,說是我先對你放電...

話都說到這步田地了,如果女生還是抱持著「對方只是想要當朋友的」心態赴約,那真的發生什麼妳不想要的事,觀世音菩薩也救不了妳阿!

(另外也希望台灣媒體在處理不管是CCR還是ㄈㄈ尺的新聞時,不要再把任何一方描述成受害者了,畢竟妳不知道在這個遊戲中,誰才是真的獵物呢!)

She is bad!!!

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

Q&A 「萬一和外國人聊天遇到無法表達的,你會怎麼做啊?」

其實語言和文字,在遠古時代也是我們的祖先想盡辦法要溝通創造出來的,想像一下在還沒有語言也沒有文字之前,他們咿咿啊啊的指天畫地,居然就這樣開始溝通了起來。
所以跟外國朋友也是一樣啊!遇到無法表達的,就想辦法!

以「懷孕」為例:

如果真的一句英文都不會說,最簡單的就是,雙手捧在肚子前面畫一圈,大家馬上都能意會過來。

如果是英文口說的部份,就算你不會說She is pregnant (她懷孕了),你也可以說She is having a baby (她有小北鼻了) 啊!

下次你在別的地方看到或是聽別人說 pregnant (懷孕) 這個單字,你自然而然就會想把他記起來了。

那如果你又跟更多人聊天,發現有些人會用 She is expecting,你就知道原來要表達懷孕可以有這麼多方式來說!

發揮你的創意吧!

我見過最有創意的是,一次我和M要去看螢火蟲,隨行一個朋友不知道螢火蟲的英文是firefly,於是他靈機一動,把螢火蟲稱作「The worm with a lighter」( 拿著打火機的蠕蟲),哈哈

哈,這麼有創意的表達方式,三年後再看一次還是會回甘啊!

我就是這樣學英文的喔。

很多人都問我,妳會說英文是因為出過國的關係嗎?

咳, 其實呢,我出國前多益成績就有900,碩二那年考的,閱讀那時候從容寫完才發現還有20分鐘呢!

高中畢業之後我沒有再認真唸過英文 (大學原文書不算),而且大二以前,我幾乎沒有說過英文。

到現在可以流利溝通,表達自己想法,結交世界各地的朋友,秘訣只在於,從大二第一次開口說英文開始,我就沒有停止說過英文。

越說越多也就越聽越多當然也就越學越多啦!

用這個方法學英文,就好像拿到英文聚寶盆一樣呢!

至於是怎麼讓自己不要停止說英文呢?一樣啊!想盡辦法啊!

比如說語言交換囉:

【和外國朋友成功進行「語言交換」的9大訣竅】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8249/

當然這當中遇到幾個老師,學到了英文口說的心法進而突破了一些盲點,也是關鍵,但最重要的就是要去activate the language!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之前寫的落落長的「打通英文口說任督二脈」系列文章

1. 背誦法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2013/10/031030-2.html
2. 影子法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2013/10/blog-post_4639.html
3. 回音法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2013/11/blog-post.html
4. 背誦法番外篇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2013/11/blog-post_11.html

希望對你們有幫助喔!

有任何問題、回饋都歡迎提出來討論喔!

---
我是苡絃,這裡是人助旅行
FB: https://www.facebook.com/fairyseyes
Blog: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

世界是公平的嗎?


上週華語課,聊了足球賽,因為學生是英國人,不免聊到貝克漢。
我教了他「公平」這個生詞。

他說:「這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貝克漢又帥又有錢身材又好老婆又漂亮,連穿個內褲都那麼性感!太不公平了!」

我問:「所以你覺得這世界是不公平的嗎?」

他說:「這世界當然是不公平的。」

「但有人說,這世界是公平的,因為它給了每個人每天一樣二十四小時。」

「但是生在非洲貧民窟裡的24小時跟生在英國皇室裡的24小時是不一樣的。」

That's why we keep fighting. That's why we love, right?



香港旅人林輝在墨西哥南部一個中途站看到冒著生命危險坐在車頂上的非法移民,他說:「是的,他們非法入境、非法工作,但卻不是作奸犯科的罪犯;相反,他們冒這麼大的險,不過是為了追求一個可以讓他們努力工作和安定生活的機會,他們為社會所貢獻的,也一點不比其他人少。他們只不過是不夠幸運,沒有出生在一個更好的地方而已。」
(火車頂上苦旅程 神父為偷渡客留一盞燈)

他們只是不夠幸運,沒有出生在一個更好的地方而已。
---
照片:【舊鞋攤】,攝於菲律賓八打雁。因為當地的收入水平不高,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新鞋,所以沿街有很多修鞋小攤販在販賣這些修好的舊鞋。



---
我是苡絃,這裡是人助旅行
FB: https://www.facebook.com/fairyseyes
Blog: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

臉書臉書面子書,面子,不能輸!

臉書是百貨公司的櫥窗,你永遠不知道別人家的倉庫有多亂。

人老心不老的沙發衝浪客彼得

今天認識了一位新的老朋友─彼得。

是新的,因為今天第一次見面

是老的,因為彼得已經七十五歲

照片中最左邊的Terry兩年前在紐西蘭打工度假的時候,沙發衝浪到了彼得家!恩....三次!

Terry,帶著Ukulele去旅行 (粉絲團)

他們還一起拍了一段可愛的影片

在這個影片中,45秒到1分30秒鐘出現的那個熱情洋溢的老爺爺,就是彼得喔!

彼得的朋友都覺得他是個瘋子,年紀一大把了還玩沙發衝浪!

「他們每天就聚在家裡看電視,每天的話題就是今天電視上又播了什麼,這些事,等我老了,坐在輪椅上的時候再做也不遲,我現在身體還健康,我要多看看這世界!」

他兩年多前開始沙發衝浪,也就是七十二歲的時候,現在他已經接待了將近一百位訪客。

「很多人都覺得自己老了,什麼都看過了,什麼都懂了,才怪!當我開始沙發衝浪的時候,這個世界對我而言,還是跟七十五年前我剛來到這裡一樣新鮮充滿未知!」他這樣說。

去年開始,他背起背包,到巴西、法國去自助旅行,順便看看這些只有一面之緣的老朋友。

今年,他一路從新加坡玩到越南,最後一站來到台灣拜訪Terry,還跟一群年輕人住在青年旅館裡,彼得已經離家一個月了!

「跟老人在一起我就覺得老,跟你們一起,我覺得我跟你們一樣年輕。」問他年紀的時候,他這樣說。

我們散步到公車站的時候,他說:「妳知道人生是什麼嗎,人生就是去實現夢想!大家都以為夢想很遠,一點都不!夢想近在眼前,只是大多數的人不敢把手伸出去而已。」

「可是很多人沒有夢想,怎麼辦?」我不禁納悶。

「沒有夢想,怎麼可能,那就表示他的內心已經死了!妳懂嗎?死了!沒有夢想,就想辦法去找一個,不要放棄,一直找!找到了,就去實踐它,就這麼簡單!一定要有夢想!」

「家人怎麼辦呢?」我覺得有很多人不敢去實現夢想的原因,都是因為放不下家庭的責任。

「家人很重要,甚至可以說是最重要的,但是千萬別讓他們主宰妳的人生。在亞洲好像特別難,但是你還是可以做你自己,過你自己想過的生活。」

不知不覺,公車站到了,我們擁抱,他說:

「記住,人生很複雜,可是妳可以很簡單。」

「希望我們有機會可以再見面!」公車來了,我匆忙的道別。

「會見面的,終究會再見面。」他瀟灑的上車,在門關上前,留下了這句話。

保重,彼得。


------------------------------------------------------
投稿文學獎作品:

http://2014gcla.blogspot.tw/2014/07/blog-post_7477.html

彼得這次已經離家一個月了,他從地球最下方的紐西蘭來,到台灣之前,他先去了越南跟新加坡。



在松山車站前見到彼得時,他剛爬完象山,臉還紅紅的,一直要水喝。我們往饒河夜市的方向走,順手買了一杯檸檬冬瓜茶讓他解渴一消夏日的暑氣。



紐西蘭人晚餐吃不多,在夜市裡簡單吃點小吃果腹後,我們決定避開假日人群,到河邊走走,吹吹風。



一到河邊,可能是一整天活動下來也累了,彼得馬上找了椅子坐下。



「妳知道嗎?在我的家鄉,很多人都說我瘋了!一把年紀了還到處跑來跑去!」



在彼得跟我說他一把年紀之前,我沒有意識到他已經這麼老了。



彼得今年七十五歲。



「然後我看看他們的生活,每天在家裡看電視,討論電視上的節目,我心裡想,這些事等我以後坐在輪椅上時再來做也不遲!我還能走,為什麼不多走走看看?」他說的理直氣壯!



「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變老嗎?」我總愛想像我老了之後會是怎樣。



「讓我告訴妳一個故事,在我很小的時候,大概二十多歲吧,有一次,我去拜訪我媽媽,那天來了好多她的朋友和姊妹,大概都四、五十歲的年紀。」



原來在他口中很小的時候,就是我現在這個時候啊!



「我仔細地聽了一下她們聊天的內容,發現,她們說的都是她們年輕時沒做過的事,一個說:『我真希望我年輕的時候多旅行,有了小孩,年紀也大了,哪兒都去不了了。』,另一個說:『我一直都很想把我的頭髮染成綠色的,可是我老公不准,現在老了,也不能染了。』



我聽了覺得很奇怪,那為什麼你們現在不做呢?頭髮染成綠色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喜歡再染回來就好啦!



那時候,我就下定決心,等我老了之後,絕對不能變成只談論『我年輕時沒能做的那些事』的老人!我想要跟我的子女兒孫說我曾經做過的那些好玩的事!」



「所以你最想要跟他們說什麼事呢?」



「太多了!光是我這兩年來發生的事情就說不完。我兩年多前,七十二歲的時候,知道了有沙發衝浪 (Couchsurfing) 這玩意兒,然後我就在上面開了一個帳戶,第一年就接待了六十幾個沙發客!一開始我的女兒和女婿都覺得我瘋了,但是現在他們也跟我一樣愛上沙發衝浪,每次有新客人來時,他們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見這些世界各地的新朋友!」



他繼續說:「一年後,我跟我的女兒說,我要去旅行!他們以為我是要去隔壁的澳洲、斐濟這些地方走走度個假,馬上就答應了!答應了之後才問我要去哪裡!」



「我要去巴西!」 然後彼得大笑!笑得像小孩。



「你真應該看看他們難以置信的表情!」他說。



彼得上網找了幾個願意接待他的沙發主人,買了機票就去了!



「不過妳知道,年紀越大,要找到沙發的機率就越低。」他半開玩笑的小小抱怨了一下。



幾個月之後,他又背起行李隻身前往法國,去找去年到紐西蘭他家沙發衝浪的朋友!



「你為什麼這麼愛旅行呢,彼得?」



「當人老了時候,他們會以為他們什麼都見過了,什麼都知道了,好像所有事都有答案了。但是當你開始旅行,你才發現,你什麼都不知道,這世界還是跟我七十五年前剛來這裡一樣充滿未知,好多新鮮的事等著我去做,等著我去發掘!



為什麼不旅行?越老越要旅行!」



所以他今年決定再往地球上方走走,去他從來沒去過的亞洲,到越南、新加坡找那些只見過一次的沙發衝浪朋友,而台灣是他這次的最後一站,住在青年旅館裡。



彼得只有一個老人家的壞毛病,就是話閘子一開就停不下來:



「而且當我跟老人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覺得老!但是當我跟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我跟你們一樣大!」



晚上河邊的蚊子開始多了起來,時間也不早了,我跟彼得一起走到公車站,我們乾淨俐落的給彼此一個擁抱,互相道謝。



公車來了,我說:「希望還有機會可以再見到你。」



彼得瀟灑的上了車,回頭說:「會再見的,終究會再見!」



嗯!連最後一句話,都得這麼有哲理。





再見,彼得。

總是要當過很蠢的年輕人,才能變成很酷的大人。

總是要當過很蠢的年輕人,才能變成很酷的大人。


關心


關心常常會給當事人帶來壓力,不適當的關心,甚至是一種傷害。

如何拿捏關心別人的力度?

如何不把這些別人的壓力往肩上揹?

如何不讓這些傷害往心裡去?

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炮】

古時民間瘟疫盛行,但發現每每慶典結束,總是能減緩當地災情,以為神蹟。

殊不知是鞭炮裡的硫磺和氧氣結合產生了硫化物,流入下水道後再與水結合產生的稀硫酸可以消毒。

放鞭炮除了「鬧熱」,也代表廟方回禮。神明以香火為食,許多大神將在遶境時護衛有功,因此回到主廟行完禮之後,廟方以大量鞭炮回禮答謝。






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沙發衝浪客不沙發衝浪 (後記)

前文:沙發衝浪客不沙發衝浪


安藝(Anais)和昆丁(Quentin)是一對法國情侶,旅行時隨身攜帶調色盤和水彩,在留言簿上畫的是前天一起到埔里桃米坑旁的小溪玩水的畫面。




Quetin說,雖然他是學藥用植物還有中藥的,但是歐洲的植物跟這邊完全不一樣,所以許多對我們來說完全不起眼的東西他都可以駐足很久很久...

而在巴黎學過三年中文的Anais,居然是學針灸的!

他們希望這次來台灣可以到中藥行、中醫診所或醫院去見習。

他們倆個也是重度的hitchhiker (搭便車),有一次他們在土耳其搭便車,攔到一台警車,警察下來跟他們說他們不應該搭便車的,因為太危險了!

於是警察直接在路邊臨檢了起來,車子停下來就跟他們要駕照、證件、盤問他們要去哪裡,最後問到一台要去Anais和Quentin要去的地方時,警察直接命令車主把他們兩個一起載過去!然後跟他們說:

「我覺得這個車主應該不是壞人,我已經把他們的ID還有車號抄下來了,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有問題再打來警察局跟我說!」

XDDDDD 搭便車真的很容易遇到荒謬的好人妙事!

這次呢,朋友C當然也帶了他們到雲林某國中啦! (朋友C的故事:沙發衝浪客不沙發衝浪)



小朋友真的越來越進步了!除了上課時候的互動,下課還會主動留下來問問題,跟他們學跳舞

然後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地球儀,不再只是一個擺設裝飾,當看過人從地球另一端走來時,地球儀就變成小朋友和世界連結的重要法寶了!





後記中的後記

上禮拜寫了一篇「沙發衝浪」的相關文章,之後就著手開始和文章裡的朋友 C 討論要怎麼把這個好東西設計成一個學期的課程,讓它能夠進入到校園內。這期間也接到很多學校老師的鼓勵和邀請,甚至連新新聞周刊的記者都要到雲林去採訪他。

結果,朋友 C 昨天跟我說,記者在電話裡問他:

「可是大埤不靠海耶,你們怎麼帶他們去衝浪?」

他在電話那頭快要笑瘋了!

記者說,他看完文章還是很不理解,怎麼都沒有提到衝浪 XD


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一天,2014 年 7 月 15 日。

人助旅行部落格和臉書專頁,在 2013 年 8 月 16 日開始了第一篇文章,第一個禮拜,只寫給兩百個從自己臉書上流過來的朋友看,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部落格裡已經有將近200篇的文章,今天,這裡也已經有一萬人了喔!

這是不是表示,有一萬個人都想要人助旅行了呢? 

其實一開始也不管有沒有人看,我就是一股腦的悶著頭寫,有時候寫到半夜三點還是沒有辦法關上記憶的抽屜,回憶像蜘蛛,編著巨大密織的網在夜裡把我覆蓋。

還記得那時候的我,從布拉格回來已經一年多,只知道隱隱約約知道那一年發生了好多精彩的故事,遇見好特別的人,我好像跟以前很不一樣了,可是剛回到台灣,生活中好多好多巨大的挑戰,我根本來不及整理這些七彩絢麗的彈珠。

那時,熟悉的同學都已經畢業,原本穿著吊嘎夾腳拖的男孩都換上了襯衫打上了領帶、親如家人的朋友們遠在世界各地、除了要重新適應台灣社會外,還要適應陌生的城市─台北、還要找一份大家認可的工作、感情也有很大的變動─我跟等了我一整年的男朋友提出分手...

唉,現在想起來,真的很想回到過去,給當時的自己很大的擁抱,真的很不容易。

我把故事硬生生的鎖進行李箱。整整一年,我不敢打開那個裝滿故事極不安份的的行李箱。

晚上那個裝滿故事的行李箱,總是會冒出一些聲音,用笑聲、用啜泣聲提醒我,它一直都還在那裡,有時候,它也就是靜靜的躺在那裡,陪我。

「那些故事有什麼好說的阿!根本不會有人想要聽。」我總是跟它這樣說。

我那時候有好多問題,關於世界,還有世界上的人,為什麼我們一樣,為什麼我們不一樣。

終於有一天,故事受不了了,不知道從哪裡找到的鑰匙,自己跑出來了。

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這就是人助旅行的開始。

到現在,我就任由行李箱大大方方地開著,讓那些故事盡情的唱著、跳著!

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今天,剛好重讀了《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我覺得自己就好像走在尋找金字塔的旅途上,不知道那裡有沒有寶藏。

一萬人對我的意義,不是從四位數到五位數,而是你們讓我相信,也讓我看見,原來這些故事發生,都有它的意義。

這麼多的故事,其實都只是重複的說著這些事:

********
◎ 旅行最好的紀念品,就是一輩子的友誼
◎ 生命,才是最值得去的地方
◎ 在旅行中生活,在生活中旅行
◎ 生活是一種態度,旅行是一種心情
*********

快一年了,你們都還喜歡這些故事嗎?

我自己很喜歡喔! 

因為想要讓這些故事被更多人聽到,讓更多人知道,原來旅行也可以不一樣,所以在今年五月,悄悄地和沐風出版社簽了約,計劃在今年年底,出版我的第一本書。

我們很努力地想要讓她變成一本非典型的旅行書呢!

又或者,她根本不是一本旅行書? 

你們想要看到一本什麼樣的書呢?

---
我是苡絃,這裡是人助旅行
每天都是值得紀念的一天!
FB: https://www.facebook.com/fairyseyes
Blog: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


(照片攝於離開布拉格的那一天的清晨五點)

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沙發衝浪客不沙發衝浪

沙發衝浪 (Couchsurfing官網) 是人助旅行時代的開端,世界各地註冊者在網站上免費提供沙發 (有時候不一定是沙發,也有可能是地板、和主人分享一張床、甚至有可能會有自己的一間房間),和陌生旅人短暫分享他們的生活。

旅人可以在旅行前,上網搜尋當地願意免費提供住宿的主人,透過信件來往確認後,到當地就能夠住進當地人的家。

沙發衝浪對於我來說,從來都不只是免費住宿。

旅人利用沙發衝浪旅行有諸多好處,像是住進當地人的家,看見一般觀光客看不見的當地真實生活、深入的文化觀察、結交異國朋友等;但不可否認地沙發衝浪也有其風險,比如說臨時被放鴿子、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住進陌生人家的安全性、和沙發主人因為語言不通產生的誤會、雙方文化不同,習慣不合而相處不愉快.... 

但是以我自己的沙發衝浪經驗,好處是遠遠多過於風險。

我在日本關西地區沙發衝浪的時候,就和一個四十歲的獨居男子在他嵐山的家烤章魚燒、觀察日本社會因應獨身時代時的變化、聊了天狗、姨捨山、竹子公主等小時候讀過的日本故事,聊同屬筷子文化圈的日本的孝道跟華人的孝道有何不同,聽他過去靠沙發衝浪了五十多國的故事,我們也一起接待了另一位前KGB的俄國女生;

在奈良的時候遇見對台灣有狂愛,自學中文和台語的日本搞笑男子組,令我感動的是,半年後,他們兩個贊助我一起和他們到合掌村公路旅行;

在大阪,我住在阿拉伯人的家,聽他如何反抗父親,掙脫社會與宗教的枷鎖,一個人到日本來圓夢 (去日本旅遊還能學到沙烏大阿拉伯文化,真棒!)。我還帶他去看甲子園棒球賽,透過棒球跟他介紹日本與台灣的歷史和微妙的台日情結。

我另一位沙發衝浪重度使用者的女性朋友對沙發衝浪新手的建議是:

你一定要把旅程準備到即使捨棄掉這個沙發你還是可以繼續旅行下去的程度。

當她在規劃旅行時,即使已經找好了沙發主人,看起來也都很靠譜,她也會把附近旅館資訊準備好,以防萬一 (沙發主人臨時放鴿子、沙發主人心懷不軌) 。

另外,在選擇沙發時也有很多要注意的,比如說有沒有沙發安全認證、是否提供照片、檔案描述夠不夠詳實、沙發友的評價...等。

我的一位日本沙發主人曾經跟我分享過一個故事:

有一次兩個女性旅人很緊急在半夜寫信給他,希望他能夠收留她們二位,因為他們被前一位沙發主人性騷擾。

這個好心的日本沙發主人收留了她們,也陪同她們一起review那位沙發主人的檔案,發現在他的評價中,已經有很多人的負評,但是這兩個天真的女生就這樣大剌剌的去住了!會有這樣的事件發生,顯然是出發前的功課沒有做好,還好後來沒有發生什麼事,真是萬幸!

還有一位男性朋友曾經到奧地利沙發衝浪,對方也是男性,在檔案上也清楚註明兩個會共享一張床,沒想到我的朋友晚上上床蓋好被子之後,對方從浴室全裸出來,鑽進被窩裡就從後面緊緊抱住他。在他嚴正拒絕後,對方才不敢放肆,但也因此有了跟一個裸男同床共眠的好故事。

如同我前面提到的,沙發衝浪對我來說,其實不只是沙發衝浪,更重要的是它能讓我看見在當地生活的人,透過跟他們聊天,更深入的了解當地文化。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使用沙發衝浪,也不是只圖那免費住宿的小便宜。

身為沙發主人,在沙發衝浪網站上,我最常利用的反而不是住宿功能,網站上除了提供住宿的選項之外,你也可以選擇和來自世界的旅人喝杯咖啡、或花自己可以允許的時間帶他到處逛逛。

來台北之後,因為自己在外租屋不方便,因此我把「住宿」選項設為「Maybe」,也在檔案裡註明:

我無法接待住宿,但是如果你想要跟當地人聊聊,我們可以一起吃個晚餐、喝杯咖啡,周末如果我有空的話,我可以帶你去幾個我喜歡的地方散散步,或者你有安排什麼行程,我也可以加入你,讓你帶我去看我沒有看過的台灣。

因為這樣,我每個月會收到2-3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沙發客的來信,當我確認對方的語言程度OK、檔案看起來友善有趣誠懇、沒有負面評價、是針對我發信而不是罐頭訊息發給所有在台北的沙發主人,我就會提供我方便的時間地點,和他見面聊聊。

我常常覺得,旅行是一種心情,每次和這些沙發衝浪見面,就好像在那幾個小時,透過他們的眼睛,重新看待這塊土地,也透過他們的分享,讓我覺得好像到他們的國家或他曾經旅行過的地方繞了一圈。我更喜歡把我在當時生活中的煩惱、感想和他們分享,問問他們的看法,讓他們可以幫助我跳脫框架思考,每次見面前,我也會讀讀最近發生在他們國家的新聞,和他們討論當地人怎麼看待這些事情,讓自己不要被媒體拉著走,而且每個月會有幾次可以把自己身為社會人的種種標籤拿掉,舒舒服服地做自己,也算是一種心理療程了!

(至於差點和一位挪威衝浪客發生婚外情,這又是另一段故事啦... 嘿嘿嘿...)

你說,可是我又不住在大城市,家裡也不是觀光區,會有沙發衝浪客願意來嗎?

Well,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Where there is a host, there is a couchsurfer.

我想要分享一個把沙發衝浪利用到最淋漓盡致的故事。

一位在雲林一所中學工作的朋友C,在課餘時間就帶著學生到沙發衝浪網站上看最近在台灣或要來台灣沙發衝浪客,如果和學生發現了哪些有趣的人,朋友C就會主動發信給這些旅人,請他們到雲林來玩,順便到學校利用課餘時間和這些雲林的孩子互動。




朋友C幫這些雲林的鄉下孩子打破了校園的圍牆,把教室擴大到全世界,而學生透過這樣的參與過程,完成了一次真實的沙發衝浪經驗,也藉機擴展視野,透過這些沙發衝浪客學到課本上學不到的東西。

比如說,瑞士人 J 教會學生不把自己習以為常的東西視為理所當然,他對於台灣有音樂的垃圾車驚艷不已。



我的克羅埃西亞朋友當初在台灣當交換學生的時候,戲稱台灣人都是 Garbage zombie (垃圾殭屍),只要垃圾車音樂響起,大家都好像著魔一樣,從家裡提著垃圾袋大量湧出,催眠似的往垃圾車移動。她很享受晚上的這種魔幻時刻。

來自華盛頓州的溫哥華的 J ,教會了學生幽默感。學生問他為什麼肌肉那麼大,練體操的他說:「我很容易流汗又很容易禿頭,所以只好有大肌肉。」

(也幫學生上了小小地理課,華盛頓州的溫哥華,不在華府,也不在加拿大。)




來自斯洛伐克的 A,教會了學生語言的重要性,與跨出去的勇氣。



他說:

「斯洛伐克只有5百萬人,如果他只會說斯洛伐克語的話,那他就只能跟這世界上的0.08%的人溝通,但是,透過英文,他便有辦法到世界上其他美麗的地方去認識其他美麗的人。所以,認真學英文吧,不是為了你們的老師、不是為了你們的父母,為了讓你們自己有個更有趣的未來。」



最後,就連學校其他老師,也加入他們,努力用不靈光的英文和他溝通,他是給學生最好的榜樣,想要表達的東西一個字說不出來,就用五六個字加在一起來表達。

學生最後,從自己的老師身上學到了不怕犯錯的勇敢嘗試。



就像來自土耳其的A說的:

「如果我們不能忍受學生犯錯,那他們到底要怎麼學習?」

朋友C也發現到,隨著一次又一次沙發衝浪的接待,小朋友也越來越進步,他們不僅更敢說英文了,學習也有了動機,透過這些沙發客的眼睛,他們更了解自己,也了解世界。

比如說,他們一開始只能問「你喜歡BL嗎?」然後自己就一群人咯咯笑了起來,也不管老外聽不聽得懂,但是在幾次練習之後,也觀察到老師和沙發客的相處,他們也學會了同理心,知道該怎麼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也會主動問很多問題了。

學生在這個過程,學會了最珍貴的「勇敢」、「同理」、「好奇心」三個寶物,我也相信這三個寶物,會一輩子跟著他們,帶他們飛翔到他們沒有想像過的美麗。

雖然是在雲林,但是這些小朋友的世界很大,心很遼闊。

我一直都認為「能自在地和外國人相處」,不是一種人格特質,而是能夠透過練習達到的一種能力。在台灣,國際觀總是被認為是菁英的特權,也幾乎與競爭力畫上等號,但我認為的國際觀,其實只是能夠「對世界保持好奇與關懷的態度」,無關英語能力也無關乎階級,而國際化,就是能夠和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不卑不亢的相處,僅僅而已。

這不是為了競爭力,而是為了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完整、更好的人。

每次在分享這些人助旅行小故事時,我都忍不住想像,如果他們其中有個人是未來的教育部長,認識一位芬蘭的朋友,會不會在制定教育政策時,更能擺脫菁英主義,把資源拿來關注弱勢,重視每個人的受教權。

如果未來的總統,在求學時期有來自五大洲的朋友,他在思考台灣未來時,就不會困在兩岸關係的僵局裡,而是能夠有更大的格局,看清楚台灣在地球上的位置和優勢。

未來的產線管理工程師,如果認識了來自東南亞的朋友,在工廠工作時,會不會願意對那些來自東南亞的勞工多點尊敬與理解。

未來的老師,有歐洲、非洲、中南美洲的朋友,他們上起地理課、歷史課,課本上面那些枯燥乏味的文字,能不能在他的魔法棒一揮下,變成一個又一個人的故事?

未來的大學生,在求學時期就能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變成朋友,當他畢業時,他的最高眼光就不會只是放在台積電,他會不會再勇敢一點,到世界上闖一闖,就像他那些朋友當初來台灣闖一闖一樣?

如果這樣,台灣會有多麼不一樣?


--------------
如果你想聽到更多關於沙發衝浪香豔刺激、精采絕倫的故事,可以持續  follow 人助旅行部落格臉書專頁哦!


正在撰寫一個可以玩一學期的「中小學沙發衝浪國際教育專案課程教案」。(每周1-1.5個小時),滿腦子都是瘋狂好玩的點子!等這幾天我寫的再完整一點再跟大家分享!

去年帶了兩個學期的國中國際教育社團,跟巴基斯坦、美國、南韓學生做了幾次視訊,也邀請不同講師分享國際經驗,學生也都玩得很開心,下學期就來玩沙發衝浪!

有興趣合作的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社團、相關科系/暑期營隊 或是其他教育相關單位,都可以跟我聯絡討論看看喔!

學校如果有類似國際教育社團或專案課程,我都可以去當講師,不管是一節課的個人經驗分享,或是一學期透過沙發衝浪的專案執行,都歡迎與我聯繫,我們一起帶學生看世界!

如果能夠把這個專案推廣到台灣,讓它遍地開花!那就太棒了!

教改,真的就是從每一個小小的改變創新做起!

如果你也覺得不錯,也可以把這個訊息,或是以下這篇文章跟你在學校機構服務的朋友分享喔!
************
嗨,沙發衝浪客,你們要不要來雲林玩!
國中老師幫助鄉下孩子和世界做朋友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55001/
************




看到TNL文章下方有人問:「怎麼不邀請一些印尼,泰國,越南的朋友?」
----------------
因為沙發衝浪主要語言還是英文,所以使用族群大宗還是落在「比較敢」使用英文的歐美國家 (比較敢不一定比較好喔)

當然還有其他文化因素導致沙發衝浪網站上歐美使用者較為活躍的現象,在這裡就不贅述了。 (你們覺得還有什麼原因呢?)

我真的沒有遇過印尼、泰國、越南朋友的來信,倒是也有不少中國大陸、新加坡、日本、南韓的沙發衝浪客呢!

如果有機會的話,都可以邀請不同國家的人阿,畢竟沙發衝浪的目的就是多元文化的交流!

韓國KBS電視台所拍攝的紀錄片 ─ 魚 (Super fish)!

【紀錄片】

我會開始看紀錄片,其實也是受到的德國男孩 P 的影響,他說在德國有優良的紀錄片製作歷史,在德國收看紀錄片節目的觀眾群也很龐大,看電視的同時也在吸收新知。

所以他常常跟我分享一些知識性的東西時,都會說:「我曾經看過一個紀錄片,裡面提到...」

他說,德國節目製作紀錄片的技術和編劇越來越高超了,他們甚至還引入很多電影元素,讓紀錄片更有可看性!

「我真的很喜歡我們國家!」他驕傲地說。

因為這樣,我也越來越喜歡紀錄片了!尤其喜歡BBC的紀錄片系列。

而且觀看一部精采的紀錄片所帶來的感動與興奮絕對不會亞於電影!


說這麼多只是要分享今天早上看的一部韓國KBS電視台所拍攝的紀錄片 ─ 魚 (Super fish)!


(偉大的魚腥味)

非常好看!!

內容講述人類與魚類的歷史,看完對這世界在時空上的互動又有了更深一層理解!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魚類與基督教、大航海時期、新大陸的發現的種種關係。

我也終於理解,為什麼在歐洲古建築的門板上,常常可以見到魚的雕像,你會看見世界在你眼中展開。

到荷蘭,品嘗路邊小攤販隨處可見的生鯡魚 (herring) 時,你會發現,整個世界,化成一條魚,游進你的口中!

旅行,要這樣才有意思!

【魚─Super Fish】
http://www.pts.org.tw/program/Template1B_About.aspx?PNum=608&PURL=SuperFish




 魚是人類重要的飲食來源,在特定傍河或傍海的地區,魚更是維繫文明之命脈。韓國公視KBS一系列五集的紀錄片「魚」耗時兩年製作,走訪五大洋共24國拍攝,從人類第一次捕魚,到今日的捕魚技術,及桌上的魚類菜餚,揭露人類文明與大自然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第一集「地球上的魚類」講述魚類如何餵養全世界的文明。地中海地區每年洄游鮪魚的死亡,贈予當地居民數千年的生命。非洲馬利地區的多貢族傍尼日河支流而居。在非洲乾枯大地上,當地一年一次的捕鮎魚慶典如同一場戰役。對於疲於乾旱和飢荒的多貢族人來說,這是一場甘霖的慶典。鏡頭難得捕捉到四千多名壯丁一躍入水的畫面,極為壯觀。

 第二集「偉大的魚腥味」探討世界各地保存魚類的方式。在一年中糧食最豐富的季節眝存食物,在不足時食用,是人類史上最重要的成果。瑞典的發酵鯡魚以鹽醃漬,紅潤熟成的發酵鯡魚加工成罐頭,是全瑞典的人氣商品。在阿拉斯加地區,居民必須撐過漫長又嚴寒的冬季,此時鮭魚油與乾鮭魚提供了重要的脂肪酸與維他命。在尼日河的乾枯之地,煙燻魚可說是最偉大的發現,而家家戶戶唯有男子擁有煙燻魚倉庫之門的鑰匙。

 第三集「壽司奧德賽」介紹全球的壽司。壽司不僅是日本或亞洲人喜愛的食物,各種膚色的人們都為它陶醉不已。鏡頭來到紐約曼哈頓的高檔餐廳,探討壽司如何抓住這些領導世界潮流的紐約客的胃。澳洲南端的林肯港可說是世界鮪魚的首都。六十年前還是個貧窮漁村,卻因為全世界對壽司的喜愛,儼然成為全澳洲最富有的城市。林肯港的奇蹟與壽司密不可分。

 第四集「週五之魚」探討魚類與西方宗教的關係。五餅二魚是耶穌以五塊餅兩條魚餵飽五千民門徒的奇蹟故事,魚在基督教中為聖體,象徵耶穌的身軀,吃魚象徵與基督合而為一。在耶穌死亡的神聖星期五,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家庭餐桌上一定會有魚。在捷克,聖誕節是一年中魚需求量最多的一天。捷克居民甚至把魚鱗放在皮夾裡,相信會帶來好運。本集並從達文西畫作,分析魚在西方文明中扮演的角色。

 第五集「製作團隊的拍攝日記」則是紀錄片的拍攝日誌。跨國工作團隊走訪五大洲,克服萬難,以高速攝影機捕捉到世界各地捕魚的精彩畫面。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

旅行是新的信仰?

隨著交通和資訊越來越發達,自助旅行似乎也變成一門顯學。很多人想要在旅行裡面找答案,以為只要出走,所有問題就會一掃而空。就連「看過世界」的旅人,也有不少在回來之後變成被崇拜的對象,說起道理來都擲地有聲了!

與其說,旅行是萬靈丹,倒不如說旅行像是洗了一場三溫暖 ( 或是你也可以說是 SPA、桑拿、土耳其浴...),在這樣的過程中,你能洗去全身的汙垢,更深層的還能排除體內的毒素。

這是因為在旅行的過程中,我們重新定義了自己。你就是你。你不再是某某學校的學生、某某公司的員工、某某的女兒、月薪XX萬的上班族、兩個小孩的媽媽... 你就是你,沒有任何標籤的你自己。

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裡,你好像回到原始嬰兒狀態,就像那時候初來乍到這個地球一樣,每件事情都那麼新鮮好奇,有那麼多停不下來的為什麼!

這種人類原始的積極性在慣性社會裡被消磨無幾,你在社會化的過程中,學會了去在乎你不想在乎的事,在一次次他人的否定中,屏蔽了自己內心的聲音。

但是,登機升空後,隨著雙腳離地,掙脫了地心引力,你也掙脫了舊的你自己;再次踏上地球表面後,你已經是一個新的你,你學會辨識自己真正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學會看見最真實的自己,學會與自己獨處。

那些在舊世界裡的"仙"(汙垢的台語),在每一個新的嘗試後,都被你搓掉了。

關於旅行的收穫與改變,已經被說得夠多了。但也因為被說得那麼多,我們才產生了這個誤解,是不是只要我能夠去旅行,我就無敵了?我人生就無憾了?我可以無怨無悔的回到我原本絕望又可悲的人生?

Hell no!

旅行過二十多個國家的我知道旅行裡沒有答案。

布拉格沒有、巴黎沒有、倫敦沒有、柏林沒有、薩格雷布沒有、赫爾辛基沒有、芝加哥沒有、洛杉磯和舊金山都沒有、、香港沒有、耶路薩冷沒有、京都沒有、馬尼拉沒有、西貢沒有、吉隆坡也沒有...

旅行,不是要去解決人生的問題,而是把那些縈繞在每個人心頭卻沒有人敢拿出來討論的大哉問,放進你的背包裡,帶著它們去和世界對話,是,你的背包可能會因此沉了一點,你的步伐也會因此慢一點,但是當你發現,原來每個人背包裡的大哉問,都跟你差不多時,你才真正和這世界產生連結。

原來,關於家庭、關於愛情、關於工作、關於想做的事、關於人,關於世界,我們想問的都那麼相似!

於是,也就只有這個時候,在洗完三溫暖,回到你自己之後 (搓掉"仙"以後),你才能在別人的鏡子裡,清清楚楚地看見,原來我就是一個「人」阿!

還有更重要的,那些跟你看起來這麼不同的人,黑皮膚的、綠眼睛的、紅頭髮的、高到你跟他聊天五分鐘就脖子酸的,胖的抱起來很溫暖的、臉上密密麻麻都是曬斑的、刺青的、奇怪頭髮的....

原來在這些不一樣的外表下,都是一樣的人。

跟我一樣是真真實實的人,有脆弱、有悲傷、有缺點、有失意、有無奈、有軟弱、有不能接受的自己的人。

然後你們把背包打的更開,互相交換看看這個重重的背包裏面除了這些問題還裝了什麼。

原來長得很壯的你在自己很脆弱的時候,就會允許自己找個很安全的地方大哭一場,接受那個就是真正的你,然後你就會好過一點了。

原來看起來總是很開心的你在看到自己一個缺點的時候,也會同時說自己的一個優點,然後說,恩!這兩個我都是真正的我,真好!

原來說話小小聲的你在現實生活不允許的無奈中,還是會努力想盡辦法堅持,相信世界這麼大,餓不死人的。

雖然你和家人常常吵架、意見也總是不合,但是原來跟家人隨時都可以擁抱,可以大方地說我很愛你。

原來你也很怕得罪人,但是你更願意真誠,在該說真話的時候說真話,該做自己的時候做自己。

原來你一開始也不知道要怎麼樣表達你不同意,但是你發現原來不同意不代表你在否定別人,就如同你學會了別人不同意你,也不代表是否定你自己。於是你可以更真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了。

原來這個東西在我們國家完全不可以,在你們國家是像呼吸這樣理所當然!

然後呢,你把這些交換到的,很重要的「工具」,也裝回自己的背包裡,奇怪的事,背包反而比之前還要輕了,即使那些沉重的問題還在!

可是這個時候,你願意不管到哪裡,都背著這個背包,去和人交換工具了。

Dear,旅行裡沒有解藥,但是生命裡面有。

畢卡索說過:「看事情的方法只有一種直到有人給我們點出一個不同的角度。」

就像我很喜歡的敘事治療心理師錦敦也說:「生命,才是最值得去的地方。」
他在書裡說:

當我透過聆聽別人的生命故事,而觸碰到自己內在的深刻體驗,這種共鳴感受就是所謂的生命感。這些生命的碰觸會影響我接下來的行動與思考,影響我的人生。這就是序說故事的影響力。因為匹此的生命在故事裡現身,於是更深刻的相互影響就發生了,這也是為何敘事治療強調聽故事、說故事,因為故事可以乘載活生生的生命,可以更自然地產生影響人的力道。
克羅埃西亞女孩也說過:

It's not the cold concrete or stone buildings, it's not the natural beauties or food: it's special people who make travelling worth travelling and life worth living.
無關冷硬的混擬土或石頭堆砌成的建築物、也不是的自然美景或美食,而是我們遇到的那些特別的人,值得我們不斷旅行,值得我們不斷的活。

當我每次在記憶抽屜裡翻找那些讓我流連的景色時,我最不忍釋手的,還是那一張張熟悉的臉孔。

我們都對彼此敞開了背包,因為我們交換了那些大哉問,雖然我們都還不知道答案,但是我們也交換了一些好用的工具,讓我們在洗完三溫暖之後,回到原來的地方,"仙"又長出來了之後,可以用這些交換回來的工具包,就像小叮噹的百寶袋一樣,裡面有勇氣肥皂、真誠刷子、相信沐浴乳、愛的洗髮精,甚至還有為自己的人生負起全責面膜、甘你屁事磨砂膏、爸媽我愛你但人生是我自己的浣腸,然後一遍一遍的為自己洗去汙垢,在鏡子裡重新看見那個「人」。

去吧!到世界各地去看人吧!

走吧!開始人助旅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