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最美的風景


今天看到商周的一篇文章: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只適用於白種人跟日本人

我很少在這裡分享批判性的文章,但是對於文章裡的現象,一直以來都了然於心,之所以今天分享這篇文章,是因為裡面毫不掩飾提到的歧視,就是是我一直不斷書寫的原因之一。

你一定聽過「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句話;不過,在我走過了二十多個國家、遇見了世界各地的人之後,其實我知道,不管在世界的哪個角落,最美麗的風景,都是人。

但是,同樣的,最醜陋的風景,也是人。

我不能否認,跟世界上很多地方比起來,台灣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地方,你很少看到一個地方的人這麼努力、這麼聰明、又這麼善良。

但如果只是一味的用「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鄉愿的來行銷台灣,卻對屋子裡的大象─「歧視」視而不見,這簡直無法原諒。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只適用於白種人跟日本人」這無疑是對台灣人最血淋淋的批判,很不幸地,很殘酷地,它是真的。

今天早上,也在管仁健先生的文章中看到一句話:
「人類的文明,常是由自己的愚昧與別人的苦難累積而成。我們討厭被歧視,但遇到比自己更弱的人時依舊歧視他。我們討厭被壓迫,但遇到比自己更窮的人時依舊壓迫他。我們討厭恐怖主義,但我們執行反恐怖主義時手段更恐怖。」

我每次在分享的最後,一定會提到的就是國際觀和國際化這件事。

我一直都知道,我雖然看起來像在寫旅行,但書寫的核心其實是我們正規教育裡缺少的「國際教育」,尤其是在聆聽、尊重不同文化這一塊。

一直到現在,我們接觸到異文化時,仍有太多不理性的情緒,我們哈我們仇,哈日、哈韓、哈美、仇中、仇韓、仇菲...

但是為什麼卻很少把這些情緒,轉換成「知」,我們哈日卻不知日,我們仇中卻不知中,仇韓哈韓卻不知韓,我們歧視越南、菲律賓、泰國,卻不知東南亞...

尤其是文章裡講到關於阿富汗的那則新聞,那天新聞出來,我看到了下面留言,看了很生氣很生氣,很難過很難過,我不知道我的書寫,什麼時候才能影響到那些人?

國際觀和國際化,並不是菁英階層的特權,也不是英文好的人才能擁有的能力,更不是穿著西裝每天坐飛機跟外國人開會就叫國際人。

我對國際觀跟國際化的定義很簡單:

國際觀:對世界的好奇與關懷,並給予尊重
國際化:能夠不卑不亢的和來自不同文化的人互動

人助旅行,走進世界裡,為了看見存在每個文化裡的高貴靈魂。

節錄文章最後一段:

歧視乃因不能知彼,自卑乃因不能知己,不能知己又無法知彼,就是無知。過度讚揚或貶低自己與他人,追本溯源,都是因為「不理解」。台灣人開始想理解自我與世界了嗎?我們似乎只看到太多恐懼與遲疑,卻還看不出台灣人試圖讓自己變得更加有知的掙扎與努力。我們還在醞釀醒覺的一刻。

十年或者二十年過去,會不會有一天我們終將能不把日本人與白種人當作是優於我們的上賓,但我們能否真正把其他人種,也當作與我們地位齊同的「人」?會不會有一天,台灣人能夠昂首挺胸,不再需要外在肯定,也能清楚明澄地自己看見自己的優點與缺點?此時我們或許真能看到,台灣確實擁有全世界最美的風景。

我是苡絃,這裡是人助旅行
自卑與自信
FB: https://www.facebook.com/fairyseyes
Blog: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

身為讀者

寶妹說,她現在看很多書,還看不太懂,有些地方還要思考,她會用一個標籤貼著,把困惑寫在標籤上,好讓後日再讀,可以延續跟書本的對話。

我說,我習慣在書頁上折角,螢光筆大剌剌的畫,在空白處揮霍的書寫。

寶妹說,她捨不得。

嗯,我說沒關係,身為讀者,我是殘暴的,而妳是溫柔的。

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到菲律賓學英文:杜威遊學體驗

你知道嗎?早在十多年前,韓國和日本就已經開始在菲律賓各地設置語言學校,每年至少有十萬個韓國學生,專門到菲律賓學英文,菲律賓城市的街上,也有隨處可見的韓文招牌。近幾年也越來越多台灣學生捨英語系國家就近至菲律賓學習英文,除了物價低廉之外,著重在英語學習而非遊學體驗的菲律賓語言學校,也多能為學生量身設計課程,在最短的時間,讓英文進步最大化。
 9/28-10/6 受到杜威遊學活動邀請,我會到菲律賓的宿霧,體驗當地的語言課程。

目前行程規畫是這樣:
9/28 ()
9/29 ()
9/30 ()
10/1 ()
10/2 ()
10/3 ()
10/4 ()
10/5 ()
抵達宿霧
英文課程
英文課程
英文課程
英文課程
英文課程
學校行程安排
學校行程安排
然後我會在10/6早上飛往馬尼拉,在當地自由活動兩天後,10/8回台灣。
雖然只剩一個禮拜,但是如果對於遊學體驗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私訊和我連絡,和我一起在9/28一起到菲律賓喔!
對於菲律賓遊學還很陌生的朋友,可以先看下面三立新聞專題報導這段影片:
菲律賓逆境生機-消失的國界系列報導

我自己對於「到菲律賓學英文」這件事的最早接觸是大學時期,有一年暑假,一個學弟說他決定要去遊學學英文,大家都以為他要去像是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這種英語系國家,但是當他說他要去菲律賓兩個月的時候,大家都很驚訝。但其實對於想要短期之內提升英文能力的人,菲律賓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因為:
一、                課程扎實緊密,有專業的師資讓你每天有八小時的時間開口說英文
二、                距離台灣近且物價低廉,遊學費用約為其他英語系國家四分之一
三、                菲律賓也是一個觀光發達的國家,可以利用課餘時間體驗熱帶風情
菲律賓語言學校的課程安排與其他英語系國家不同,一般英語系國家的遊學團通常都是一天3-5個小時的團體課,下午學生就能夠自由活動。但是在菲律賓他們的課程安排較為緊密,也會有大量的一對一課程,以這次我要去的學校QQ English為例,他們每天就有八個小時的英文課,其中一對一教學就佔了六個小時,完全根據學生程度來量身訂做課程,另外還有兩個小時的團體課,則是一對四的教學,每天晚上還有比較輕鬆的大團體課可以選修。也是因為相較於其他英語系國家,菲律賓的人力較為低廉,所以日本跟韓國才會利用這樣的優勢,在菲律賓創設語言學校,打造全英文的優質學習環境。在我這次去的 QQ English 日系英語學院裡,師生比更是高達400170,也就是每一位學生有超過兩個老師服務的比例。 
在諮詢的過程中,我還了解到許多韓國學校甚至還推出「斯巴達專案」,每天長達10-12個小時以上的魔鬼訓練,希望能在短期的時間把英文水平拉高!這種專案對於要準備托福、雅思、多益考試的學生效益都很大!除此之外,他們學校內部也都設有考場,讓你一上完課馬上就能無縫接軌考試,是一個原車原地考照的概念。
除了日韓的大學生和企業送來的培訓生,很多台灣人更是利用菲律賓當成是到紐澳打工度假或是英語系國家求學的中繼點,先在這裡花幾個月的時間把英文能力練好,到了當地就可以更快速融入社會,在打工度假的時候也有比較多的機會可以找到工作,甚至也不用因為英文能力不足,必須要參加學前的語言課程。(就我所知,有些英語系國家如果你的英文沒有通過入學測驗,他們會強制要求你先在當地語言學校修半年到一年的語言課程,等通過標準才能上課。)
曾經在布拉格交換學生一年的我,對自己的英文還算有自信,生活基本溝通能力沒問題,交朋友要深入對談也OK,要針對特定議題表達想法也算順暢,甚至要吵架也是不輸人的。但我也知道自己還有很多方面可以加強的,所以我對於這次體驗中網路新聞課程、商務英文、簡報能力練習等課程都非常有興趣!我覺得語言學習是一輩子的事,從來沒有「英文已經夠好了」的時候,所以有這次的機會,能夠在畢業之後還能大量的接受英文的訓練,我覺得非常的難得。而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難得的學習機會,因為我本身也是華語老師,剛好可以藉機去看看菲律賓老師是如何進行語言教學的。
課程安排中還有一個重點是發音,但是說到發音,大家對於菲律賓的疑慮就是菲律賓的英文發音會不會有菲律賓腔呢?其實菲律賓受到美國殖民的影響,一直以來都是亞洲英文最好的國家。和想要留在家鄉有份穩定工作的台灣人很不一樣,菲律賓年輕人很小就知道「到海外工作」是菲律賓人的宿命。所以他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英文的重要性,學校教育也非常強調英文這一塊。
我的發音有透過老師指導和自學修正過,所以自認沒有太大的問題。不過我想發音是很多台灣學生學英文的痛,因為在學校的正規課程中,通常在第一堂英文課,老師就會簡單帶過KK音標,因為著重在閱讀方面以考試為導向的訓練,之後的教學也不會特別注重發音這一塊。但是我自己的經驗是,在發音這一塊沒有學好的話,在聽力和口說這方面要進步難度還蠻高的。
菲律賓逆境生機-消失的國界系列報導影片裡面的菲籍老師講的都是非常標準的美式英語!我也會趁這次的體驗,多跟大家分享我的觀察。
在這邊我先引述兩位網友的分享:
「我到菲律賓擔任志工時,也非常驚嘆於他們的英語能力啊!(同時羞愧於自己的破英文......)」─Su Min Lai Summer
「分享一下我個人的經驗給大家參考。我曾在菲律賓的幾間語言學校"打工免費換食+宿+",前前後後一共待了7個多月()。基本上,"大部分"的老師的學歷最少都是大學畢業,發音也好,幾乎沒有口音問題(菲律賓是美國腔)。」─Hiroshi Kyo
我覺得真的有心想要學好英文的人,不妨考慮到菲律賓進行短期遊學。這次合作的杜威遊學公司,他們跟菲律賓各地的語言學校都有合作,可以根據你的需求,為你安排適合的學校和課程。
我在出發前分別接受了兩次諮詢,兩次都是由台北辦公室的Pei幫我介紹。Pei非常的熱心也專業,她說其實公司常常會派他們到當地出差,親自了解該學校的課程、師資、環境,所以能夠知道什麼樣的學校適合什麼樣的學生。
熱心專業又親切的Pei
我們第一次見面,Pei主要跟我介紹當地環境,她從菲律賓的整個語言學校現況、一直到宿霧這個城市,最後到我要去的QQ English及學校周邊環境都幫我做了很詳盡的介紹。讓我最驚喜的是,每一間語言學校都有附設學生餐廳和運動空間,比如游泳池、健身房等,讓學生不僅可以安心、專心學習,還能利用課餘的時間就近運動!
第二次見面就是幫我做行前準備和介紹。他們會幫你聯絡學校、安排住宿,機票簽證等也會一一幫你打點好,到了當地,更會派人專門接機,只要你一抵達機場,就會看到學校人員在接機處等你,Pei也幫我準備了一張裡面有100 peso的預付電話卡,讓我一到當地就可以使用,以備不時之需。
更貼心的是,對於第一次出國的朋友,他們也貼心製作搭機手冊,裡面有他們人員親自在機場一個步驟一步驟拍照的中文詳解,你只要跟著手冊走,就不會出錯。透過杜威遊學公司,除了打包自己的行李之外 (他們連行李清單都幫你列好了),你完全不用準備任何東西,就是過去專心學英文就好了!非常適合沒有出過國或是很忙碌的人!
至於大家比較有興趣,關於花費的部分,在影片2:00的地方有提到,美加遊學一個月大約是15~20萬台幣,到菲律賓遊學一個月學費+食宿+機票大概是4~5萬台幣。

影片【菲律賓逆境生機-消失的國界系列報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LkWtda2_YY


但還是要看你去的城市、學校而定。

如果大家想要了解更多細節,可以到這裡填寫表單預約免費諮詢喔!有什麼疑惑都可以跟她們詢問。


我這次的身分,就是去「幫大家體驗」,如果你們對於到菲律賓學英文有任何想要知道的,都歡迎跟我說!我會在當地為大家做即時報導。

另外想要趁這次機會跟著我一起到菲律賓遊學體驗的朋友,也歡迎私訊給我喔!

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用九層的三明治,認出更完整的自己

我記得國小的時候,老師教到了缺點這個詞。

然後她請一個小朋友站起來,問他:「你可不可以很快地說出自己的缺點呢?」

小朋友很快的點頭。

雖然沒有點到我,但是矮矮的坐在第一排的我想都不用想,馬上就在心裡數出一大堆我的缺點了!

我很愛賴床,每天上課都遲到、我不愛乾淨,抽屜跟房間都亂七八糟的、我討厭寫作業、我不喜歡幫媽媽做家事、愛生氣又霸道,不懂得禮讓弟弟、我容易粗心,老是忘東忘西、我沒有耐心,做事不經大腦... ...

一個轉瞬間,缺點就像數星星一樣,越數越多耶!

不管是吾日三省吾身,還是要凡是反求諸己,懂得反省是一件很好的事!

我想,如果老師等一下問到我的話,我有超多答案可以說的!

沒想到老師居然說:「既然講缺點這麼容易的話,那妳說說妳的優點。」

老師怎麼沒有照劇本演呢?

這個被叫起來的小朋友,看起來也跟我一樣,一下子就準備好了數不清的缺點,要跟大家分享,但是當老師問她優點的時候,卻愣在那裡一個也答不出來了。

老師接連著點了好幾個同學,要大家說說他們的優點,我這時候絞盡腦汁,越想越緊張,發現我真的說不出一個我很引以為傲的優點耶!

被叫起來的小朋友們,也都沒有一個說得出來。

那次之後,我對自己的理解就是,我是一個什麼都不夠好的人,很努力很努力改掉這些缺點,就是我要認真做的功課。

這種過分的自謙,再加上原生家庭不是讚美小孩的教育方式,到後來竟然因為把焦點全部放到自己要改進的地方,為自己設立了很多很高的的標準,而不敢相信自己擁有美好的內在,變成了自卑。

長大後,我也發現大家常常在要說自己好之前,都要先貶低自己。

「我這個人沒什麼優點啦,唯一的優點就是肯學。」
「我真憨慢講話,但是做人金實在。」

或是向外人稱讚身邊親近的人也得貶低他們先。

「我老公齁,沒什麼好啦,就是老實。」
「我們家小孩,什麼都不會,就是數學還不錯。」

這樣的說法,很容易在心裡會內化成窄窄的自己,有時候會活的卡卡的,沒有辦法舒展,也放不開。

我後來發現,這種窄窄的自己,或是前面說的自卑,還有我小時候常常被說的鑽牛角尖,是因為看到了「不完整」的自己,這個自卑心理絕對不是自己造成,也不是天生的個性就是這樣,而是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機會讓別人帶著你看到更完整的自己。

而我想自信應該是外面來的東西,必須得由別人看見了、肯定了,再透過一個自己也看見了,肯定了的內化,自信才會長出來。

這種自卑不只對人,我想對於所有我們有認同的東西都適用。舉一個例子來說,以前的我常常覺得台灣什麼都不好,什麼東西拿到國際水準比都比不過人家,又常常看到很多負面的新聞,我以為這個就是台灣的全貌了。

一直到有一天,我認識到一位在台灣念書的以色列的朋友,他跟我分享他如何來到台灣的故事,我才透過他,看到了更全面的台灣,認出來台灣更完整的模樣。

以色列青年在服完兵役之後,通常都會利用當兵時領的薪水,離開自己的國家到世界各地壯遊,這個以色列朋友也一樣,服完兵役後,就揹著背包走進世界裡了!

而這一走,就是兩年,他這兩年來走到世界各地,到過最先進的國家也深入過最貧窮的國家,遇見了各式各樣的人,什麼樣的城市他都見過了。

他說,到了泰國的時候,背包客棧的旅客,交換著彼此旅行的資訊,他聽到了再更往北邊去的地方,有一個小島,小小的靠在中國大陸的旁邊。每個人都說這個小島跟中國大陸的文化很像,可是也很不一樣,很值得去看一看,小島的名字叫台灣。

就這樣,以色列朋友就背起他已經揹了兩年,走過世界各地破破舊舊的背包,來到了台灣。

然後,在去過了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地方之後,在他第一天抵達台灣,他就認定台灣是他到過最棒的地方,而台北,到現在為止仍然是他最愛的城市。

他說台灣人民的友善絕對是世界第一,那種毫無保留、不求回報地對陌生人敞開的善意,他在其他地方從來都沒見過。即使初來乍到,卻能在一個陌生的土地上感受到他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在許多地方旅行,如果有當地人靠過來問他需不需要幫忙,他一定會提起戒心,當心這個人是不是帶著其他目的,唯有在台灣,在路邊被問到的時候,他知道,台灣人,真的就是只想要幫忙而已!

他在台灣還看到了豐富多元的文化,也對於台灣人能夠把傳統和現代科技巧妙活潑地融合感到大為驚奇!有一次到金門,正逢金門鬼月祭,有一場好大好大的遶境活動,他看著用LED燈裝飾著炫麗色彩的神轎還有跳著舞曲的電音三太子,各個廟宇派出的大神將、八家將這種人和神明沒有距離的溝通方式,讓來自傳統猶太家庭的他對台灣靈活的傳統演化感到佩服。

而沒有停止過的鞭炮聲,也讓他感觸良多,在世界上許多地方,尤其是他來自的國家,這麼巨大的火藥聲響,只會讓人聯想到街頭幫派槍戰、警匪衝突、甚至是戰爭,但是在台灣,這些砲聲可以持續三天三夜,眾人在炮火中起舞,沒有人需要提心吊膽。

還有其他像是物美價廉 (黑心廠商退散!)、民主與言論自由、豐富的地貌自然景觀、生物多樣性、都市建設完善,台北交通發達、人民教育水準高、科技進步.... ...

後來,他就直接把背包放下,在台北學了半年的中文。之後回到以色列,仍然對台灣念念不忘,還申請到了台南唸博班!

我的這位去過世界各地的以色列朋友一下子就劈哩啪啦講出了好多我以前沒有看到的台灣,甚至把台灣當成他第二個家,難道我沒有看到這些東西,就代表這些東西不存在了嗎?會不會是我把太多的關注,都放在負面上,而讓我看不到完整的台灣?

往後的日子,我從其他更多的外國朋友的眼中,認出了台灣的其他更多面向,裡面有很多不好的,但是好在還有更多好的!

(蛙大眼中的台灣,好美、好美、好美,土地美、故事美、人美)


這個,不就是一個自信滋長的過程嗎?這個自信滋長,並不是只關注在美好正向的那一面,而是透過他們的眼睛,我看到了更完整的台灣而已。

能不能,我們把專注在缺點或是自謙的句型改成這樣說:

「我有很多優點,其中一個很讓我引以為傲的就是我不太容易放棄。」

「我老公什麼都好,尤其特別貼心。」

「我的小孩真的很棒,我特別喜歡他勇於嘗試。」

這樣說出來,就好不一樣了!說完,就有力量了。

相反的,當你發現別人怎麼樣做可以做得更好的時候,(我不喜歡用缺點這個詞,因為這個詞代表了生命的不完整,我認為每一個生命都是一個地球甚至是一個宇宙,都是完整的)

在企業界常常提到的叫 三明治說話術,意思就是說,把別人不喜歡聽到的東西,夾在兩個聽起來很好聽的話裡面,這樣子就會更容易讓人把這個不喜歡聽的東西聽進心裡,也更容易造成行為的改變。

三明治說話術通常會長這樣子:

1. 先說出你觀察到的優點 (對象:一份報告、一次表演、一個人)

ex: 這份報告條理非常清晰,而且用字深入淺出,讀起來非常通順,尤其是開頭這一段,一下子就點出了很重要的問題,我很喜歡。

2. 再提出建議,具體說明對方怎麼做會更好  

你可以用「可是、但是、不過」先點出缺點,但我更喜歡直接這樣說:

ex: 如果中間的地方可以再加一些案例佐證,結尾可以再說得清楚一點,那就會是很棒的報告了!

3. 最後肯定對方的努力

ex: 辛苦了,一定花了你不少時間!

很多人說,這是一種話術,這種說法好像把這個當成是一種帶有絕對目的性的技巧。

但是在我看來,這個說法是一個過程,是一個幫助聽者看到更全面的自己的一個過程。

如果這樣說話的方式,要對陌生人或是不親近的人來說很困難,至少,對於身邊我們想要珍惜的人,我們可以幫助他們,認出更完整的自己來。

這不是正向思考,而是幫助我們看到更大更完整的自己,我們看到了不好的那一面,也看到了好的那一面,只是我們更願意把目光專注在我們想要讓它增長滿盈的那個部分。

因為我一直都深深相信著:相信的能量,我們願意關注的,就是我們相信的。

What you appreciate appreciates. (你所關注、認可的的會增長。)

當我們把目光放到優點的時候,優點也會像星星一樣,越數越多喔!


最後用一個小對話來做結尾,今天朋友想要看我最近寫好的書稿,我知道我自己就像宋冬野那首董小姐裡唱的,「我也是個複雜的動物,嘴上一句帶過,心裡卻一直重複。」尤其是講到缺點這件事!

所以在傳了書稿給這位親愛的朋友看的時候,我忍不住說:

你知道,趕稿中的作者心裡其實是非常非常脆弱很容易崩潰的,如果要給我回饋的話,請在增加我自信心的基礎上給我回饋,我不要「但是、可是、不過」,就算你使用三明治法,也會一眼就被我看穿,如果你真的看到什麼非講不可的重大缺失,請把它包在厚厚地九層的三明治裡,再拿給我!

對耶!除了三層的三明治之外,也可以包在厚厚的九層、十二層三明治裡,看到更多更多更完整的我自己啊!

就這麼決定了,以後要給我的三明治,都要九層起跳喔!


試試看,要說優點的時候,跟自己或別人說:
「我有很多優點,其中一個很讓我引以為傲的就是...」
想要做得更好的時候,用厚厚的三明治法來看見更全面的自己!

--------------------------------------------------------

文章之後,讓我的好朋友 克羅埃西亞女孩Mateja,以及用 101 層三明治愛台灣的海明威,讓我們繼續看見那些,我們曾經忽視的,完整的台灣。

克羅埃西亞女孩對台灣人的告白: A Love Confession To Taiwan From Croatia


老美敢用生命讓世界看見台灣: 101 Reasons To Love Taiwan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戰爭之外─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生活紀實




【偏袒,是因為我們想保護那些我們珍視的東西】

謝謝大家今天來聽我們說故事,滿滿的感動,演講過程也起了好幾次雞皮疙瘩,比較嚴重的幾次是頭皮發麻,這是我的身體告訴我,我心中某個部分被觸動到了的很直接的訊息喔!

我也看到有幾個朋友在聽到巴勒斯坦故事的時候,為他們流下了很心疼的眼淚。

你們也被什麼觸動到了嗎?可以跟我分享嗎?



如果對於這個議題有興趣的朋友,在這裡我把投影片最後推薦的書、影片、網站、電影在這邊跟大家分享。

◎ 中文網站: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網
http://palinfo.habago.org/

◎ 網路影片: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動畫簡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IwQGAfreoQ
民視-前進以色列專題報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CAv-amq2Qs
【天下雜誌】以色列報導 (共六集,每集五分鐘左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6BgDJ1Sm5Q

◎ 書籍:
哭泣的橄欖樹 (Morning in Jenin)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77674

◎ 電影:
泡泡公寓四人行 (The bubbles)
檸檬樹 (Lemon Tree)
奧瑪的抉擇 (Omar)
與巴爾什跳華爾滋 (Waltz With Bashir)

希望這些內容,能夠提供大家新聞媒體以外的視野。

也如同今天講座一直強調的,從我這邊分享的東西,是從巴勒斯坦的視角出發,所以看到的也是片面的資訊,難免偏袒。就像討論兩岸問題,從台灣人口中提到的故事跟從大陸人口中提到的故事肯定是兩種不同的版本。這也是為什麼今天的講座特別不容易,因為【擁抱以色列】的版主李潔和她帶來的幾個曾經在以色列念書的朋友能夠讓我們看到故事的另一面。

但是,我覺得「偏袒」並不是一個太負面的詞,我們之所以會偏袒,是因為我們偏袒的那一方有我們想要保護,我們想要珍惜的東西。

所以不管是我的分享還是李潔的分享,我想我們都很珍惜我們在當地遇見的人還有這些生命故事的交換,才會讓這個旅行這麼精采!

所以如果你也有其他相關的東西想要分享,都歡迎在下面留言給我們。

更歡迎和我們分享你今天的心得、感動以及疑問。

透過這樣參與的討論,我們都能理解遠方的故事還有故事裡的靈魂。

特別感謝:
◎昇昇咖啡館圓山店 (店長: Prada 彭)
https://www.facebook.com/shengsheng.coffee.magic
如果需要舉辦40人以下的講座,昇昇咖啡店是很棒的選擇,場地好、食物優、老闆還會變魔術!

◎請大家吃冰淇淋的 Angelato 的 Jacky (黃安)
https://www.facebook.com/jackygogogo
有沒有發現,一個活動有了冰淇淋,大家都會開心的像小朋友一樣!也謝謝Jacky 今天包辦了器材的商借與架設!如果未來大家有活動,也可以和Jacky聯絡,他們會願意以試吃的方式贊助活動喔!

◎ 和我們分享以色列生活紀實的李潔與她的朋友們
https://www.facebook.com/jessinisrael
每個人的生命有限,世界有這麼大,好難在這一輩子走完所有想去的地方,但是透過這些勇敢的女孩的眼睛,我們彷彿也看見了那個離我們很遠的世界,甚至在裡面找到了我們自己的影子。

謝謝他們今天的分享!

今天看到大家不管是專注的眼神、被不可思議的文化戳到笑點的爆笑、還是心疼觸動的眼淚,都是好好看的表情!

希望下次有機會還可以再講故事給你們聽。



我是苡絃,這裡是人助旅行
(小聲說: 喜歡的話年底的書要支持一下啦!)
FB: https://www.facebook.com/fairyseyes
Blog: http://fairyseyes.blogspot.tw/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難道知識比規則重要嗎?難道尊敬老師比過好我的人生重要嗎?

我曾經在捷克布拉格當過交換學生,這一年來和來自歐洲各國學生一起上課的經驗到現在都還是我思考的支點,幫我撐起扎扎實實的生命感。

有一次下課,德國男孩Patrick跟我抱怨老師不願意讓他在家裡自修,堅持他一定要出席上課。

「這不是很正常嗎?出席率本來就是評分規則的一部分阿。」我說。

在台灣的大學,不管是修什麼課,課程大綱的出席率都有很大的比重,我還聽說過有些學校會有教務人員在教室外巡堂依座位點名。

「但規則不一定都是對的。念大學是我自己的選擇,去不去上課也是我自己的選擇。難道大家會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嗎?非得要用規定把學生綁在教室裡面,才叫學習嗎?我相信每個人學習速度不一樣,如果一個人在課堂外可以自主學習,達到在教室裡面同等甚至更高的成效,為什麼一定要在教室裡面呢?妳說,知識重要還是規則重要?」

下一次上課,教室都還鬧哄哄的,Patrick 走到講桌前面想再次說服教授,超級無敵害怕衝突的我,緊張的看著Patrick,心裡卻暗自佩服他的勇氣。

「教授,你只要把上課的投影片放到網路上,讓我們可以自己下載,這樣我就可以在家裡自己念了。」Patrick不卑不亢的提出這個要求。

「Patrick,我已經跟你說過,我的這堂課,出席率很重要,你不來我就會當你。來上課的話,你才能學到很多課本上面沒有學到的東西。」教授絲毫不退讓。

「我上學期就修過你的課了,你上課根本沒有討論,也沒有教別的東西,不過就是照著講義念而已!這樣的事我自己也做得來!」Patrick說完直接走出教室,一整個學期沒有再回來了。

下課後,我在學生餐廳的酒吧裡找到他,他還是那個開心的Patrick,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也絲毫不覺得頂撞師長有錯,他就只是堅持做他認為對的事,承擔後果。這一場歐洲校園劇讓從小上課和下課都要起立立正敬禮老師好的我嚇得目瞪口呆,但是其他歐洲學生並沒有把這當成是一件太大的事,就是一次很正常的溝通跟表達自己的看法。至於會不會被當,這只是Patrick個人要去承擔的行為後果。

其實我國小的時候,也有幾次頂撞過師長的經驗,原因是什麼我忘記了,先不論對錯,但是事後導師和家長總是要求我馬上立刻right now去跟老師道歉。我還記得那種心不甘情不願說對不起的心情。但久而久之,也被馴化成聽話的小孩。

國中的時候,曾經和隔壁同學傳紙條,被老師發現,老師竟然一氣之下打了那位同學一巴掌。但是我們這些已經被馴化的學生,沒有人敢站出來說這是不對的,因為「上課要專心聽課,本來就不應該傳紙條阿」。

我反覆在我過去受教經驗的「尊師重道」與Patrick表現出來的「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兩種價值觀中擺盪,找不到一個平衡點。

一個又一個問題冒了出來,是阿,是誰賦予老師權力的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對作文中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情感標上一個分數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規定我們應該怎麼穿、怎麼學、怎麼活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說考上好大學的人生才是對的,只想要好好煮一道菜讓客人開心的心願是錯的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讓學生坐在教室裡十幾年,學那些只為了考試,聯考過後就過期的知識呢?

是誰賦予老師這些權力的呢?

為什麼當學生意識到這一切是錯的,開始產生質疑,這樣的學生就是不乖呢?難道知識比規則重要嗎?難道尊敬老師比過好我的人生重要嗎?

台灣校園規則、教室環境與教材內容乃至宿舍管理的設計,似乎都是「為鞏固權威而設計」(Design for Legitimatizing Authority),鞏固權威就能更好管理,一切都只是為了上位者方便,更好控制學生而設計。

所以有司令台,有校長各處室主任讓小學生站在太陽下報告小學生根本不在乎的事,所以有起立立正敬禮還有老師批改人生與生活的權力,所以有男女分宿,宿舍裡面禁止炊煮的規定,所以有兄友弟恭的生活與倫理,有蔣公看見魚而向上游的國文課本...

「教」和「管」在我看來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教是看到每一個孩子的獨特之處,帶他引出這個獨特,從這個獨特引出他探索世界的興趣,並學習為自己生命負起全責;管則是認定孩子的無知與無能,需要透過由上而下的指導,把孩子捏成你想要的正確的樣子。

台灣的校園裡,如果能夠不怕管理的麻煩,多一點讓孩子負起全責的練習,少一點指導式的「管」,多一點體驗式的「教」,他們也會更不害怕追求自我,並且願意負責與承擔選擇的後果。

如果學生才是校園的主角,生命才是學習的本體,那我們的校園配置、教室環境、規則與教材內容還有上課方式,又會怎樣設計,讓每一個人都能為他的生命負起全責,活出他獨特精采生命呢?

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

早安,台灣。



民主園遊會,鷹翱鴿飛

獨裁馬戲團,馴獸師的鞭子,
不打獅子老虎,揮向學生醫生

群眾鼓燥,該死,該死,
不聽話,就該死。

嗜血攝影機,卻拍不到血和淚
鏡頭對焦在扭曲笑臉上權力的瞳孔。

派對已經結束,戰爭就要開始,
這次,是你內心的良知之戰。

學習的支點

其實我最希望的,是這一切能快點結束。
讓那些學生可以回家好好洗個熱水澡,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覺。

在網路上不管是轉文章的、讀文章的、寫文章的,大家也都累壞了吧,好多人就是在家裡也睡不好。

接下來校園的心理師,可能會辛苦一點,要協助輔導學生目睹或遭受暴力學生的創傷,還有活動結束後失落感。

最重要的,不管什麼科系,應該要讓這次的學運成為日後學習的支點 (這是一個父親寫給參加學運的女兒的比喻),不要因為活動結束就停止學習,多讀些社會科學的書,去了解你感覺過、經歷過但說不出來的那些細節,建構出深廣的世界觀。

很多台灣人的腦袋,因為你們,從此不同,真的謝謝你們。

拔刺

心裡有根刺拔不掉。

不是魚刺哽喉那種不適,也不如芒刺在背那麼惶恐,就是像用衛生筷時,不小心被不平整的表面戳進肌膚,雖然極其細微,但看的到露口,可怎麼擠怎麼拔就是拔不出來那根小刺,偶爾發癢,不痛,覺得annoying。

求智慧

旅行也是

閱讀所獲得的最大快樂是,你好像透過一面鏡子,看到自己的心靈。──── 英國作家 Rose Thomas

旅行也是。─台灣部落客苡絃

廷帆

陳為廷是不管說什麼都覺得他下一秒就要笑出來
林飛帆則是不管說什麼都覺得他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HIMYM

紀念一下

How I met your mother 完結篇。

在歐洲一年,身邊淨是Barney、Marshal跟Ted

生活中無時無刻充滿HIMYM的梗,都是一群做遍所有蠢事的大人,真的就像是活在這個影集裡的生活。

LA-DI-DAH
Legen...legen...DARY
Aaaaawsome
...
...
...

還有玩過大家看一集HIMYM,只要裡面主角講到關鍵字,就要take a shot,看完一集大家也都醉了。

我怕母愛會用完

我雖然愛小孩,但也發現我只愛可愛跟可以溝通的小孩。

玩朋友的孩子雖然也會感受到女性與生俱來的母愛本能。

但我內心總有一個恐懼,擔心以我這種三分鐘熱度,如果有天當媽了,會不會兩個月耐心就用完了,突然某天醒來,不想要玩「愛小孩」跟「當媽媽」的遊戲了,最可怕的是這個遊戲不能不玩。

當媽的朋友表示,等妳有自己的小孩,妳就會覺得再辛苦都值得。

唉…母愛

水墨日出

二寮日出很驚人,就像一幅水墨畫在你眼前暈染開來

看過的人知道我在說什麼!

選擇

昨天中餐老爸莫名其妙一如往常發了一頓沒人懂的大脾氣。

見者皆愕然。

娘問:妳會不會覺得我很可憐。
答:不會,這是妳的選擇。

再問:妳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可憐。
答,不會,這不是我的選擇。

不乖

為什麼都沒有人說法國人不乖

典型拿翹之得了便宜還賣乖

婚禮上沒有你,但喪禮上有你也是不錯。
與其心裡默默感謝,不如趁還活著時能當面互相說聲謝謝。
還有,與其私下大說你壞話,不如當面罵你髒話。

這樣的人生比較過癮。
---
我要把你解封鎖囉

那你要先說對不起
關於哪個
很多。但說就對了
恩,對不起。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但我原諒你。
(典型拿翹之得了便宜還賣乖)

華語教學:睡過頭了

今天上課,其中一段是「遲到的理由與藉口」

比如說,
每天早上鬧鐘都壞掉
明明搭捷運但遇到路上大塞車
上班途中被外星人綁架

我說,還有「睡過頭了!」

"Fruit stolen?"

「什麼水果?」

"Apple? Banana?"

「我是說 睡-過-頭-了」

「水果偷了?」

我是臭俗辣

我一直以為「臭俗辣」最怕的是「恰查某」,
但我發現我錯了,

「臭俗辣」最怕遇到的是「歡那」。

(抖...)

遠距離

遠距離,是一場比賽誰先愛上別人的遊戲。

南下的火車

喜歡坐著南下的火車,很靜很放鬆。

看窗外那些綠灌木,遠方的山,低矮的建築,紅磚牆,鐵皮屋,陽台上被太陽曬的鼓鼓的花被,尖尖的稻葉,乾涸的河床,不認識的人,阿公帶著孫子來看火車…

背景音樂是車廂裡的冷氣聲,硿嚨硿嚨的,磬鎗磬鎗的, 呼嚨呼嚨的,吱吱咿咿的, 火車和鐵軌的搖滾樂。

隨著甜而不膩的廣播, 一站一站的報出熟悉又陌生的地名。

讀一本一直很想讀但沒時間讀的書,書很重要,跟旅行中的旅伴一樣重要,還感謝車廂裡的善良的台灣人,讓我能夠安心的打幾個肆無忌憚的瞌睡…

必須要是南下的火車,非得如此不可!

因為到站時, 才可以玩今天會是爸爸,媽媽,還是弟弟來接我的遊戲,才能猜媽媽今天又煮了什麼菜。

那一站,有爸爸、媽媽、還有弟弟的那一站,必須是南下。

愛情就在街頭

昨天走在板橋的街上,一對小情侶在路邊爭執,女生哭了起來,用青春期的尖銳嗓音數落著小男友的不是,男生在旁邊不知所措的不耐煩。

我看了心疼,他們應該以為這就是世界的全部了,卻不知道這才是剛開始而已。

走沒幾步路,坐在高級餐廳的窗邊,一對顯然是來慶祝什麼的情侶,開心的分享著彼此的食物,男孩不知道說了什麼,女生笑得像花開了一樣倒在他的懷裡。

然後我居然鼻頭一酸,想著,原來這就是戀愛阿,不堪與美好並存。

眼看開會要遲到了,我加快腳步,差點撞上一對夫婦,老夫婦步履蹣跚,兩個手勾著手走得慢,但是老太太興奮地指著路邊的什麼,要老先生一起看。老先生另一隻手也沒空著,提著花枝招展閃閃發亮的女用手拿包,瞧見了老太太要他看的,也笑了,把手勾得更緊了。

然後我眼眶濕了,想著,原來這就是人生啊,等到風景都看透。

快樂大學

我以前一直想要「成功」,有一天我就坐下來很認真很認真想,如果真的照我計畫的,很多年以後,我變得很成功很成功了,生活會有多棒,想到最後發現,不只要變成功這條路很無聊,就連成功的終點也是無聊透了!

於是我就放棄成功去找快樂了。


為什麼台灣只有成功大學沒有快樂大學?

割人

切割的和收割的,是同一群人。

我支持廢死

我支持廢死,原因就三個:「人權」、「修復式正義」、「不願錯殺任一人」。

人權,就是只要你是一個人就有的權利。

「他這樣做根本不是人!」

哦,親愛的,他還是個人。

「人權」, 不是「好人權」,人權裡面有「好人權與壞人權」。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把人直接分成好人跟壞人)

與修復式正義相對的,是應報正義。

就是殺人償命。

但拿一條命拿去抵四條命,20多位受傷的人,社會的恐慌,家庭的破碎…

償的了嗎?

對不起,我數學沒這麼好。

廢死不是在追求原諒,也絕非縱容。

他當然可以死,這對我來說,沒有問題,而且他本來就會死,死刑只是加速他的死亡,或者說,廢死只是延遲他的死刑。

他當然可以死,但是留他不死,是因為不死的他,我們對他另有打算。

他可以不靠社會成本服刑,勞動所得也會回到社會。

我們可以透過研究他,知道他的犯罪動機,他的成長過程,然後把這些研究結果應用在社會中,,改善社會,建立更好的機制,避免憾事發生。
(雖然我喜歡"了解"這個字更勝"研究"。)

再來才是關於仇恨。

我們都可以恨他,但是我們都不能談原諒。

這是家屬的選擇。

修復式正義讓他有對家屬進行「心理補償」的機會。

在這樣的悲劇發生時,第一個情緒是憤怒,其實很多時候,在面對我們沒有準備好的「失去」時,第一個情緒都是憤怒。小至小朋友玩具被搶走、大至被劈腿。

殺了他,群眾洩恨了,看完斬首示眾表演,湊完熱鬧的鄉民鳥獸散,但家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哀傷是一條很長很長很長很長的隧道,隧道裡無光。

而憤怒只是隧道的入口。

憤怒之後才是療癒的開始。

在隧道盡頭,漸漸有光時,我們會希望聽到一句「對不起」。

我們仍然可以選擇不原諒,但對方的懺悔,會讓我們更願意走出隧道,與世界重新連結。

最後,誤判與枉死。

我們不相信政府,不相信警察,也不相信法官,更不相信媒體。

但我們卻把這麽多生命交給他們。

兩種套餐

A. 廢除死刑+終生監禁不得假釋
B. 支持死刑+完美不犯錯的司法制度

我想點A餐。

非聖賢

雜亂無章的murmur

好奇怪,為什麼大家都覺得自己完全不可能犯錯,那麼熱中抓別人的小辮子,抓到了以後就要拖行遊街示眾。

我覺得我自己真的是什麼都有可能的阿,在生命某些點,做了不一樣的選擇,遇到了不一樣的人,人生可能從此就會不同... 很多時候,就是機運而已。

翻開報紙社會新聞,看到的所有罪行:偷竊、作弊、貪汙、吸毒、說謊、狡辯、婚外情、公眾場合親密行為、發瘋、遊民、對他人身體和心理的傷害......

我從來都不覺得這些東西與我無關,很多事我都起心動念過、到臨界點差一步就過去了、甚至我可以想像把我放到同等位置,我一定也會做出同樣甚至跟糟的事,而且未來什麼都有可能發生,因為我們都是人不是嗎?

為什麼覺得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做這些事呢?為什麼覺得我們跟社會新聞裡的那些人完全沒有相似之處?為什麼老是說「怎麼會有這種人」、「真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

這不就是最真實的人類,不就是你跟我的其中一個相嗎?

還有另一個是,可能我自己的想像力和感受力過於豐富,看到新聞裡那種生命突遭橫禍的事件,我都會無法控制的第一時間靈魂出竅到現場,感受到受害者的恐懼或是受害家庭的無助.... 然後要花好長好長一段時間來平復,因為我知道我真的就只是幸運而已,那些事可能明天或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發生在我身上,然後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所以我其實不太喜歡看電視還有看新聞。

只是murmur

網路人群恐懼症

最近觀察到的新自己,每次只要有文章被大轉,粉絲團人氣暴增,我就會想要躲起來,棄守粉絲團一陣子,耍起自閉來。原來也有「網路人群恐懼症」

從容

在喧囂中可以從容的安靜

讓我們看雲去

「雲朵是遊手好閒者的守護女神。」

極具詩意的一場TED演講


憑什麼

老師憑什麼否定任何人的人生?

還給

把學校還給學生 把社會還給年輕人

不會老

能看見美麗的眼睛,不會老。

屁孩社會

小屁孩一點都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老屁孩,
還有一個老屁孩比小屁孩還多的社會。

歐洲最喜歡的城市

歐洲最喜歡的城市,我給柏林,一個真正偉大的城市。

北鼻~ 我身體不舒服

男女大不同。

男生說:北鼻~ 我身體不舒服。
意思是:我要去看醫生了。
(離看醫生只差拿鑰匙出門的距離)

女生說:北鼻~我身體不舒服。
意思是:我想要秀秀。
她只想聽到你說她好可憐喔,抱她一下,小小服務她一下就好。
(離看醫生大概還有一個禮拜的距離)
----
破病一周有感。

男生要solution,女生要understanding

電視販賣恐懼

電視裡販賣太多恐懼,讓人無法愛自己。

獵人攝影師

我一直都覺得,攝影師是獵人,鏡頭是武器。

關心與傷害

關心常常會給當事人帶來壓力,不適當的關心,甚至是一種傷害。

如何拿捏關心別人的力度,如何不把這些別人的壓力往肩上揹,如何不讓這些傷害往心裡去

執著

握得太緊,東西會破,手會痛。

東西文化

完人 vs. 全人
官民 vs. 公民

真假寂寞

由科技創造出來的假性親密
堆疊出現實生活的真實寂寞

抗議

昨天李小丸問:妳還要在台北待多久啊?
我:不知道耶....不過....
(我突然大聲起來)
如果XXX當選我就離開台北以示抗議!!!

李小丸:哈哈哈!拜託,根本沒有人在乎妳好不好!

我:不管!這是我能做到最大的抗議了!

說故事

這世界上的道理其實說來說去就那些,

用舊故事說舊道理,老梗、八股,聽者翻白眼。
用新故事說新道理,聽者聽無。
(而且也根本沒有新道理可以說,除非你是外星人)

所以要

用舊故事說新道理
「我們都以為孔融讓梨是在說一個兄友弟恭的故事,其實blah blah blah」

用新故事說舊道理
「最後我才發現,原來 blah blah blah...,就像是誰曾經說過的 blah blah」

但最好的還是,只說故事,不說道理!

討厭這個社會令人窒息的溫馨

媽:為什麼麽感覺大家慶祝母親節比父親節還要熱烈?活動也比較多?

我:因為世界上沒有比女人再好騙的生物了,對妳好1天,妳就可以再做牛做馬364天。

我比較好奇的是,在這些為爸爸媽媽歌功頌德的日子,那些沒有辦法得到父母的愛的小孩都去哪了呢?

有,離異的,遭遺棄的,雙亡的,酗酒的,家暴的,性侵的,精神病的,言語暴力的…

他們的小孩每年到這種時候,都要狠狠的在傷口上被灑鹽,數量之多,我覺得他們都快變成醃漬物了。每年的這些時候,就是他們再一次強化自己「我不值得被愛」的時候。任由自己縮小發臭…

天下的爸爸媽媽,其實不全一樣的。

討厭這個社會的濫情與令人窒息的溫馨。

幸福

幸福就是發現生活中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還不賴」。

體制

重點是體制阿!你把馬英九放到芬蘭紐西蘭丹麥,他就會是個清廉的好總理,你把芬蘭紐西蘭丹麥的議員放到台灣立法院,一樣個個貪汙開房間。

裘正妹說得好:
重要的是要有一個體制,讓在裡面的人,都沒有機會把他人格的黑暗面發揚光大。有一個體制,讓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檢驗,那些我們支持並賦予權力的人,有沒有違背我們的意志,若沒有隨時收回。其實現有的政治制度和科技絕對可以100%做到這些事,只是看我們有沒有想像力和實踐力去達成而已。

一個個去檢驗檯面上人物的人格特質,要檢驗到甚麼時候? 誰又能保證自己的檢驗絕對正確,或是檢驗後這些對象不會變質? 不要再做這種沒效率的事情了,不要再浪費你的青春等待明君了,用你所能的一切方法,推動體制的改革吧!! 這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不然去了一個王八蛋,以後還會有千千萬萬個王八蛋。

夜裡盛開的太陽花

回來了,很感動的一晚。

沒得到媽媽諒解的小孩說:「媽,對不起,沒有跟妳溝通好,讓妳擔心了。但是我今天會站在這裡,就是因為妳從小就教我要當一個正直的人,不能向利益屈服。」

得到媽媽諒解的小孩說:「媽,謝謝妳,那天我打電話跟妳說,我在這裡很安全。妳傳了一封簡訊給我,說,孩子,去做你認為該做的事吧,小心安全,媽愛你。」

一路從北一女念到台大的女生說:「我已經三個禮拜沒去上課了,我長這麼大,第一次擔心被當。但是,我一點都不後悔,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

一個坐在我前面的爺爺跟我說:「我今年七十二歲了,我是老師退休!我23天,每天都來!我今天早上九點就到了!這群孩子,不簡單!」

離開的時候,我給了爺爺一個擁抱,爺爺說他現在在教網球,王金平以前是他的隊長,他還有當過國際裁判,阿格西阿、什麼的 (念了一大堆名字) 他都見過!

他說要免費教我打網球!

不過就在他把他的電話號碼輸入我的手機,要我打給他,再傳一封簡訊給他的時後,我不禁想起了我的舊愛,玉井阿伯... ...

生活的朋友與生命的朋友

有些朋友只能聊生活,有些能聊生命。

珍惜生活和生命中的所有朋友。

畫家的進化

今天化妝從眼線筆改成了眼線液,覺得自己從油彩畫家變成了工筆畫家。

畢卡索說,女人的臉是畫布,每天都在臉上畫從前的自己。

畢卡索還真不懂女人,眼尾的粗細揚垂,不同顏料刷具在臉上的點勾撇捺,都是為了勾引出女性隱藏的多重人格。

當女人樂趣可多了,女人是生活的藝術家。

勵志是很可怕的東西

南韓「自殺大橋」整修改走勵志風 尋死人數...爆增6倍

其實很多人"自以為"的關心,也像是這個友善橋上面的文字。 


同理是需要練習的,假同理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勵志是很可怕的東西

人味

我真的很怕人的味道。
也不是一定說要是狐臭,汗臭,還是放屁,打嗝這種極端人味… 
就是人體的味道我不喜歡。

另一個最近覺得嚴重化的是我對二手菸的忍受度。以前頂多就是不愛,但不特別討厭,但現在只要聞到就會嚴重頭暈想吐,跟瘋狂暈車一樣。

專情

他很專情,在他交了新女友後,仍然專情於前女友。

年輕

她說她30歲的表情,彷彿在說她只有18歲。

偏見

有些人沒什麼重大瑕疵或人格缺陷,就是相處起來讓人渾身不舒服。
沒兩句話就可以不知道有意還無意刺到你,或是讓你渾身是刺。

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偏見。

人生修煉場... (深呼吸)

帥啊!第歐根尼

我最喜歡的哲學家是第歐根尼,我覺得他很像陳昇。

第歐根尼 (Diogenes of Sinope) 是一位古希臘哲學家,他常常在大白天提著燈籠,把蠟燭點亮,到大街上到處走來走去。

看見的人都覺得很奇怪,大白天的幹嘛提燈籠,到底是在找什麼東西呢?

終於有人問他了,他只說:

「我在找一個真正的人 (I am just looking for an honest man.)。」

我最近也很想效法這位犬儒主義的哲學家,在捷運裡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找看看在台北有沒有真正的人。
第歐根尼住在一個大桶子裡面,有人說這個桶子以前是拿來裝屍體的。他的所有家當也通通在裡面,只有少少的東西,靠行乞為生。

有一次這位大哲學家照慣例在早晨曬太陽,亞歷山大大帝慕名而來拜訪這位鼎鼎大名的哲學家。

亞歷山大大帝問:「我可以給你什麼東西嗎?」亞歷山大大帝擁有整個帝國,只要第歐根尼開口,任何榮華富貴都不成問題

沒想到第歐根尼連眼皮都沒抬,懶懶地說:「可以麻煩你閃邊去,不要擋住我的陽光嗎?」

後來亞歷山大大帝說:「我如果不是亞歷山大帝的話,我會希望我是第歐根尼。」

第歐根尼回答:「嗯,如果我不是第歐根尼的話,我也會希望我是第歐根尼。」

有一次,亞歷山大發現第歐根尼在一堆白骨裡面很仔細的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

第歐根尼說:「我在找你爸爸腓力二世 (馬其頓國王) 的骨頭,但是我實在找不到,因為看起來他的骨頭跟這些奴隸們的骨頭沒什麼兩樣。」

西元前四世紀,兩千五百年前的對話。

帥啊!第歐根尼!

哈克說:

「當你真的期盼,你的眼睛整個閃著想聽故事的光芒,那麼,眼前的人就會說出好故事來。

PMS

PMS真的很可怕

胃會變成無底洞,整個人變成專吃垃圾食物的大食怪;還可以人生頓時失去意義,眼前一片灰暗...

我自己的歪理是 PMS是卵子的哀嚎... 因為這個月又注定徒勞無功了,只好在壯烈犧牲前,鬼哭神號一番,作法大亂賀爾蒙,看看能不能在最後時刻逼身體去找個人來交差...

難怪我昨天會無意識的下載了 LOVOO,又打開了Tinder...

我註定要這樣過完我可悲的一生了...

繼續鄙視我自己..



我覺得JK羅琳在寫催狂魔的時候,一定也是月經快要來了

關於語言 雞皮疙瘩與熊貓眼

天氣冷的時候 (或是憋大便時) 皮膚會起一粒一粒的東西,


中文叫雞皮疙瘩,台語是起雞母皮;


英文叫goose bumps,跟鵝有關;


日文叫鳥肌 (とりはだ)。

我問Mateja克羅埃西亞人怎麼說,她說是刺蝟!

斯拉夫語言完勝。


黑眼圈在華語裡可以用「熊貓眼」表示,我西班牙朋友跟我說,她們叫「浣熊眼」,哈哈哈

所謂正常與不正常

「正常」是一個不可能達到理想狀態。
因為大家都「不正常」,所以才會想要一個完美的「正常」。
但是「不正常」其實才是「正常」。

我不正常,我正常。

柴郡貓說

【每次遇見貓】
「請你告訴我,我應該走哪條路呢?」愛麗絲問。
「那得看你想去哪兒。」柴郡貓說。
「去哪兒都無所謂。」愛麗絲回答。
「那麼,你選哪條路走也都無所謂了。」柴郡貓說。
'Would you tell me, please, which way I ought to go from here?' said Alice.
'That depends a good deal on where you want to get to,' said the Cat.
'I don't much care where—' said Alice.
'Then it doesn't matter which way you go,' said the Cat.
「那麼,只要能夠讓我到達某處就好。」愛麗絲又解釋。
「噢,那妳絕對可以辦到!」柴郡貓說。
「只要妳走的夠遠就行了。」
'—so long as I get SOMEWHERE,' Alice added as an explanation.
'Oh, you're sure to do that,' said the Cat, 'if you only walk long enough.'
愛麗絲夢遊仙境
Alice in wonde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