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這件事 (2)


關於學習這件事,之前寫了一篇文章,說了我學會游泳的經驗。
我就一直帶著這些童年的學習創傷,為自己設限,久而久之就什麼也不敢嘗試了。一直到很後來,才知道我以前關於「學習」這件事的態度完全是錯的!
在我長大的環境裡,非常地強調「勤奮」、「努力」、「基本功要打好」、「標準」這件事。不曉得是不是受到武俠片的影響,在學任何招式之前─「馬步先蹲穩」。
可是我很幸運在長大後,還能改變自己的學習思維。
不同於以前強調勤奮努力的學習觀,我後來學的游泳、滑雪、騷莎舞,教我的人都是簡單讓我了解一些基本原則後,就先讓我自己去試、去玩,等到我跟這些東西變成朋友了之後,再來「訓練」。

另一個不同學習觀的體驗是關於排球。

中學有排球課,一開始老師就先叫我們練習對牆托球一百下、向上垂直打球一百下,比賽規則也只是紙上談兵的講解,期末考試的分數是以比賽規則筆試和這兩個基本動作在球不落地的情況下能打幾下評分。

在布拉格每周也有排球課,第一次去的時候,他們也不管我會不會打,只要確認打得到球,講解比賽規則後就先把我們丟上場比賽對打。球場上各種奇怪姿勢都有,也沒人說你的姿勢不對,大家玩得開心就好。

我只是想,如果在進入到練基本功之前,能夠讓我們先玩排球,從中找到樂趣,會不會接下來基本功我們會練得更起勁,更有練習的動機?


另一個學習經驗是有關滑雪。

在一次參加學校辦的三天兩夜滑雪之旅時,在教完基本動作之後,我們就在旁邊練習,我怎麼樣都抓不到訣竅,一次又一次摔倒,耐心和體力都已經ㄍㄧㄥ到極限。
video

又一次栽入雪中,我一邊掙扎地站起來一邊在心裡默記基本動作,同隊的捷克學生V帶著陽光般的笑容出現在我眼前,把我扶起來之後,很誠懇地看著我說:

我的滑雪老師 V和J
「什麼都不要想,現在妳美麗的眼睛屬於我,不屬於雪地,更不屬於你腳上的滑雪板。」

他以後退滑雪引領著我,要我跟著他走,不停鼓勵著我的眼神,給我信心給我勇氣給我能量。

「別盯著妳的腳,別用大腦告訴他們該怎麼做。他們自己知道該如何帶領妳去妳想去的地方。」我還是忍不住想檢查自己的腳下動作是否正確。

「看著我,跟著我。什麼都不要想。」

「往右,加速,很好,轉彎,對,就是這樣,現在減速,向左再來一次,停,轉彎,加速,amazing,減速,試試看能不能停。」

我慢慢地感受到我的腳自如的操控滑雪板。

總算學會滑雪了
「太棒了,Perfect! You are amazing!」就連V的女朋友也在旁邊大聲地鼓勵我!

「V,你滑雪滑了多久了呢?」我好奇。

「我還沒會走路就會滑雪了,我老家就住在山上,冬天的時候,等雪積的夠厚了,我天天都滑雪。」


我的捷克buddy也跟我說,學會滑雪那年冬天他六歲,他爸爸把他帶到一個不算平緩的山丘上,慢慢把他推下去,他就這樣學會滑雪了。

滑雪場上也有很多家長帶著四、五歲的小孩,有些是用桿子抓著,有些是讓小孩子站在同一副滑雪板上,有一些更小的是在後面有一個雪橇,小孩子坐在上面讓爸媽拖著,還有很多是自己在前面滑的比爸媽都快的小孩,在滑雪場上忽左忽右的奔馳著!好不快活阿!

滑雪的時候沒法拍,但還是捕捉到一些大人和小孩互動的畫面

當天下午,我已經可以跟著其他歐洲學生,到難度更高的滑雪場玩了!

滑雪一點也不難嘛!



隔天,我們進行cross country ski,是一種在雪上奔跑的滑雪越野,真的是要穿山越嶺的!

video


上山之路─有一個黑色小影是人
上山之路
video

我們一路跑上捷克最高峰,



雪山是捷克和波蘭的交界,望過去就是波蘭的領土
山頂上的氣象觀測站




對!山頂有啤酒屋!

回程因為在山上停留了一下,所以比預期中的進度緩慢。





眼看天色已經全黑,我們五個人還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零下二十度的雪山裡。

頭上的手電筒讓可視度勉強有50公分,50公分以外,伸手不見五指。

他們看了一下地圖,說還要兩個小時才會到。已經滑了六個小時了,所有人體力都已經透支,在寒風中一整天,鼻子全部凍僵了,手套內部末梢也都結冰,手指根本沒有感覺。想到還要再撐兩個小時,大家雖累也不敢渙散,打起精神來趕緊趕路,希望小木屋裡有熱湯在等我們。

在黑暗中,那種帶點恐懼又有點緊張的感覺,反而讓我更專注在當下。我們加速前進,風咻咻咻在我耳邊呼嘯而過,我感覺到那種武功練到最高人劍合一的狀態,我已經可以完全不顧腳上的滑雪板,用意念和身體直覺控制速度和方向,不知道滑了多久,終於看到遠方有一處燈火,我們的小木屋終於到了!

後來他們才說,當天是他們滑的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本來擔心我沒辦法,還想要叫救援車,沒想到我能跟得上。

早我們一批先抵達小木屋的朋友,一看到我居然能夠跟著他們一起回來,紛紛過來給我擁抱,把我舉起來左親右親,最後還把我當成籃球拋!

從德國拋到瑞典,瑞典又丟給愛爾蘭,愛爾蘭再快傳荷蘭。史上最快環遊世界的方式。 
發神經的P堅持要穿短褲滑雪,零下二十度!
最後跌倒把小腿的皮磨掉一層 

還有一個是有關跳舞的學習經驗。

我在台灣跳過國標舞,好玩是好玩,但每次見面的練習,就是為了期末表演,要求步伐精準,全體一致。雖然也很有成就感,但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在布拉格每周有騷莎課,第一堂課上完,大家也只學了一點基本舞步和舞序,老師便吆喝大家到他常去的Salsa club喝一杯。Salsa Club裡放的是熱情奔放的拉丁音樂,連調酒都是南美洲調酒。舞池裡大家跟著音樂開心地跳舞、認識新朋友。光是在旁邊看就是一種享受,看大家這麼開心地跳著舞,這麼自然地擺動身體,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一個匈牙利人拉著我進到舞池。

我一直說「But I don't know how to dance!」

他靠著我的耳朵大喊,蓋過背景音樂:

「It's not about HOW, it's just about DANCE! 」

他熟練地領著舞,雖然我什麼都不會,但是在他的帶領之下,我也感受到Salsa音樂的熱情奔放與隨興,腳步也慢慢跟上他的,身體也漸漸聽懂他身體語言的暗示,知道什麼時候該轉圈,什麼時候該側步,什麼時候可以自由發揮。

我就這樣學會了Salsa!

我的匈牙利舞伴

很幸運在成年後,還能夠改變自己的學習方式。

過往學習的方式都是老師、教練先講解很多規則,把可能會發生的危險都先說好,等到基本動作都學會了,規則也確定都OK了才能上場,但到那時候我都會很緊張,總覺得自己已經練習這麼久,再做不好就很笨,很怕哪裡沒做好,會受傷會出糗,所以很少有機會可以好好享受學習這件事。

但是後來才發現,先讓自己覺得好玩,享受過程,等到不怕了,再慢慢修正慢慢深入才是最有效的學習辦法。

現在,接觸一個新東西,我不再以苦練為最高原則,試著讓自己先喜歡、享受,先不顧一切地玩,之後再來看怎樣比較好,慢慢修正自己,慢慢學習和成長。

雖然很後來才知道快樂學習這檔事,但學習永遠不嫌晚!


網路上兩個爆紅的影片,都是爸爸帶著小女孩唱歌。這兩個小女生,兩個都有極好的歌喉,但是爸爸也只是陪伴著她們,跟她們一起玩音樂,即使音量不對,即使唱歌唱的一點章法也沒有,爸爸還是讓她們,長成屬於她們的樣子。

如果有看到這對父女檔比較最近的影片,
就會發現Alexa(影片中的女孩)還是一樣不顧他人的盡情歌唱,
沒有任何修飾地唱出屬於她自己最原始的情感
好棒!或許她可以當個音樂家,
或許她再學著怎麼控制一下音量會比較好,
或許她應該要用其他方式來詮釋歌曲裡的情感。
但現在,只要讓她開心唱歌
只要她一直都是這麼喜歡唱歌,
She will find her way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