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

克羅埃西亞的失業率

宛若喪禮的聖誕子夜彌撒
第二次到克羅埃西亞找M的時候,她整個人鬱鬱寡歡。

在台灣時,我曾經問過M,她父母對於她走哲學和人類學這條路難道都沒意見嗎?


她說:

「我當然跟他們談過,我從高中就對於哲學情有獨鍾,我媽媽只跟我說,我選這條路以後可能會比較難找工作,但是如果真的是妳自己喜歡的話,我當然會支持妳,但是妳要自己承擔後果。」

M是我見過最聰明最認真的學生,只要她想,她做什麼都會成功的!

但是從台灣回到克羅埃西亞已經將近半年,她還是找不到工作,學校申請也不甚順利,整個人很沮喪。

到克羅埃西亞第二天,M還必須到政府單位去參加半天的失業講習,這樣才有可能可以拿到微薄的失業補助金。

在台灣就常聽她說克羅埃西亞在1992年內戰之後,整個國家經濟就頹靡不振,政府貪汙腐敗,一個路邊的公用垃圾桶會被報價到好幾千歐元、到學校當老師,比當清潔工人薪水還低、要到任何單位工作,一定要走後門,「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 ...在金融海嘯之後,
整個克羅埃西亞的失業率高達20%,經濟又更加低迷了。

就連聖誕夜當天,我們一起去教堂參加子夜彌撒,原本該喜慶歡騰的教堂,居然帶著幾分蕭瑟。

她直說,一切都變了,以前從來就不是這樣的。聖誕節是一年當中最cheerful的時刻,以前大家會互相開心地打招呼,會互相祝福,今年所有人都垂著臉來參加,詩歌吟唱的是哀怨的歌聲、小朋友朗誦的讚美詩像是入葬祝禱詞,整個聖誕夜就像是喪禮一樣。一股無形的低氣壓壟罩在克羅埃西亞人身上。

整個節日,就在沉默與嘆氣中渡過了。

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M,只能在旁靜靜陪伴。


回布拉格後,我跟德國P說了克羅埃西亞的情形。

「M說,現在整個克羅埃西亞失業率大概20%。他們家四口,只有她媽媽在工作,她爸爸、她哥哥、還有她自己都失業。我很為她擔心阿!」


「Yixian,以統計學抽樣來看,克羅埃西亞的失業率是75%阿!也難怪他們經濟這麼差了,連這麼簡單的統計都做不好... ....」

不管什麼時候,P的幽默總是可以讓人覺得世界並不那麼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