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8月26日 星期一

無酒不歡不醉不歸的滑雪液

第一次滑雪
有一次我們一群人去滑雪。在一個山上租了小木屋待了三天兩夜。

晚上他們當然又是無酒不歡、不醉不歸阿!
(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都覺得出去玩只要有過夜就一定要PARTY的觀念呢?)


但是我因為第一次滑雪,體力早已透支,想要早早上床休息。
於是想說下去跟他們聊聊天就好,不要跟他們一起瘋。

大家看到我,當然又是「高濃度酒精不知道加了什麼甜甜東西」的玻璃瓶「督」過來。
晚上他們把人家旅館裡的撞球桌改成酒吧

「不了,我剛刷完牙!」我自然而然的說。

這句話完全沒有不妥的地方吧!我刷完牙,我不想要再進食,這很正常吧!

不知道為什麼聽完這句話大家笑成一團。

"You don't wanna drink just because you've brushed you teeth?" 一個加拿大人笑瘋了覆誦。

有些人過來捏捏我的臉、有些人過來抱著我... ....

"Oh.... This is so cute!"

這有什麼好可愛的阿,我刷了牙不想喝東西不行嗎!

"This is the lamest reason I have ever heard!"
這是我聽過不喝酒最鱉腳的理由了!

唉... ... 越解釋他們就覺得我越可愛!

不說了!

我早早與他們告別,就回去睡了。

隔天為了要練習滑雪,一大早就醒來,我嚇得大叫。

因為我的床頭多了一株比我還高的盆栽。


其他同房的人也醒了。

我們在衣櫃旁發現一個滅火器

在門後發現一個農用的大鏟子和一個大垃圾桶。

洗手台上面有喝了一半的啤酒玻璃杯。

還有一大張桌巾!

這時候罪魁禍首才慢慢睜開眼睛。

「為什麼我們房間裡會有這些該死的東西!」瑞典人F大叫!

「不用擔心,我親愛的朋友,我等一下會把它們都放回去。」德國人P說。

「我們昨天晚上喝醉了,回來的時候看到有盆栽,就尿在裡面,後來覺得她應該會是不錯的室內擺設,所以我就把他帶回來啦!」

你是說這盆盆栽裡有你的尿液?」我簡直不敢相信。

「然後上樓之後,我看到牆角有一個滅火器,我擔心如果晚上發生火災的話,有滅火器就不用害怕了!」、「其他東西就單純覺得它們很漂亮而已啊!」

那你到底是怎麼把這些東西搬回來的阿!」荷蘭人S也大叫!

P 之後一個人默默的把這些東西一一放回原位。

吃早餐的時候他記憶力開始恢復了,跟我們說昨天晚上他們的失控行徑。

凌晨兩點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時候,有人提議拿著塑膠袋去森林裡滑雪!(就是把屁股坐在塑膠袋上,沿著山坡滑下去。)

通常喝醉了之後,愚蠢的遊戲總是一呼百應。(尤其是當德國人P遇上一群愛爾蘭人!)

外面一片漆黑,完全沒有燈光。

他們走進了一片森林,找到了一個下坡。一共五六個大男生開始一一滑坡。
但他們發現這裡的雪沒辦法用塑膠袋滑。正當大家都要放棄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找到兩把農用的大鏟子。一屁股坐在鏟子上,然後開始以失控的重力速度滑下山坡!

但別忘了他們是一群喝醉的德國人+愛爾蘭人!

看到鏟子速度這麼快,也不去想這個蠢遊戲有多危險,每個人都躍躍欲試。

而且他們是在森林裡,到處都有樹耶!

P說,他那天晚上大概有兩次頭都離樹只有幾公分近,被撞到一定要送醫院的,而且鏟子完全沒辦法控制速度和方向,完全就是在玩命阿!

然後呢,他開始拿他昨晚拍的照片給我們看。

翻著翻著,看到很奇怪的東西!居然是男生的生殖器!

「我想起來了!我們後來還有玩一個遊戲,比誰比較快。最慢的那個要把蛋蛋埋在雪堆裡三十秒!」

雖然那時候的我已經很習慣他們喝醉後的瘋狂行徑,但他們還是常常給我這種非正規的文化驚喜。

是不是我在台灣太乖了阿,所以才會這麼大驚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