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Survival Weekend 捷克國際學生大露營 (2) Janko-楊過


捷克國際學生大露營的地點

上一篇說到這次的Survival Weekend的主題是歐洲中古世紀。

但營隊主題這種東西,有人在意過嗎?

就算你提前知道迎新宿營的主題是神奇寶貝,你也不會把自己打扮成皮卡丘吧?
大家都是這樣以隨興放鬆度假交交朋友的心態來的

我第一天剛到的時候,迦納人Pearl就站在我旁邊,她看起來很害羞,其他的歐洲人熟門熟路的東吆喝西吆喝一下子就找好同伴,有些依國籍分群、有些依照嗜好(抽菸、喝酒、大麻)分成一群、有些是本來就認識的一起來參加。像我們這種落單的實在是少數。

我試探性地聊了幾句,Pearl也很友善的回我,彼此維持這種禮貌的互動,一路散步到湖邊。

「迦納在非洲的哪裡呢?」

「你們的官方語言是英文阿!」

來自迦納的黑珍珠


沒多久希臘人D和斯洛維尼亞人M靠過來攀談,除了在把彼此名字念對上花了一點時間,問的問題也無非是剛認識的人會交換的訊息。

得知我是台灣人之後,他們就跟其他歐洲人一樣,跟我說他們學校的台灣人怎樣怎樣怎樣。

「你們台灣人是不是不太喝酒啊?」

「我很少看到台灣人抽菸耶!」

「為什麼在我們學校宿舍台灣學生都自己一群不太跟別人互動?」

「上次我問一個台灣人,他說他從來沒有去過club也沒有party過耶!怎麼可能!」

「那你們平常都在幹嘛啊?」

他們其實也只是敷衍地問一問,我也就敷衍地答一答。

他們提議拍個照後 (我又被人打橫抱起!!),又找別人攀談去了,歐洲人的社交能力就是這樣訓練出來的嗎?

這時候一個我從一開始就覺得有點奇怪的人加入我和Pearl。


楊過─Janko

他是斯洛伐克人Janko。後來也變成我在歐洲最好的朋友之一。

他也不問我們是誰,劈頭就說:「你們知道這次的主題是中世紀嗎?」

我和Pearl相視,搖頭。

Janko接著說:「我好興奮喔,我就是因為他是中世紀才來的,雖然現在還沒看到什麼,大家可能都還沒準備好,但是希望會有很好玩的東西。」

Janko啊Janko,還好你不知道整個活動裡最中世紀的就是第一天晚上很落漆的國王裝扮的關主,不然你可能就不會來了。

落漆的中世紀國王


不過也還好你不知道,不然我們就不會相遇了。

他讓人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不修邊幅的外表以及紮成一小束鬍子!

Janko的特色
雖然第一次見面還不熟就這樣直接問很不禮貌,但我還是忍不住。

「你的鬍子為什麼要用成這樣啊?」

「這是在我們那個地區中世紀劍士的一個象徵,他們會把鬍子留起來綁成一束。」

「用橡皮筋綁嗎?」

「不是,我是用兩個粗鐵絲把他捆起來的。」

「那你洗頭會一起洗鬍子嗎?」

「哈哈哈哈,不會耶,我已經一年多沒有把它拆下來了!」


第二個吸引我們的是他身上的皮件。


Janko上半身的東西都是自己做的

「你的護腕好特別喔!」

「喔,這個是我自己做的,我去買皮把他剪成我要的樣子,然後自己設計圖案,我有我自己專屬的LOGO。然後打洞、上釘子,做成這個活動式的護腕。」

「是因為要來參加這個活動才戴的嗎。」

「我從十五歲開始就帶著了,天天都戴,只有洗澡和睡覺才會拿下來。上禮拜我回我家,在公車上碰到我的國中同學,他說他是看到我的護腕才認出來是我。

不過我國中的時候戴的是一個更小的,現在這個是我又重做了一次的。」

「你為什麼要戴這個啊?」我和Pearl輪流發問。

「因為我自己是我們家鄉的一個劍士,我們在練中世紀的劍法,這個是當時的劍士會帶的東西。」

我突然感到不妙,覺得Janko好像是一個重度御宅族,全副武裝的一心以為要來參加國際COSPLAY盛會,沒想到卻誤闖一群酒鬼的化妝派對。

「該不會這個也是你自己做的吧!」我指了指他的腰包。


「對阿,這是我自己設計、繪圖、手縫的。上面這顆牙齒是真的牙齒喔!

我出門一定戴著它,這個大小剛好可以放我的智慧型手機。

(也太衝突了吧!!) 

你看!這個腰帶也是我自己做的阿,你看皮帶上面這個金屬扣環,上面的花紋也是我自己敲出來的喔!」

「不會連衣服都是你自己做的吧!」

「你怎麼知道!」他眼睛都發亮了!

「這是我在書上看到中世紀人的圖,自己再模仿它做出來的!」

我和Pearl 再度相視,「那你是學什麼的阿?」


「我念電腦資訊工程!」



我們喜歡在自由時間到湖邊散步,聊彼此國家的傳奇故事


之後,我們三個在Survival Weekend自動變成一組,到餐廳吃飯一定會幫彼此留位置,三個人如果有人認識新朋友,也會很興奮的跟彼此介紹。

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我們三個,一個歐洲人、一個非洲人、一個亞州人,遠離整個Survival Weekend的荒唐,建立起了單純又深刻的友誼。



(未完待續 survival weekend-3)



之後,認識Janko越深,就越發掘他的神奇和內涵,後來第一次見到他妹妹,他妹妹第一句話也說。

「我哥哥是個怪人,我知道。」

新增說明文字


我後來到他在捷克交換的Brno大學找過他兩次,一次自己去、一次跟Pearl一起去。 

第一次去Brno的時候,Janko在宿舍裡幫Pearl畫肖像

一個學習日本劍道的斯洛伐克人帶著全副武裝,搭了七個小時的車來Brno
只為了找Janko要和他的劍術一較高下!
比完賽之後又搭七個小時的車回去了。
沒錯,Janko的木劍也是他自己做的!

我也在Janko的邀約下,走進時空隧道,去了斯洛伐克一個中世紀的小鎮(Baska Stiavnica) 兩次,一次自己去、一次跟Pearl。 

第一次去Janko家鄉,剛好是聖尼可拉斯節,
Janko回去他小時候上美術的地方幫小朋友畫臉還有表演。
第二次在冬天到Janko家鄉,
他知道我和Pearl都來自不會下雪的國家,
於是帶我們到山上健行、玩雪。

Pearl玩得好開心
最後,在我要離開布拉格的前一個禮拜,他剛好完成他的論文。

他奶奶要送他一份禮物,他說:

「可以給我錢買車票嗎?我想去布拉格找Yixian。」


直到離開前一週,Janko來找我,我才第一次爬上布拉格查理斯大橋的塔橋。

後來我們在一個河邊公園寫生,畫到手都凍僵了才依依不捨的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