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Survival Weekend 捷克國際學生大露營 (1)

前往露營地點的火車上,坐在同一包廂的奶奶摘了一束花要給誰呢?

為了要多認識在捷克的其他國際學生,在得知每學期有捷克國際學生三天兩夜大露營─Survival Weekend活動,我就迫不及待想要參加。


"Survival Weekend is a traditional weekend event organized by ESN Buddy System Hradec Králové for foreign students from all around the Czech Republic every semester."

說呢,生存遊戲是每一個學期由「歐洲國際學生聯盟 (ESN)」 的會員─HK大學為捷克境內所有國際學生舉辦的一個傳統周末露營活動。

2011年那年是Survival Weekend的第八屆,就跟台灣的營隊一樣,每一期也會用不同的主題包裝,這次是以「歐洲中古世紀」為主題。

從SW8網站擷取下來的圖

但主題這種東西也就只是個噱頭,參加者根本也不在乎,重要是去玩。

我在台灣參加營隊不算多,高中自己辦過一次,參加過一次,大學就參加過迎新宿營、辦過啟智趣味競賽。

在台灣以參加者的心態,就是想去玩玩大地遊戲、認識新朋友或學長姊。

但是擔任主辦方,真的是不知道為什麼會需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為了累積辦營隊的社團經驗、為了聯繫夥伴們的情感 (順便湊合幾對情侶)、為了... ... 讓學弟妹能更快融入大學生活?

從幾個月前就開始排戲(還有很多戲的傳統)、練開場舞、帶動跳 (我覺得超級無敵蠢)、蛇舞、火舞、螢光棒舞、營火晚會... ...這是最累的活動組,其他還有什麼隊輔組、值星官、活動組.... .... (族繁不及備載)

所有東西一定要規畫周詳,行程排到最滿,各隊輔一定要把小隊員盯得緊緊的。

到了歐洲,我以為也會跟在台灣差不多,沒想到著著實實開了一次大眼界,上了一堂文化震撼課!

哇!我真的在歐洲耶!

原來歐洲學生HAVE FUN的方式跟台灣學生完全不一樣啊!

是這樣從頭到腳、根根本本的不一樣耶!


我歸納了最讓我SHOCK的10點... ...


國際學生大露營─生存遊戲的舉辦地點



1. 根本不會有值星官這種角色

歐洲學生自主性很高的,根本不可能有值星官這種角色,這種獨裁的方式一定會被不會有人買單,也沒有人會理值星官,只會覺得這個人這個角色很好笑。

他們是很反權威的。參加的不論是工作人員或隊員,大家都是平等的,沒有學長學姊,也沒有誰一定要聽誰的話。

這次營隊認識的四個好朋友。
(左起) 斯洛伐克人J (楊過)、葡萄牙人、迦納人P (珍珠)、葡萄牙人
後來我跟J一共又見了五次面、P見了兩次、其中兩次是在J家的小鎮、兩個葡萄牙人一次

2. 事先分好的隊完全沒有用

一到營區也有一個煞有其事的分隊儀式,但是一分完還是有人沒有告知就跑去和他的朋友一組,或是任何活動進行到一半就有人會隨興跑組。

但是也沒有人強制規定。

整個露營活動下來,一開始分好的組跟最後的分組完全不同!

這是第二天的闖關活動,我的隊員只有三個跟第一天是一樣的,
到了第三天,已經沒有所謂小隊可言了

人是會自己選擇朋友的,我沒有辦法適應那種瘋狂的歐洲買醉生活,
大部分的時間,我就跟J和P再一起聊天。
我們三個是最佳夥伴,一個歐洲人、一個非洲人、一個亞洲人!
work perfectly!
3. 整個活動參加完你也不會記得你的小隊輔是誰

小隊輔一開始帶領大家自我介紹完就失蹤了!
小隊輔是什麼東西?


4. 空白時間超級無敵多!常常一次放風就是三、四小時

翻到名牌背後看時間表,第一天下午兩點多到營區,一直到晚上都沒有排任何活動;

第二天進行一整天的「我不知道我組員是誰」的闖關活動,四點結束之後,也沒事了;

第三天一整天都是自由活動!

自由活動完全你愛去哪就去哪,也沒有人一天到晚點名,頂多告知用餐時間,愛吃不吃也是隨便你。

我們三個在自由活動時間跑去湖裡划船


5. 沒有任何表演 (演戲、帶動跳、看誰跳舞)

沒有那種被迫收看、不得轉台的活動。

只有在安排的小遊戲裡,他們會把自己裝扮成特殊造型。

第一天晚上有叢林探險,森林裡面有人意思意思扮成中世紀的國王和女鬼當關主。
很落漆的國王


6. 大部分的人包包裡都裝滿了酒

滿滿滿滿的酒,各式各樣的酒

第一天自我介紹完的自由活動,大家就開始邀到彼此的小木屋

「你要不要來我那裏喝點東西。」

「我帶了20罐啤酒來,來幫我喝完。」

然後每不同國家的人開始分享自己國家的酒,每見到一個不同國家的朋友,他們就會把裝滿烈酒、又不知道摻了什麼的玻璃瓶,熱情地"督"到我嘴邊來,要我一定要嚐嚐他們的酒,每個人都以自己國家的酒自豪。

第一天晚上,眾人皆醉我獨醒


7. 三天兩夜的露營有很多人從頭到尾都是醉醺醺的狀態。

有人從一開始手就沒空過,三天兩夜不管什麼活動酒瓶都不離身,讓自己隨時保持喝醉的狀態,然後晚上的party再一次大醉,隔天醒來繼續喝。

對他們來說,參加這種露營活動,就是一個可以光明正大把自己灌醉的活動!

我的好朋友德國P也跟我說過好多次,他只要是周末或出去玩,一定要喝醉,不喝醉就好像沒有玩到的感覺。

就連我們的隊旗也是一個抽菸抽到牙齒黃掉的不良少年


8. 也有人整整三天都是處在stoned迷幻的狀態,大麻是必需品

抽菸的人很多,在荒郊野外,他們總是很能分辨誰有菸誰沒有菸,彼此支援。

抽大麻也不少,經過特定的小木屋就會聞到大麻味,每個人臉上都是很祥和的笑容,跟他講話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好像很滿足,什麼都不重要的樣子,然後又時不時突然大叫,一群人在一起為了很小很小的事笑到不支倒地。


湖邊的一張告示,J跟我解釋斯洛伐克傳說 Waterman怎麼把人的靈魂裝進玻璃罐的故事


9. "營火"一定有,但"晚會"一定是party all night

那時候是九月中,白天雖然還有陽光,但氣溫偏低,清晨起來木屋外整片草地全都結了霜,一整片都是白色的,很漂亮。

但到了晚上,在戶外如果沒有營火的話,根本沒法待。

於是就會有人去森林裡撿木柴,很俐落的三兩下就搭起來了。

我覺得歐洲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氣候的關係,所以每個人都有學過怎麼在野外搭營火,常常出去不管在哪大家總是可以很熟練的架起一個小營火在戶外取暖。

我一年裡跟著他們一起搭營火大概就搭了八次吧!


晚上沒有所謂的晚點名,也沒有規定幾點入睡,早上愛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

不想待在戶外的,屋內有party 活動一整夜。

黃湯一杯一杯下肚,屋裡濃煙瀰漫 (又是香菸又是大麻味)、燈光昏暗... ...

雖然剛認識的卻有聊不完的天,不想聊天就到舞池發洩過多的精力。

再晚一點,角落裡、舞池裡看對眼的開始擁吻,男與女、女與女,交纏的肢體,一個晚上的愛情,語言是多餘的。

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迦納人Pearl在夜店裡教我們怎麼跳他們的部落舞蹈

 10. 早上醒來在你身邊的人不一定是你認識的人

我接著兩天一直被兩個歐洲人纏上,一直要灌我酒,而且都是純度超高的shot,我見到他們能躲就躲。

在跳舞的時候看我小小一隻,居然直接把我抱起來頭上腳下風火輪轉,嚇得我差點罵髒話!

我不知道這是他們這些舉動是表示友善的方式還是有意的調情,但還是保護自己為上策,就偷偷請可以信任的J和P技巧性的把我帶走。

一路在沒有人的草原間,在滿天星斗的護送下走回各自的木屋。

回到房間兩位室友都還沒回來,我就先睡了。

隔天早上醒來,一個室友的床上躺著兩個人,其中一個是我不認識的男生!他只著內褲,知道我起來,他們不慌不忙一點都不害羞的起身,然後當著我的面開始對彼此自我介紹!

你們不是昨天抱在一起睡了嗎?

這樣可以嗎?

另一位室友則是從第一個晚上就沒回來,一直到營隊結束要離營了才過來拿她的背包!


我對歐洲人來說實在太嬌小玲瓏了,常常會被冷不防地抱起、轉圈、或是當成球拋接


我到布拉格交換前雖然有耳聞這些瘋狂,但是自己只沾滴酒 (已經被認為"很愛"喝酒了)、高中念第一志願的女校,住在跟監獄一樣的宿舍、在民風保守的大學環境念六年。

才到布拉格沒多久,就上了這麼震撼的一刻,把我心臟練得很大顆,一下子就見識到這些年紀比我小的歐洲人的人生體驗、價值觀和我以及我身邊的人竟是不同。


一夜長大了十歲有吧。


自由時間還可以去玩漆彈
在台灣如果任何一個營隊辦成這樣,隔天一定會上頭條,然後再沸沸騰騰好一陣子吧! (還是其實現在的營隊也都這樣辦了?@@)


參加過東西方大學生所辦的營隊,就能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個人主義、什麼叫集體主義!



延伸閱讀:Survival Weekend 捷克國際學生大露營 (2) Janko (楊過)


也可以到 這裡來看我當時做的一段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