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歐洲人是不是都很亂?

布拉格我最喜歡的小公園

有人問我歐洲人是不是真的都很亂?



雖然我在文章裡面總把歐洲人描述成愛喝酒又行為放蕩的民族,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他們很亂啊!

即使我也有遇過Party當晚,剛認識的兩個喝醉酒的人直接闖入我們房間,在另一張床上就直接來... ...

即使一起旅行時兩個非情侶的女同性戀朋友為了要有異國性經驗,請其他人都先去外面晃一晃再回來... ...

即使我一個朋友說他到22歲都還沒有交過女朋友,但已經跟十多個不同國家的人發生過關係... ...

我還是沒有覺得歐洲人很亂啊!

他們只是對「性」這件事比較開放。

尤其交換學生更是一個特別的圈子。

但是除了交換學生、尋求浪漫豔遇的觀光客、和到處獵豔的"外國人",在當地生活的一般人,真的就是一般人。而且即使是在歐洲,每個國家開放程度也不一。

只是,那也不是亂,那只是性開放。

為什麼交換學生特別呢?

在布拉格捷克科技大學一共有400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交換學生,其中歐洲本地為大宗。歐洲各國裡有非常頻繁的交換計劃,任何想出國的學生都可以申請,各國大學的交流也非常密切。

和亞洲學生不同的是,他們不一定要是在學校表現良好,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的"菁英"學生才能出國。當時申請時,台灣學校方面要求我們要考英文考試、繳交成績單、還要自傳、研究計畫、讀書計畫、推薦信... ...等。

雖然歐洲學校也會看這些東西,但他們對於功課好這件事情沒有那麼多迷思,他們更看重的是你的動機和學習計畫。而且歐洲內部的交換名額很多,不似台灣這麼競爭。

但也不是說我就是學校菁英,我在校成績並非頂尖、英文以托福成績來看沒有特別好,只是剛好當時捷克並非是熱門的交換學校。

所以呢,在歐洲只要你有意願,能夠說服學校,通常就會有這樣的機會。

他們也沒有背負沉重的民族使命,要去別的國家取經,讓自己國家變得更好。大部分的人單純就是想要看看世界、有不同的文化體驗,還有練英文!

是的,沒錯,練英文。

 法國人、西班牙人、義大利人都有說過他們是想要練英文。

(不過德國人、荷蘭人、瑞典人的英文都很好,沒有聽說要練英文的。)


阿,還有party 跟喝酒!

我第一天到的時候是德國P來接機,我們第一次見面他就開始說:

「我現在頭真的好痛喔!昨天晚上喝了太多酒,現在還在宿醉!」

「你不敢相信我這個暑假到底做了什麼!就是不停地喝酒耶,(然後一連串跟其他剛認識的國際學生喝酒做的蠢事)。」

包括一群人在品酒會喝的酩酊大醉,被人拖出去、自己做的各種雞尾酒,然後一些愚蠢的比賽,輸的人要裸奔... ...

「我才來布拉格兩個月,我就已經愛上這個地方了!這裡的啤酒真的好便宜,便宜的跟水一樣,而且每天晚上都有PARTY!」

歐盟有補助歐洲學生兩個月的語言課程,所以大部分的歐洲學生都會提前兩個月到,這兩個月就是瘋狂PARTY的時間。但是開學後也沒有比較少。

大學生、男男女女、異國風情、朝夕相處、酒精、Party,還少了什麼呢?

性愛。

交換學生這一群之所以這麼特別,是因為大家都在不同的國家,你完全是你自己,沒有任何的道德束縛,這裡沒有你認識的人、對誰都沒有責任、大部分的人就是只做短暫停留,沒有打算為任何人負責。

(當然也是有人修成正果,但機率極小!」

很多想要有casual sex的人被我拒絕之後,還是會想要嘗試說服:

「反正你一年後就要回國了,在這邊瘋狂、放縱一下何妨?」

「你只在這裡一年,為什麼不好好跟我have fun呢?」

先生你哪位阿?

因為處在一種不用為任何人負責的環境,所以交換學生通常又比一般人更開放一些。

但即使這樣,我還是不覺得他們很亂啊!

性開放不代表亂。

華人的教育對於慾望這件事是採取壓抑的方式。慾望是不好的,所以要節制、要屏除、也不能提起。

其實在詩經裡還是有很多男女之情,也不否定慾望的存在,但是到了孔子就出現一大堆「無慾則剛」、「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 ...」這種要克制自己各種欲望的君子之道,儒家強調人性本善,強調各種層次的修為,如果你承認自己有慾望,你就非善,必須要改正,再加上佛教無欲無求的強化,慾望變成了一個禁忌話題。

但是歐洲人比較坦然面對自己的欲望,在哲學教育中,不明確的給出單純「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的標準答案,而是去探討人所面臨到的種種兩難,不只是性欲,還包括貪婪、權力、金錢這些人性會面臨到的各種問題,並且教學生如何去正視和處理。

所以在學校裡就會有很多性別教育的課,包括性別認同、性教育、生殖器的了解... ...

大學宿舍也沒有男女分棟、男女分層。

我當時在布拉格的宿舍左右兩邊都是男生,雖然浴室、廁所有分男女,但浴室門是沒有鎖的,進去裡面就是一個浴簾。我常常刷牙的時候聽到浴室裡面有一男一女的聊天聲音阿,聽到我進去,也不會刻意迴避或放低音量,洗好了兩個就包著浴巾走回房間。

宿舍女生浴室門口貼著:Probably just for women!
另外一間宿舍是公寓式的,另一個台灣女生跟兩個俄羅斯男生一起住,常常三不五時就跟我們分享他們兩個的好身材,因為他們常常在廚房裡只著內褲用電腦。

我當時常去拜訪的朋友公寓也是男女混租,大家要洗澡前一定是在房間裡先脫個精光,圍著一條圍巾公然走進浴室。

出去玩也不會刻意男生女生分房睡,要洗澡的時候,男生也都很大方在我面前寬衣解帶。

歐洲男生通常會非常大方的表示對妳的好感,但是當你明確拒絕,他們也不會勉強,他們長期的派對社交技巧訓練已經爐火純青到「這個不行就換下一個就好了。」所以也沒有太多的壯士斷腕的告白、非你不可的癡戀、暗戀了好幾年卻一直把對對方的愛慕放在心裡。

發生關係這種事是你情我願的,是一種agreement,你如果願意那我們就來,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沒有人吃虧。

有一次我在廚房煮菜,一個在survival weekend 認識的斯洛維尼亞人來跟我聊天,不知怎麼他開了一個casual sex的話題,他說,性從來都不是一件那麼私人的事啊,我覺得只要你情我願,即使沒有愛也沒關係,我們兩個講好就好了。

「不過常常隔天早上醒來,我都會發現自己喝醉的時候眼光真差!」

尤其是在女性方面,西方女性並沒有我跟你做愛,我就吃虧的概念!一切都是你情我願,我也有性欲,你滿足我,我也滿足你。

所以在某天我們以好奇及研究心態比較歐洲和亞洲成人影片不同時,他們完全不敢相信:

「為什麼要有馬賽克?這種東西加馬賽克到底要幹嘛!」

「為什麼女生表情要這麼痛苦、這麼委屈?」

「為什麼女生一直求饒?一直說不要?」

這種長期下來的女性壓抑,導致性對女性來說變成一種籌碼。一種換取幸福的籌碼,也給女性很多包袱。當女性公開表示她很享受性這件事,社會便會貼上「淫蕩」的標籤。

一位芬蘭女生跟我說,在她們大學的時候,女生互相討論dildo和研究各種廠牌的vibrator都是很正常的事啊!(這裡就不翻譯了,讓你們學兩個新單字)

在台灣的外國友人常跟我抱怨,

「台灣人看到外國人就覺得很亂,即使我很認真想要追求一個女生,他也認為我一定只是玩玩。我因為這樣吃了很多悶虧。」

「即使我跟台灣女生交往了,他們也不想要長久再一起,對他們來說我只是一個新鮮的刺激,他們最後還是比較想要跟台灣人結婚。」

「每次只要有外國人的新聞出來,大家就會一面倒地說,因為他是外國人,所以才會這樣,所以所有老外都是這樣!」

「我自己在台灣這麼多年,相信我,台灣的Asshole不會比外國人少!」

外國人或許性觀念比較開放沒錯,但是他們不是亂。

任何性關係的發生都是建立在雙方同意的基礎上,而且是雙方的共識,今天 如果你們說好這段感情沒有要認真,或是只是一夜情,那就OK!

但是今天兩位如果是想要發展一段穩定的長期關係,那麼任一方劈腿對另一方造成的傷害不會亞於亞洲人。

但是他們很不能接受的是,今天我們同意發生關係,但也沒有彼此承諾,為什麼隔天你就要我負責?要負什麼責?你情我願的阿?我有爽到你也有爽到? 為什麼我就是混帳呢?

突然想到一句話:「東方人覺得西方人隨便,第一次見面就要上床;西方人覺得東方人才隨便,第一次上床就要結婚!」

誰的風險比較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