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車廂內禁止嚼食口香糖


芬蘭朋友M去年十二月份趁著到巴里島的畢業旅行,順道飛來台灣找我,在台灣待了一個月。


有一天我們一起搭捷運回家

她先是對於捷運站裡沿線排隊這件事,大呼不可思議。
「怎麼會真的在地上畫兩條線,大家就真的照這兩條線乖乖排!」

「這樣子才不會擋到要下車的人阿!而且台北捷運尖峰時段載客量很高,不這樣的話,上下車會擠來擠去的,有點危險。」

她不以為然的聳聳肩,沒有繼續說。

接下來又對手扶梯上貼著禁止東禁止西的標誌頗有微詞,看到了手扶梯使用指南也忍不住嘲諷一下:「連手扶梯都要有使用手冊,第一、跨出你的右腳,踩在黃格子裡;第二、抬起你的左腳,踩在同一個格子裡或上下正負一個階梯;第三、舉起你的右手,扶著黑色的把手;第四、站著不動。」

我沒有說話,偷偷翻了白眼。

上了車,發現我們忘記把口香糖吐掉,我小聲提醒她,車廂裡面不能吃東西。

「可是,這是口香糖耶!」

「也不行。」

「這簡直就是法西斯,納粹主義!哪有人規定誰在哪裡不能嚼口香糖的。」

「這裡不是歐洲阿,你不能把歐洲的標準放在亞洲來比。萬一有人口香糖吃一吃,黏在座位底下,清潔人員不是很難處理嗎?」

「天啊!這裡簡直是小新加坡,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的。管這麼多,不能吃東西就算了,不能嚼口香糖?你殺了我吧!我可以理解"請勿亂丟垃圾"和"請不要亂吐口香糖",可是憑什麼叫人不要吃東西跟不要嚼口香糖!」

「不能吃東西是因為食物和飲料如果打翻的話,車廂會變很髒,很難處理,清潔維護成本也會比較高。還有晚上阿貓阿狗蟑螂老鼠也可能會跑進捷運站裡面,萬一他們待在軌道上怎辦,不是很危險嗎。再者,大家妥協一點點,換來一個更舒適的乘車空間,也是一種互相尊重和體諒阿。」

她依然不以為然的聳聳肩,沒有繼續說。

晚上我們跟在荷蘭的S視訊,那邊下午兩點,他才剛睡醒。

他說他打算今年年底來台灣找我。M忍不住跟他抱怨:

「那你記得不要在捷運裡嚼口香糖喔!」

「什麼!哪有這種規定。口香糖廠商應該很不喜歡台灣吧!」S大叫!

「又不是教你一輩子都不要嚼,大部分人坐捷運都是短程交通,就忍耐一下下,換來更舒適的品質不是很好嗎?」我辯駁。

「你的意思是說,進捷運站之前先把口香糖吐掉,出捷運站再吃另一個嗎?」史蒂芬問。

「對!這樣不就好了嗎?」我已經有點不爽了。

「好吧,那口香糖廠商一定很愛台灣!」

他們兩個開始一搭一唱。

「那如果我嘴巴裡沒東西,但是我假裝有在嚼,像這樣(同時做出很欠扁嚼口香糖的嘴臉跟嘖嘖嘖的聲音),他們會來抓我嗎?我會被罰錢嗎?」

「對阿對阿,如果他們來抓我,我要故意在他們面前做出把口香糖吞下去的表情(一邊做出大力吞口水的表情),看他們能對我怎麼樣!」

「哈哈!我不要,如果他們來,我要把嘴巴張開給他們看,(說著說著還把舌頭伸出來揮來揮去),然後跟他們說,嘿嘿,騙到你了吧!我看他們會怎樣!」

「好阿,你來台北我們就這樣做阿!」我沒好氣的說。

S開始跟M一起夾攻我,雙蘭聯軍,我有點招架不住。假藉上廁所,其實是跑去跟室友求救。

「妳就跟他們說,要入境隨俗!入境隨俗!就跟去羅馬一樣。」室友說。

回來的時候,戰火已經停歇,他們在聊以前在布拉格的事。

「M,在羅馬就要做羅馬人做的事!」我義正嚴詞,以為這會讓我得一分。

「親愛的,我知道要入境隨俗,可是我遵守這項規定,不代表我不能不同意這項規定。」

「可是你們知道嗎,也是因為這樣子的規定,台灣的捷運是全世界最乾淨的捷運系統之一耶!」我驕傲的說。

「所以,你們覺得保持乾淨比自由更重要嗎?」

「也不是這樣說啦,就是一種體貼的心嘛,要想到別人阿!」

然後我想到有一天跟國中同學K的討論,他說東方人的「人」跟西方人的「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喔!對西方人來說,當他們說「人」,說的就是自己,自己一個人就是整個世界;但是對於東方人來說,這個人是「所~有~人」喔,甚至包含了你不認識的人,是在這個世界上跟你有大大小小互動的所有人。

是從腦袋裡根根本本完完全全的不同喔!


然後我懂了。

M最後說,我可以最後再說點口香糖的事嗎?

「我們芬蘭人覺得呢,口香糖是我們發明的!但我認為口香糖應該是在不同地方差不多時期被發明出來的。不過可以確信的是呢,在冰河時期,芬蘭的老祖先就知道從白樺樹裡的某種甜甜的東西可以保護牙齒,常常會去嚼樹皮。後來才知道那個東西就是木糖醇(傳說中的"曬駱駝")。木糖醇可以保健牙齒和預防骨骼疏鬆的研究,也是芬蘭的科學家做出來的。現在在芬蘭,大部分小朋友的食品裡用的糖類,都是用木糖醇來代替蔗糖,所有的口香糖也都含有木糖醇,牙醫師也都會一直宣導木糖醇對牙齒保健的重要。」

「好吧,看在妳是口香糖跟木糖醇的始祖的份上,這一分讓給妳。捷運裡不能嚼口香糖,不能讓木糖醇保護我們的牙齒,真是太沒人性也太沒天理了!」

「我同時注意到台灣人沒有像我們那麼愛嚼口香糖。我們芬蘭人真的嚼很多很多口香糖,無時無刻都在嚼。用量很大。」她繼續說她的觀察。

「為什麼?單純是因為它好吃,還是想要嘴巴裡有東西不無聊,要口氣清新?或是口腔保健的關係?我們好像比較多是為了提神耶!」沒有嚼口香糖習慣的我問。

「都是,但是可能口腔保健的原因大一些,因為妳也知道,我們發現了木糖醇嘛!」

「對我來說,是為了好口氣。」S接著說了一個口香糖的故事。

「我們學校有一個教授有口臭,所有的學生和他的助理都受不了,每次上課第一排都沒有人坐,找他要問問題要討論,不是摀著鼻子就是離他離得遠遠的。即使有這麼多跡象可循,但教授自己卻一點感覺都沒有!終於有一天,我實在受不了了!我就偷偷趁他不在的時候潛進他的辦公室,放了一包口香糖在他桌上,然後貼了一張便條紙,上面寫著:"拜託你行行好用用它吧!" 在那之後,好像沒有人抱怨他的口臭了。」

然後我們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