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9月26日 星期四

種族歧視?


在歐洲,因為歷史複雜的原因,歐洲人在處理種族問題也特別敏感小心。但是仍有亞洲人在歐洲旅遊時有耳聞被歧視的案例。


要問我在歐洲有沒有受到種族歧視過,我可以很驕傲地說,完全沒有!

12/31那天,我們在幾個交換生的公寓有一個小派對,慶祝新年,廚房裡每個人都忙著不同的餐點,千層麵、烤蛋糕、馬鈴薯沙拉、捷克Gulash豬肉濃湯,來訪的訪客帶來酒精:法國人帶來紅酒、俄國人帶來伏特加、德國人一手啤酒、愛爾蘭人提著半空的威士忌,還有人帶著路邊隨手拔來禁止停車的路牌過來。

「喔!太感謝了!你看我們家已經有一個請向右轉的號誌了,讓我來看看這個要擺哪裡呢?」

「奇怪,怎麼有一股尿騷味?」

「因為我剛剛喝太多酒,在路邊尿尿的時候,看到這個路牌很適合你家,就把它帶來了!」

眼看2012只剩最後一小時,我們便起身到查理斯大橋上等待新年煙火,準備跟著全世界一起狂歡。

出門時街道上已經擠滿了人,地上到處都是碎酒瓶,街道上也有警方待命,等等,為什麼那個警察手上有啤酒瓶!
他一定是環保小尖兵,沿途撿垃圾,這是他撿的第一個啤酒瓶,絕對不可能有警察一邊值勤一邊明目張膽喝酒的!

「Fairy,管他的,今天是新年耶!走,我們去找他喝酒!」

好不容易擠進人群中,我在人高馬大的歐洲人旁邊,只能踮起腳尖從他們的胳肢窩縫看世界。煙火終於綻放,2012年來到,我居然開始痛哭,煙火越燦爛,我就哭得越慘,把他們都嚇了一跳,每個人都過來抱抱我,安慰我。
「是不是因為我忘記妳的生日,你才哭,你別哭,我們明天幫你過。」荷蘭男孩S問。

我的朋友德國男孩P只是一直掩護著我,讓我可以在不被別人注意的情況下盡情發洩。

我知道我是因為一個人在布拉格,又是跨年又是生日,煙火和河景還有遠方的城堡都那麼美,身邊卻沒有一個是熟悉的人,我到底在這裡幹嘛阿!好想回家… …

煙火放完,情緒也稍微緩和下來,到了兩、三點,他們還要繼續續攤Party all night ! 我實在沒有那個心情,就跟他們說我要先回家了。P也很體諒就不留我,不過堅持送我回宿舍。

幾天後我們有個聚會,剛好都是那天一起跨年的朋友,芬蘭女孩M見瑞典男孩F來了,我也在場,便轉述了那天P送我回家後發生的事。

那天我離開後,他們又到另一個交換生的公寓繼續狂歡喝酒跳舞,M晚點才加入他們,一進門她發現P不在,就問F:「P到哪裡去了?」

那時我跟F還不熟,只有過幾面之緣,他大概還不記得我的名字,

「不知道,好像是送一個女生回去。」他說。
「什麼女生?」M問。

我當時呢,是那群金髮碧眼歐洲人裡唯一個亞洲人、唯一的黑頭髮、黃皮膚、也是最矮最小隻的,這麼多特徵他都沒提。

「不知道,一個胸部很小的女生。」






(=.. =)







是在說我嗎......







M講到這,我偷看了F一眼,F整個臉脹紅,一直到飯局結束,他都不敢正眼瞧我。

最後他提起勇氣,很害羞地看著我,鼓起勇氣說:



「Fairy,我們還是朋友吧」



「如果你不介意我胸部很小的話。」


看吧,完全沒有種族歧視,

世界一家!



以胸部為統一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