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13年9月6日 星期五

當魔女琪琪遇上神隱少女千尋


在申請來台灣當交換學生之前,M其實是想去日本唸書的。



M念的是東歐歷史最悠久也是規模最大的薩格雷布大學,其中她念的人文學院,又被稱為是「最愛罷課的學院」。

人文學院受到哲學思想的影響,擅長做批判性思考,並常以行動來抗議社會制度不公,一學期有幾次罷課都是很正常的。不僅學生會罷課,就連教授也會罷課!

M曾經參與過多次罷課,其中有一次學生整整佔領人文學院的院所一周,無論如何都不讓教授進門上課。

她說學生罷課對她們來說跟吃飯喝水一樣是天經地義的事啊!

M的碩士論文也很有趣,她研究「從日本動畫來看未來人類生活之永續與科技發展─以宮崎駿電影神隱少女為例」。

一聽到當然嚇了一大跳,怎麼會一個遠在歐洲的女孩,做這麼東亞的研究!

但當你跟她熟了之後,妳會覺得這些東西再自然也不過了,套一句她常常說的話:

「我覺得我上輩子一定是日本人!」

她除了研究日本動畫 (不只宮崎駿,還有Ghost in the shell... ...)、她還學習日文、她養的貓叫京太郎、她讀源氏物語、還跟著一位曾經到日本拜師的忍者鑽研忍術、學會各種忍者武器,此外,在她的D槽裡,還有一個很大的資料夾裡面全都是日本的Hentai Movie!<<<小孩子不要點!!!

於是在大學時期,她申請了三次日本留學/交換計畫,但一次都沒上。M在她的學校是認真出了名的,年年都拿書卷獎,她同學得知她要到日本去,每個都說:

「M,除了妳之外,我不知道有誰還能比妳更有資格去日本了!」

第一次申請,學校把唯一一個名額內定給一個學校主任的兒子。

他一句日文也不會說!

第二次申請,學校以她未通過任何日文考試為由拒絕了她的申請,但是把獎學金給了另一個也沒有通過日文考試的學生。

第三次申請,面試官是一個理工學院的教授,一坐下來,翻了翻她的資料,第一句話就問:

「嗯....念哲學跟人類學的,那麼,妳告訴我...... 妳能生產出什麼? (What do you produce?)」

在評分單上給了一個很低的分數。

心灰意冷的M,已經是在學校的最後一年了,決定放棄她的日本夢,系辦小姐知道她試了三年,也不知道怎麼幫她,卻跟她說:

「這樣吧,我們學校今年跟台灣的大學有簽約,明天就是申請的截止日,不如妳試看看吧!」

她想 "Why not?" 就匆匆丟了申請表,沒想到就上了!

幾個月後,她就出現在台灣了!

我從大學時期,就一直參與學校國際學生事務處的外籍生接待活動,那年,學校可能知道我不久後要到歐洲布拉格交換,便把來自克羅埃西亞的M排給我,殊不知,M根本也沒去過布拉格阿!

有時候,就是一堆草率的決定,造就了美麗的偶然。

來台灣後,M就一直規劃她的日本行,無論如何要一圓她的日本夢!

但日本像是跟她有仇一樣,雖然她老早在幾個月前就買好機票,但就在她要前往日本的前一個禮拜,日本發生了311地震,受到海嘯與核災的影響,航空公司宣布允許全額退費,勇敢如M,也猶豫了,最後還是選擇妥協。

她就這樣悶悶不樂了好幾個禮拜。

後來,我決定帶她到一個地方,一個可能會讓她開心的地方。

「妳知道宮崎駿來過台灣嗎?神隱少女裡的那個地方就是以台灣北部的某個山城為靈感畫出來的喔!」

她聽了眼睛都亮了!「 我要去!我要去!」



「我忘記跟妳說,神隱少女也是我最喜歡的宮崎駿電影!」我說。

於是我們便規畫了一個一夜一天的九份行!到的時候正好是晚上,燈籠剛剛點起,她一路上驚嘆連連,WOW個不停,一邊走一邊念念有詞,整個人都看呆了。











幾個月後,M也在克羅埃西亞幫我安排了一個小驚喜。

「妳知道宮崎駿電影魔女宅急便據說就是以克羅埃西亞南部的某個海港城市為背景畫出來的喔!」



於是我們從克羅埃西亞最北端,一路開車到最南端的杜布羅夫尼克 (Dubrovnik)


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古稱拉古薩(Ragusa),為克羅埃西亞南部港市,此城面臨著義大利半島的東岸,位於杜布羅夫尼克地峽之末端,以風景優美聞名,是熱門的度假勝地,有「亞得里亞海之珠」的美稱。杜布羅夫尼克的發展是建基於海岸貿易,在中世紀時,它是拉古薩共和國的所在地,在當時亞德里亞海中唯一能與威尼斯匹敵的城邦。這城市憑藉它的財富及外交手段,在15及16世紀時的發展已經達到一定的水平。這城市也是克羅埃西亞語言及文學的中心之一,是不少詩人、劇作家、數學家、物理學家及其它學者的居所。 (維基百科/Eng)
























一個來自台灣的神隱少女,一個來自克羅埃西亞的魔女,就這麼相遇了!

照片:M和我在2013分別到了日本,
卻都陰錯陽差地免費穿上骨董和服。